520言情网-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520言情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武侠修真 >

惊悚游戏[无限] 作者:夜倚灵(中)

时间:2019-09-11 18:31标签: 系统 无限流 灵异神怪 恐怖
第45章 大佬的女人 在惊喜中摸出卡片, 尤薇盯着手里的卡片愣住了居然是2张普通卡。 普通卡这是不要钱就随便送吗? 她把2张卡片录入系统后,点开了技能加点界面,想到在游戏里给了提示的丑比,又喂了它一个技能点。 像是普通猫咪一般,丑比发出咕噜咕噜的开心
第45章 大佬的女人
  在惊喜中摸出卡片, 尤薇盯着手里的卡片愣住了——居然是2张普通卡。
  普通卡这是不要钱就随便送吗?
  她把2张卡片录入系统后,点开了技能加点界面,想到在游戏里给了提示的丑比,又喂了它一个技能点。
  像是普通猫咪一般,丑比发出咕噜咕噜的开心声音, 毛茸茸的脑袋往前蹭了蹭,舔着嘴角趴回地上。
  剩下的七个技能点她分了4点攻击, 3点防御, 武器和装备商城又有新的项目解锁, 尤薇大致看了一下, 对于下次要购买的东西心里有了个谱。
  离开系统Cào作间后,尤薇在外面等了会, 没有看到凌巡和其他人,这才一个人孤零零地离开。
  回家的路上,她去24小时超市买了些吃的, 到家后立刻洗了个澡,又吃过宵夜才躺下休息。
  白天上班,晚上打怪, 这r.ì子过得真是无比艰辛。
  裹紧舒服的小被子, 尤薇刚一闭上眼睛,床头的手机震动了一下,提示收到短信。
  她伸手拿去一看,是凌巡发来的,问她有没有到家。
  尤薇:我到家了, 你呢?
  凌巡:我也到了,晚安。
  几乎是瞬间他就结束了对话,果然惜字如金真·大佬。
  和往常一样,尤薇的生活还是家和公司两点一线,除了吃饭、上班就是睡觉,这过于规律的r.ì子终于被老妈一通久违的电话给打破。
  好不容易一个舒服的周末,还窝在温暖的被子里,尤薇就被锲而不舍的电话铃声吵醒。
  “妈……”打了个哈欠,尤薇的声音含糊嘟囔,一听就是还没起床。
  “薇薇,你陈姨的儿子回来了,陈柏岩你还记得吗?”
  “然后??”
  “你忘啦?小时候你还和别人一起玩过,现在和你一个城市工作呢,好像是市医院的医生,今晚上人家打算请你吃个饭,要不,我就把你的联系方式给他啦?”
  相亲就相亲,说得这么隐晦是怕她炸锅吗?
  尤薇早就习惯老妈时不时放出来的相亲对象,无奈地闷应了一声,这一关是逃不掉的。
  其他人她都有理由拒绝,但这个陈姨是她妈妈的好朋友,她儿子尤薇也有点印象,初中就出了国,之后再也没见过。
  看在陈姨的面子上,这一顿饭还是得去的。
  挂断电话没一会,一个陌生号码马上给她发来了短信,正是陈柏岩。
  心里暗叹老母亲的速度真是快到夸张,一边有一句没一搭和陈柏岩聊了起来。
  确定了今晚吃饭的地点后,两人不自觉聊起了小时候的事,陈柏岩显然和以前那些奇葩相亲对象不同,说话风趣有礼还很会带动话题,连尤薇这种聊天废都好几次被他逗乐了。
  这断断续续一聊,时间就到了下午,尤薇礼貌上地打扮了一番,换上身淑女的长裙,化了淡妆,拿着包就准备出门。
  手机突然响起一通来电,是凌巡打来的。
  “喂?”
  “你今晚有空吗?”凌巡开门见山问。
  “呃……没空,我正打算出门呢。”尤薇的话让对面安静了很久,像是对这个答案毫无心理准备。
  “你去哪里?”凌巡又锲而不舍地问,“有点事想和你谈下,我们可以晚点见。”
  “我现在要去‘南苑’吃饭,”尤薇将电话架在脸旁,锁了门,着急地往外走,“还不确定晚上什么时候有空。”
  “部门聚餐?”
  “相亲。”说完,尤薇无奈地叹了口气。
  电话里安静了好几秒,那头响起凌巡冷冰冰的声音:“那就改天吧。”
  还来不及说句“再见”,电话被挂断,尤薇拿着手机一脸懵逼,怎么从他的语气里听出点不痛快的意思?
  难道有急事?
  可陈柏岩那边她早就约好了,也不好放人家鸽子,今晚这餐饭无论如何都得去的。
  来到约定的南苑餐厅,陈柏岩早就到了,他的模样和记忆中天差地别,再也不是小时候那瘦瘦矮矮的男孩。
  凌巡是尤薇在生活中见过的最高的男人,陈柏岩只比他矮了些许,身材虽然没有大佬的完美比例,但绝对不算差。
  他笑起来的时候挺可爱,会露出一颗小虎牙,像个温暖的邻家大哥哥,举止绅士有礼,但或许是因为生疏感,尤薇始终感觉到有些拘谨。
  以前见过太多奇葩的相亲对象,尤薇本来没抱什么希望,没想到这一晚接触下来,和陈柏岩的相处还不错,至少没有反感的地方。
  “吃过饭时间还早,不如去看场电影?”陈柏岩对尤薇的印象也很不错,想趁热打铁拉近距离。
  这顿饭是陈柏岩请的,尤薇寻思自己也不能白吃,坚持要请他看电影。
  在APP上定好了票,陈柏岩抬手示意买单,突然接到一通医院打来的电话,需要他立即赶回去动个紧急手术。
  “你先去吧,电影我们可以改天再看。”尤薇看得出他很着急,善解人意地冲他挥了挥手道别。
  陈柏岩嘴里反复说着道歉的话,连忙买了单,风风火火地拿着车钥匙走了。
  独自一人坐在还未收拾的餐桌前,想到临出门时凌巡打的那通电话,寻思现在还早,如果真的有什么急事还有时间谈谈。
  拿出手机拨通凌巡的号码,伴随着同时响起的铃声由远及近,有人直接坐在了她的对面。
  “你怎么在这里???”尤薇挂断电话,看着从天而降的大佬震惊无比。
  凌巡没有说话,有那么几秒像在观察她,最后慢悠悠道:“这里是餐厅,来吃饭不是很正常。”
  “我正给你打电话呢,”尤薇往前靠了靠,和凌巡在一起全然没有和刚才陈柏岩相处的拘谨,“你不是说有事和我谈吗?到底是什么事啊?很着急?”
  她的问题被直接无视,凌巡的余光瞟了眼刚才陈柏岩离开的方向,倚靠在椅子上,情绪不明地问:“刚才那个就是你的相亲对象?为什么突然走了?”
  “说是医院有事,急着回去动手术。”
  “好像相处的不错,”凌巡身上散发出的气息,让尤薇莫名有种压迫,“你对他印象很好?”
  无形中有一种无法言明的压力,让她像个做了错事的孩子,竟然被凌巡的话问得手足无措,结结巴巴地回答:“小时候就认识,共同话题还挺多的,人也不错。”
  刚说完,尤薇无端感觉到一股冷意扑面而来。
  凌巡每次安静下来,只盯着人看却不说话时,都会让人觉得压力山大。
  仿佛坐在对面的不是个大活人,而是一个散发着冷气的冰山,那漂浮在空气中的冰冷争先恐后地往人毛孔里钻。
  对于陈柏岩的问题,尤薇不想再谈下去,清了清嗓子,看向手机APP上的两张票问:“我买了电影票,去看吗?”
  “本来打算和那个人去看?”凌巡不苟言笑地拉长着一张脸,既没答应也没拒绝,又把话题回到了陈柏岩身上。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