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言情网-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520言情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武侠修真 >

大仙帮帮忙[未来修真] 作者:落漠(中)

时间:2019-10-16 11:11标签: 爽文 打脸 女强 未来架空
第46章 海底寻宝1 陆以箫瞥了一眼,对他有点印象,莫名其妙道,你出的东西对我来说没什么用。全是些破烂货。 闻言男人似乎被戳到痛点,情绪一下失控,在空中癫狂大笑,泪流满面指着陆以箫痛骂,说到底你就是见钱眼开!凭什么啊,是,我是拿不出好东西,我只
 
第46章 海底寻宝1
  陆以箫瞥了一眼,对他有点印象,莫名其妙道,“你出的东西对我来说没什么用。”全是些破烂货。
  闻言男人似乎被戳到痛点,情绪一下失控,在空中癫狂大笑,泪流满面指着陆以箫痛骂,“说到底你就是见钱眼开!凭什么啊,是,我是拿不出好东西,我只是寒门子弟,不像他们家大业大,有权有钱,什么法宝灵丹都可以拿得出手!可百年来我寒窗苦读昼夜修行,不敢有一刻懈怠!却偏偏被你们这些人夺取近在咫尺的机会!”
  “苍天啊,”男人似哭似笑,仰头望天怒吼,“凭什么你就这么不公,没钱没权就活该被他们那些人抢走机缘?!凭什么!”
  围观群众:“??”吃个瓜怎么锅就丢他们头上了。
  可还是有少部分和他有相同境遇的散修十分动容,上前纷纷附和道,“这位道友的心情我能理解。”
  “我们也只是散修,靠自己修行艰难,好不容易才到这里。”
  “你既有多余号牌,倒不如做个好事,给这些修行不易的修士一点机会。人在做天在看,你的好心也必定有好报的。”
  人群中有人c-h-ā话,陆以箫瞟向对方,是个清俊男子,说话三分笑,看着亲切和善。
  这话一出,众散修连同刚才发疯的修士不约而同望像向陆以箫,眼带希冀。无形的压力聚焦在陆以箫身上,拍了号牌、在她旁边盘膝而坐闭目休憩的修士急了,站起来叱骂,“有家族怎么了,这也是世代积累的财富!我们没偷没抢,用宝物换号牌堂堂正正,你们--”
  “根本就不公平!要不是你们有钱,凭你们也配站在这儿!”
  两方人马直接隔空吵起来了。
  另外几个拍下了号牌的人无语抚额,这简直猪队友,句句踩人家雷点上。
  “莫急,你放心,绝不让你们做亏本的买卖。”陆以箫含笑安抚这人,对方不情不愿骂骂咧咧,但总算没有继续和人吵架了。
  “大家安静一下,”众目睽睽之下,她朝T恤男子扬眉道,“我们都是考生,我能拿到多余号牌,而你一张号牌也没有,足以说明你技不如人。”
  众人目光顿时凝聚到对方身上,才发现他胸前一张号牌都没有,对方涨红了脸,“这、运气也占了很大一部分!我所在的区域号牌落的太少了!”
  陆以箫不跟他争辩这问题,继续悠悠道,“我跟你一样也是寒门出身,没有家族只是一介散修。而我却能用自己的实力和智慧,拍卖号牌换取资源,你只会在这里发着牢S_āo怨天尤人。莫忘了,这是考试,不是慈善大会要比谁更有爱心--这位仗义执言的道友,别急着走啊。”
  一席话连讥带讽,刚才跟着起哄的修士都安静不少,陆以箫看到之前c-h-ā嘴的男子悄然想溜,叫住他笑道,“我看见你三张号牌都集齐了,就不知道有没有多余的号牌了。若有的话,你不如说到做到,自己把多的给人家,所谓人在做天在看,想来你的好心也必定有好报的。”
  陆以箫把所有人注意力引导这男子身上,男子名叫越轩,原本是看不惯陆以箫行径,想借此发声为自己笼络散修人心,没想对方牙尖嘴利,形式徒然逆转,他当初施加到对方身上的压力全回自己身上了。
  几个散修围拢过去,满含希望,“道友你有多的号牌吗。”
  越轩很想说没有,然而他确实有两张,本来想在陆以箫卖完之后,卡着时间在最后关头高价拍卖或者招揽人手。现下被逼到进退两难的地步,若说没有,他待会就没法拿出来了;若说有,现下不拿出来白给那几个散修,怕是堵不住悠悠众人之口。
  他这一刹那迟疑,陆以箫看在眼中,唇边的笑容越发灿烂了,“怎么,道友是轮到自己仁善的时候就舍不得拿出来了吗。那你刚才好言相劝,莫非是站着说话不腰疼?”
  越轩此刻恨不得把她那张巧言令色的嘴巴给撕烂了,那几个散修把他团团围住,一副誓不罢休的样子讨要号牌,“道友您行行好。”
  “若你给了我这号牌,我张老三发誓接下来的一关绝对帮你!”
  骑虎难下,越轩思及他被安排去昆仑的目的,绝对不能在这里留下不好的名声。只得硬着头皮从怀中掏出两枚号牌,“我也只有两枚,你们这么多人……”
  话没说完,几个散修对视一眼,不约而同开大招厮杀起来。
  “靠!你抢毛啊抢,你一张也没有,抢到两张也没用!”
  “我只要一张,一张就够了!”
  接二连三的爆炸混战中,越轩连连躲闪,这些人还有意无意把他围在其中不让逃跑。
  陆以箫懒得看那群跳梁小丑,接着吆喝起拍卖。
  “最后两张号牌了,还有十分钟。有想法的请抓紧时间……”
  就在这时,有人由远及近大吼,“给我1!”
  近了两人打个照面,“是你?!”
  正是在第一关森林里分她霸王龙r_ou_吃的膳修。
  他□□的胸口闪着两张号牌,分别是两张9,头发都被烧卷了,法衣破破烂烂,看得出经历了
  一场恶战。
  能够在竞争最激烈的后轮抢夺两张9,这人实力果然出众。
  周围修士侧目,陆以箫笑着招呼,“真巧啊。”
  膳修也不跟她攀j_iao情,直接开价,“我教你做御膳宫一道菜,回ch.un满堂。”
  御膳宫这个名字一出,满座不由悄悄咽了下口水。
  国内最顶级的一派餐厅,专门给国家领导人及重要会议做御餐。味道就不用说了,关键这菜名
  一听,就是对修士大有好处的药膳,能洗涤灵脉,滋养损伤。
  其实1号牌的价值不大,之前拍下的人用的价格不比他一半,但他毫不掩饰自己的所需,也不怕陆以箫漫天要价似的。
  陆以箫笑笑,语气随便,“好啊。”
  众人:都没有再继续要价!这j-ian商也说不过去啊。
  殊料陆以箫就是个看眼缘的,对方入她眼了,也不介意这价格。
  陆以箫对他说明规则后,大汉就大大咧咧坐在她身前,调息打坐。
  面对陆以箫手中最后一张号牌,剩余的修士铆足了劲儿,价格越来越天价,陆以箫神情平静,迟迟没有应允,把人急得不行,“要不你干脆说你要什么,我们谁有谁就换行不。”
  “就是!”
  刚才几轮喊价下来,陆以箫把众人属x_ing和财力摸得七七八八,闻言抱臂一笑,“说出来就不好玩了嘛。”
  众人脸色忽青忽白,一时间揍死她的心都有了,谁跟你玩,我们想好好考试好不好!
  “我用我自己换一张8号牌,接下来的考试任凭你差遣,”有人c-h-ā话,声音犹带着少年的青涩,越众而出的是一个容貌挺括的少年,眉清目秀,他道,“我是名中阶炼器修士,战斗力不算高,”众人一眼看到他胸前号牌,两张2,一张3,点数最高的才一张6。抢了这么几张没有大用的低段号牌,足可以见水平。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