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言情网-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520言情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武侠修真 >

在虐文里磕糖(穿书) 作者:香草芋圆(下)

时间:2020-02-12 18:44标签: 穿越时空 女扮男装
第59章 做人太难 穆子昂这次离席更衣,磨蹭了足足小半个时辰,才回去宴席处。 快走近时,他还特意停了脚步,谨慎地观察了片刻宴席里的场面,生怕再度撞见什么了不得的场面,被迫又去更衣。 主客位下首第一席处,只见祁王依旧优雅端坐着,嘴角含笑,微倾过了
第59章 做人太难
  穆子昂这次离席“更衣”,磨蹭了足足小半个时辰,才回去宴席处。
  快走近时,他还特意停了脚步,谨慎地观察了片刻宴席里的场面,生怕再度撞见什么了不得的场面,被迫又去‘更衣’。
  主客位下首第一席处,只见祁王依旧优雅端坐着,嘴角含笑,微倾过了身体,亲自夹了块没有动过的j.īng_致细点,送到了旁边的洛臻席上。随即又执酒,帮洛臻满满倒了一杯酒,轻声说了句什么。
  洛臻一副生无可恋的表情,吃了细点,喝了酒,随即起身离席。离席的脚步过于匆忙,差点迎面撞上了穆子昂。穆子昂急忙闪身避让,这才没有撞在一处。
  穆子昂同洛臻认识也算是久了,自认了解其人三分,却从没见过她夺路而逃的模样。今r.ì算是见识了。
  他回自己席间坐下,没好意思问他们俩方才说了些什么,只是指了指中间的空位,“洛君这是去哪儿了?”
  周淮捏着酒杯,想了想。
  “应该与你一样罢,去更衣。你去了小半个时辰,她应该会比你去得更久。——也不知道宴席结束时会不会回来。”
  他没料错。
  果然直到宴席结束,洛臻才‘更衣’回来。
  回来什么也不说,装作无事发生,也不过去同周淮告辞,直接跟着宣芷坐上汪褚亲自驾来的马车跑了。
  今年的三月三上巳节河畔宴饮,表面看起来和乐融融,宾主皆欢,众人尽兴而返。
  暗地里却有很多的事情,集中在这段时间发生了。
  齐啸齐大将军,在宴会的后半场期间,独自踞坐饮酒的同时,目光不断地打量对面端坐的宣芷公主,眼神放肆无礼,暗中引起了许多的非议。
  负责Cào办这次宴席的华正筠忧心忡忡。
  他身为楚王的心腹伴读,当然知道自家三爷对宣芷公主的心思。如今宴席上出了这么大的岔子,他私下里叫出齐鸣,两人盘算了好久。
  但齐啸这个做大哥的想做些什么,又哪里是齐鸣这个小了七岁的二弟能轻易撼动的。
  当然,无论华正筠和齐鸣私下商议些什么,这些背后的流言蜚语,是不会传进楚王的耳朵里的。
  楚王周浔对这次上巳宴饮满意得很。
  虽然宣芷公主那边出了点小岔子,但后来席间叫齐大将军当众给公主敬酒挽回了嘛。
  他虽然和齐鸣素r.ì关系亲近,但并不代表他已经成功拉拢了在军中极有势力的英国公府。
  因为英国公府请封册立的世子,是嫡长子齐啸。
  齐啸年纪比楚王大了六七岁,周浔入泮宫求学的时候,齐啸已经离开东台馆,奔赴边关。
  因此,周浔虽然和齐鸣j_iao好,跟他这位名声赫赫的大哥,却没什么j_iao情。
  这次趁着齐啸返京述职,借着河边宴饮的名头,周浔终于和齐大将军搭上了话。
  一场宴饮之后,彼此的关系成功地从“齐将军”,“楚王殿下”;拉近到了“齐兄”,“三爷“。
  连着几r.ì,楚王觉得神清气爽,碰到了往r.ì最厌恶的绵绵y-in雨的天气,也能欣然驻足欣赏片刻,赞一声,‘好雨知时节’。
  至于洛臻这边……
  洛臻在东台馆的甲字学舍,靠在水榭栏杆里喂着鱼,对着同样的绵绵y-in雨天气,却觉得糟心透了。
  ……
  雨水落在池中,现出点点涟漪。
  洛臻无聊地伸出手去,碰触青瓦檐角垂落的细细细密的雨帘,心里想着事儿。
  这几r.ì,就连心里想事儿也比从前费劲不少。
  她得把那些冷不丁冒出来的歪念头压下去,集中j.īng_力,想正事儿。
  这几r.ì,每天有人上门送礼。
  礼单倒也不重,不是什么金银玉器,而是些上京城少见的稀罕玩意儿。什么犀牛角雕的角梳,狼牙制的链坠,西域神庙出产的五色藏珠手钏之类的。
  送礼的人也是绝了,小小一个木盒子随礼单送进来,什么客套话也不说,送礼之人的名号也不报,在学舍外放下便走,问什么也不答,几次把汪褚噎得干瞪眼。
  宣芷从小就喜欢这些粗犷神秘的异域之物,虽然送礼之人来历不明,不敢直接用,也不能戴在身上,却把喜欢的几样小物件堆在房里,闲暇无事的时候,随手翻一翻。
  尤其是那串五色藏珠,算是东陆及罕见的事物,可以说是有价无市,也最得宣芷的喜欢。
  ——可把洛臻给憋闷坏了。
  她一看礼单的风格,就笃定知道,必然是齐啸这个男二送来的礼。
  偏偏毫无证据,与谁也不能说,只能藏在心里。
  汪褚从廊下转过来,见洛臻在水榭边发呆,看了看天色尚早,试探地问了句,“今r.ì休沐,洛君……不要备马去城南玩儿?”
  洛臻醒过神来,缩回了手,在身后背着,不冷不热回了句,“下雨天出去做什么。不去。”
  汪褚欲言又止,转身走了。
  不只是汪褚觉得不对,值守甲字学舍的听风卫,个个觉得情况不对。
  洛臻在祁王府住了两三个月,把偌大一间府邸的墙角旮旯都翻了个遍,早就把祁王府当做自己半个家了。
  不要说休沐r.ì定然要备马往城南跑的,平r.ì里隔三差五,趁放课早、天气晴好的r.ì子,也能抽出一两个时辰跑一趟,回来就向他们吹嘘王府里的雪珠和玉奴养得娇俏可爱,毛茸茸的小爪子如何好捏,怎样在王府里淘气,还有几次带了它们的炭笔画回来。
  如今……
  已经连着两个休沐r.ì待在水榭边上喂鱼了。
  汪褚回身望了眼池子里撑得翻肚皮的锦鲤,心事重重地走开了。
  过了半刻钟,廊下传来了木屐响。宣芷从房里走了出来,站在洛臻身侧的朱漆栏杆边。
  “上巳宴饮当r.ì出了事,和祁王闹翻了?”宣芷嗓音清冷地问了一句。
  洛臻再次从出神的状态惊醒过来,“啊?没有的事。好着呢。”她随手摸了把鱼食,又往池子里撒。
  宣芷摊开白皙的手掌,往洛臻眼前一伸,“别喂了,鱼食给我。”
  洛臻把手里的大半包鱼食都给她了。
  “公主也要喂鱼?我去房里再拿一包来。”说着转身欲回房。
  宣芷拦住了她。
  “别去房里翻了。你手上的,是最后一包。”她把剩下的鱼食都递给了汪褚,吩咐道,“扔了。”
  洛臻一愣,“哎?哎!别扔啊!都说了是最后一包了,拿去扔了,池子里的锦鲤吃什么啊……”
  宣芷忍耐地深吸口气,伸手指向水榭池子,“行了,别担心锦鲤了。你且低头看看,池子里还剩几条活的。——十天份例的鱼食,被你半天抛完了,翻了满池子的白肚皮,你竟没看见?”
  洛臻果然低头去看:“……”我的娘呀。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