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言情网-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言情书坊

当前位置: 主页 > 武侠修真 >

一篇古早狗血虐文 作者:黍宁(下)

时间:2020-10-27 22:45标签: 穿越时空 仙侠修真 虐恋情深
第84章 庄生晓梦迷蝴蝶(二十九) 两人一路走向太极宫。 等走到殿门前时, 常清静却停下了脚步。 张浩清没有催促,站在殿内侧身莞尔等待。 常清静闭了闭眼,虽说身子不再抖了, 指尖又微微颤抖起来, 半晌, 这才攥紧了手指, 又下定了决心般地提步跟上。 太极宫
 
第84章 庄生晓梦迷蝴蝶(二十九)
  两人一路走向太极宫。
  等走到殿门前时, 常清静却停下了脚步。
  张浩清没有催促,站在殿内侧身莞尔等待。
  常清静闭了闭眼,虽说身子不再抖了, 指尖又微微颤抖起来, 半晌, 这才攥紧了手指, 又下定了决心般地提步跟上。
  太极宫前, 玉兰绕砌, 雪松拂檐,这是蜀山的正殿, 殿宇嵯峨。
  三清圣祖位列其中, 宝相庄严,受足了供奉。
  青烟袅袅。
  张浩清转头看他, 眼神和蔼如同慈父:“敛之, 动手吧。”
  “你当初是如何答应我的?”
  常清静慢慢地恢复了镇静, 嗓音干涩:“待弟子到通玄境后,就亲手杀了师尊,挖出师尊真元。”
  这是计划的最后一步, 也是这一切的开始。
  只是常清静他自己都未曾想到,这一天会来得这么快。
  张浩清如同闲话家常的慈父一般, 有一搭没一搭地与他说着些什么。
  “那位宁姑娘离开了?”
  常清静闭眼,掣出了那把胭脂色的细剑。
  “是。”
  “敛之,那位宁小姑娘人不错,但命中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你不要勉强人家。”
  常清静攥紧了剑柄,骨节青白, 几乎用尽了全身的力气。
  自从他在剑阁觅得这把多情的本命剑之后,行不得哥哥一词,好像为他这一生下了判文。
  这剑,虽说柔媚多情,但削铁如泥,锋锐得可劈金断玉,无需倾注灵气,单凭剑刃之力,便可将成年男人坚硬的颅骨如同划破一张纸般,流畅地切开。
  ——
  花了数天的时间,宁桃和谢溅雪终于赶到了洞庭湖。
  八百里的洞庭湖,浩浩汤汤,气势磅礴,远望桃花如云霞,水气歊蒸,雾气如云。
  “此处是儒门宝地。”一边穿梭在闹市中,谢溅雪一边耐着x_ing子,柔声和她解释。
  “不少儒修在此地开宗立派。”
  “我记得,三月三,上巳节当r.ì,大儒宋淏会在此地开设一场学会,桃子你想去看看吗?”
  其实自从重生之后,她好像就懒了许多,桃桃忍不住挠挠头,叹了口气。
  就好像没有j.īng_力,也不爱动弹了,但这种盛会去看看也无妨,就权当是散散心了。
  谢溅雪或许是看出来了她的心不在焉,主动带她四处逛了逛,专门把她往卖珠钗首饰的摊子前凑。
  看到这些琳琅满目,亮晶晶的发簪什么的,桃桃终于重新振作了点儿j.īng_神,脸色也红润了不少。
  “谢道友你看这个好看吗?”
  这个有点儿像学校门口两元店里卖的那种蝴蝶发夹。
  “这个绢花也好看。”
  修长苍白的手捻起摊位上一朵鹅黄色的绢花,谢溅雪温和地说:“桃桃,你低下头来,我来帮你带上。”
  桃桃有些不大自在地半低下了头,谢溅雪神情自若,垂着眼,眼神专注地帮她簪在了鬓角。
  ——
  剑芒倒映在太极宫朱粉涂饰的墙上。
  三清圣祖前的供香,被这剑风掠过,烛火摇曳了两下,宛如被撷下的落花般,坠地。
  常清静低着眉眼,胳膊僵硬地几乎不可曲伸。
  剑锋破开血r_ou_的声音如此清晰。
  温热的鲜血飞溅在了他脸上,眼前好像有大片大片空白铺陈开,紧跟着,又被寸寸染成了血红,红得如此热烈,如此炙热。
  飞溅入眼中的鲜血使眼睛如此干涩刺痛。
  他眼里倒映着摇曳不定的烛火,倒映着漫天的血红。
  鲜血濡s-hi了紧握着剑柄的掌心,s-hi滑得几乎快脱手而去。
  常清静定在了原地,剑尖再也往里推不动半分。
  “怎么不动了?”张浩清笑着问,“我当初怎么说的?”
  常清静:“挖出真元。”
  “那便继续。”
  此时这位蜀山掌教,霜白的须发尽数被自己身体内喷涌而出的鲜血染作了血红,每说一句话,每吐出一个字,都会有源源不断地血沫自唇角溢出。
  青年猫眼空茫地睁大了,唇瓣哆嗦着,呜咽了一声。
  下一秒——
  剑刃又往丹田中推进了几寸,剑刃朝上,轻轻一搠,便将张浩清自丹田到前胸尽数划开!!!
  ——
  终于摆脱了常清静让桃桃长长地舒了口气。
  金蝉脱壳重生之后,她皮肤状态那完全就是大变了个样!足足从一个清秀的小姑娘,变成了个小美女。人气色好了,就连逛街的热情也高涨了不少。
  和谢溅雪的相处,又让桃桃对谢溅雪内心蹭蹭蹭升起了不少好感!
  会挑首饰,会和女孩子相处的,这是多么合适的一个男闺蜜啊!
  少女年纪小,最适合这些五颜六色,亮晶晶的东西,仿佛那璀璨耀眼的光全落在了她身上。
  谢溅雪好像从帮宁桃打扮这件事中找到了莫大的乐趣。
  老实说,桃桃其实对逛街热情不大,但谢溅雪脸上却带着笑,好像高兴的样子。
  跟在谢溅雪身后,桃桃走得脚底都有些疼了,只好默默安慰自己。
  嗯,谢道友身体比较弱,生活也比较乏味,难得找到了乐趣,还是体谅一下顺着来比较好。
  谢溅雪很喜欢她,宁桃这个感受不是自恋。
  桃桃能感觉出来这个“喜欢”,无关乎男女情爱,而是单纯的“喜爱”,有点儿像喜欢个活泼可爱的小动物。
  他喜欢她柔软的,健康的四肢,喜欢她红扑扑的脸蛋,喜欢她娇小的身体里好像蓄积着的蓬勃的生命力。
  两个人顺着洞庭湖一路慢慢地逛,去买了衣服买了首饰去洞庭湖前坐了一会儿,宛如古今中外所有的游客一般,又在洞庭湖附近的酒楼内点了一桌子菜。
  这还是桃桃第一次和一个陌生的异x_ing“约会”。
  坐在洞庭湖的湖岸前,身下是如茵的绿C_ào,桃桃深深地感叹道,“谢道友,如果没有之前那些事,说不定我们真的能成为很好的朋友也不定。”
  谢溅雪笑着摸了摸小姑娘的发顶:“那我们现在就不是朋友了吗?”
  “未曾想到,我将桃子你当作朋友,桃子你却宁愿和常道友做朋友,都不愿做我之好友。”
  “那不一样。”桃桃扭头看向谢溅雪。
  她对常清静,没有多少真情,当初那个少年已经死在了王家庵,现在不过是虚与委蛇更多一些。
  谢溅雪沉默了一瞬,“冒昧地问,桃子,你是如何看待常清静的?为何愿意同我下山?”
  她暗恋常清静这事儿,在当年几乎是人尽皆知了,或许是因为真的没感觉了,心里的小鹿啪叽死了,桃桃撑着下巴,看着不远处的湖光山色,平静地说,“说实话,我喜欢的是当初那个常清静,那个小青椒,不是现在的仙华归璘真君。”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布者资料
admin 查看详细资料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高级会员 注册时间:1970-01-01 08:01 最后登录:2020-11-04 12:11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