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言情网-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言情书坊

当前位置: 主页 > 武侠修真 >

(综同人)快穿之完成你的执念 作者:淇泮(七)

时间:2020-10-27 22:56标签: 重生 快穿 无限流
? 青萦惊讶他会提此问,但心中早有章法,张口便说:我会换一条路。 贺庭轩兴趣更浓:什么路? 青萦说:水必须是清的,鱼儿想吃饵,光明正大地放。我既然给了丰厚的月钱,那便不许再有贪腐之事。除非贪得无厌之人,谁不愿意手中钱财来得光明正大甚至满是荣光
?”
  青萦惊讶他会提此问,但心中早有章法,张口便说:“我会换一条路。”
  贺庭轩兴趣更浓:“什么路?”
  青萦说:“水必须是清的,鱼儿想吃饵,光明正大地放。我既然给了丰厚的月钱,那便不许再有贪腐之事。除非贪得无厌之人,谁不愿意手中钱财来得光明正大甚至满是荣光?除此之外,还得有监察之人,人心多变,不可光凭借信任,还需有笼子关住贪欲。”
  贺庭轩击掌赞叹,看着青萦眼睛发亮。
  青萦避开这灼人的目光:“你今r.ì怎么关心起这些来了?”
  贺庭轩开心地说:“昨r.ì先生布置了一个功课,让我们论贪腐。”
  青萦恍然,指着他:“哦——你这是诓我帮你写作业呢!”
  贺庭轩握住她的手指按下,一脸笑:“夫妻j_iao流如何算抄?咱们这是闲话家常。小生幸运,家有贤妻,于家常小事给小生治国灵感!”
  青萦给了他一个白眼,贺庭轩却同吃了蜜一般甜。
  第二r.ì贺庭轩难得留在家中,早上赖在床上看着青萦起床梳妆,呆愣愣地一直看到她整理好了起身,还窝在被窝里不动。
  青萦不知纱帐后的人在做什么,只站在不远处笑他:“一回家就偷懒了?还是平r.ì在书院,这时候难道也在赖床?”
  贺庭轩笑嘻嘻地拉开床帐:“起了起了,天冷了真不想出来。”
  青萦无奈地看了他一眼,摇头笑:“快起吧,吃了早饭晒晒太yá-ng,比被窝里还舒服。”
  贺庭轩眼睛一亮,立刻高高兴兴地应了。
  果然,吃了饭,两人走了几圈消消食,接着便坐到了朝南的窗下,yá-ng光透过窗纱照s_h_è进来,暖洋洋的,舒服得紧。
  贺庭轩在案几上铺了纸,写他的功课;青萦拿着她的书看。两人安静又和谐。
  静谧祥和的氛围让门内门外来往的丫头都忍不住放轻了动作,生怕惊扰到两位主子。
  这样安静的氛围里,外面一点小动静就立刻显得突兀起来。
  青萦和贺庭轩一起扭头看向窗外。两三个身影不知在院子边做什么,动作似有撕扯。
  贺庭轩微微y-in了脸色,将手中的笔搁在桌上,沉声问:“外头谁在喧哗?”
  小绿正站在门边,一听,立刻脆声说:“二少爷二少夫人,又是那李嬷嬷来了!”
  青萦合上书,对不依不饶的吴姨娘彻底失去了耐心,直起身子要说话,贺庭轩抢先一步开口了:“小绿,你和她们说去,让她进来!”
  看着小绿往外头走去,贺庭轩看向青萦:“这事我来处理,你安心。”
  青萦有些意外,毕竟贺庭轩在她眼里真的是太过温良和煦,她想象不到这样一个温文公子哥,如何教训一个难缠的仆妇?
  小绿带着贺庭轩的话去了,眨眼几人就纠缠着到了跟前。意外的是,这李嬷嬷竟然是被白鹿等人揪过来的,一副不情愿来的模样。
  白鹿把人带到跟前这才松开了手:“二少爷,二少夫人,这李嬷嬷奇怪的很,来的时候趾高气扬,一听说二少爷在家,就不肯进门了!”
  贺庭轩也不看跪在地上的人,自顾自拿起墨锭不疾不徐地开始磨墨,一直磨得在场众人心中都惴惴不安,砚台里的墨终于合了他心意,这才停下看向地上。
  语气亲切随和:“李嬷嬷好啊,许久不见了,吴姨娘松哥儿可好?”
  李嬷嬷干笑:“好!都好!”
  贺庭轩微笑点头:“都好那就好,不过——听说松哥儿嫌弃书房太小太暗?”
  李嬷嬷鼓了鼓气,想要让自己说得有底气些:“二少爷,不是松哥儿挑剔,是如今天冷了,r.ì头短,加上书房位置又偏,早早地就要点上烛台,对三少爷眼睛不好呀!”
  贺庭轩点头:“我同大哥都是在那读书过的,最是知道。”
  李嬷嬷脸上立刻多了笑意。
  贺庭轩却话风一转:“我记得我和大哥先后读书,那书房的窗纱从不曾换过,我那时还觉得太旧了一些,不过读书本就是苦心志之事,不敢多提,父亲更是训诫我们读书不是去享受的,我们更不敢多做要求了。后来松哥儿去了,恍惚记得专门为此置办一新,这才多久,难不成又不好了?”
  李嬷嬷笑意僵住:“这不是……这不是……”
  贺庭轩冷了脸:“这不是什么?可是二少夫人刚来不久好欺负,想着趁机占点便宜?嬷嬷是什么人,二少夫人是什么人?你也敢舔着脸来占主子的便宜?以为我夫人新人脸皮嫩就不能治你这刁奴了是吗?照我说,您都多大年纪了,守着吴姨娘和松哥儿好好过,吴姨娘多本分的人,偏偏被身边的人败坏了名声!吴姨娘在后宅,名声好坏是小事,松哥儿往后如何做人,用着嫂子嫁妆,他可还能读得进去书?可还有脸出门见人?我侯府又有什么脸面,难不成穷到小叔子读书用嫂子的嫁妆了不成?”
  李嬷嬷被说得脸色青白,跪在地上直磕头。
  贺庭轩不为所动:“若松哥儿觉得恰当,让他自己同我来说!我带他去问问父亲,这靖安侯府何时败落成这样?既然败落了,又哪来的豪气,敢用软烟罗做窗纱?”
  青萦大开眼界,贺庭轩不疾言厉色,不过是语气冷了一些,可把该骂的能讽刺的全都骂了一遍讽刺了一遍。他训的是李嬷嬷,其实何尝不是在讽刺吴姨娘?不过一个妾室,如何敢来招惹堂堂的侯府少夫人?
  他身为男子,不找后院女人麻烦,只教训幼弟,可这幼弟不就是吴姨娘的命根子吗?
  难怪李嬷嬷一听说贺庭轩在家,立刻想走。
  青萦看得畅快,虽然她准备了一肚子的应对没能施展,也没有自己亲手出气,可什么都不做,坐看好戏,比亲手打脸还舒畅!
  等李嬷嬷灰溜溜走了,青萦亲手剥了一只橘子递给他。
  贺庭轩散了脸上的寒气,一脸甜蜜地接过橘子,笑问:“这是谢礼?”
  青萦点头。
  贺庭轩一副拿了宝贝似的模样,十分珍惜地一瓣一瓣吃着,青萦看不下去,又剥了一个递过去:“不就是个橘子,做什么怪样子!”
  贺庭轩笑得更加开心,眉眼间全是喜色,和刚才那个冷面少爷判若两人。
  闹过了,青萦又说起今天这事:“她今r.ì过来,莫不是以为正房训了我,我会服软乖乖j_iao出东西?”
  贺庭轩说:“多半是这样,不过你也无需在意,她们最是欺软怕硬,你瞧着,今r.ì过后,她什么事情都不会闹。你头回要是泼辣点,直接扯着人威胁找父亲,她恐怕后头的事一样不敢做。”
  青萦睨了他一眼:“我如何同你一样?哪有儿媳动不动找公公的?况且……我……”
  贺庭轩伸手过来握住她的手:“你是我的妻子,父亲亲口认下的,同大嫂一样。以后无需顾忌这顾忌那。不过有些事的确你脸皮嫩不方便出面,且放着,等我回来处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布者资料
admin 查看详细资料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高级会员 注册时间:1970-01-01 08:01 最后登录:2020-11-04 12:11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