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言情网-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520言情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现代言情 >

烬余时效 作者:人形净琉璃

时间:2018-04-26 20:23标签: 甜文 情有独钟 虐恋情深 阴差阳错
文案: 又名《禁欲时效》 烬余时效这个名字是给然然的,时然追了那么久的心上人,结果都照顾到别人身上去了。 他燃烧自己爱着那个人,最后都要燃尽了,那个人姗姗来迟又让他浴火重生。 禁欲时效这个名字是给贺钧的,因为前期贺钧一直是禁欲的,克制隐忍自己
 文案:
又名《禁欲时效》
烬余时效这个名字是给然然的,时然追了那么久的心上人,结果都照顾到别人身上去了。
他燃烧自己爱着那个人,最后都要燃尽了,那个人姗姗来迟又让他浴火重生。
禁欲时效这个名字是给贺钧的,因为前期贺钧一直是禁欲的,克制隐忍自己的感情,才会让时然以为他一直对自己的追求无动于衷。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虐恋情深 y-in差阳错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贺钧,时然 ┃ 配角:纪田田,孟亦 ┃ 其它:
 
 
 
第1章 
  “还是庄哥的面子大,我们几个过生日都请不动时少爷。”
  齐光的声音从时然身后传来,紧接着就是一阵不徐不急的脚步声,看戏般的轻松优雅。
  时然回头,就见一行人朝这边过来,他欣喜的看着走在最后的高大身影,对方却始终没有给他一个眼神。
  六人中没有一个面孔他不熟悉,从小玩到大的朋友,有假意亦有真情,隔了许久未见,终究还是陌生了。
  “时少爷怎么舍得回来了?”
  “时少爷又是为了追哪家的姑娘少爷吧。不然哪有让你见的份。”
  时然眼下只想去找贺钧说说话,听着齐光和林楚y-in阳怪气的一唱一和,也只是不自觉的抿嘴蹙眉,半点要争辩的意思也没有。
  “小然!你来啦!”来人一身裸粉色缀钻长裙,声音一如当年的欢快清亮。
  “田田姐,好久不见。”时然刚转过身去就被纪田田轻轻抱了一下,两人礼貌的轻触便放开,时然也看到了她身后的今晚宴会主角,“庄哥,生日快乐。”
  庄劲笑着点点头,走近拍了拍他的肩膀,“你田田姐念叨了好几天就怕你不来,你好好陪她吧,我去招待其他人。”说完,庄劲亲了亲纪田田的侧脸,往后走去与几位发小一一打招呼。
  纪田田和他们从小一起长大,她和庄劲是这个圈子里无人不知的一段佳话。庄劲沉稳专情,越发把x_ing格直爽的纪家大小姐宠上了天,她以前就看不惯有人明里暗里欺负年纪稍小的时然,刚才隐约听了林楚的嘲讽,现在直接无视了另外几人,挽着时然往就餐区去。
  宴会厅里放着古典乐,宾客与侍者穿梭其中,人影重重叠叠在明亮的灯光下,时然一身黑色掐腰西装,棕色卷发微长,被妥帖的别在耳后,他专注地与纪田田说笑,全然留意不到有多少人在盯着他的背影,玩味的,嫉妒的,疑惑的,别有深意的,几道目光带着不同的意味探索着。
  纪田田是知道他去了美国治疗的,只是不知道他为何伤的如此严重。
  当年时然被消防队员救出来时已经陷入重度昏迷,身上也有大大小小不同程度的损伤,一场事故让时林生大惊失色,时然病情稍稍稳定便立刻送到早已联系好的医院。等他终于恢复了一些想联系贺钧时,早已过了三个多月,出于种种考虑,加之时林生彻底封锁了消息,只对外宣称大儿子去奥地利学音乐了,时然也就老实在美国养起了伤。
  两年前时然已经痊愈了大半,也曾瞒着父亲悄悄联系贺钧,只是那个熟烂于心地号码变成了空号,他只能乖乖做复健,每日祈祷身体好得再快一些,早点回国。
  “六年了,你怎么还是那么嫩呢。”纪田田两只手揉了揉他的脸,语气间充满了疼爱。
  “你也越来越漂亮了嘛。”时然乖乖任她蹂躏。
  “嘴还是那么甜,脑袋也还是那么傻!这么多年了还念着,他哪儿好了!”纪田田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喜欢是有道理的,但有时候又是没有道理的,好像从小到大已经习惯了追着他,绕在他身边,喜欢他也成了最重要的事。”时然对她向来是没有秘密的,想了一会又苦恼的皱着眉头说,“刚才他一直没有看我,我突然也不敢过去和他说话了,他忘记我了吗?”
  纪田田暂时放过他的脸,改为揉他的小卷毛,典型的带着安慰的动作。
  时然离开时才十六,一转眼也到了法定婚龄,纪田田比他大两年,一直拿他当亲弟弟看待,知道他喜欢贺钧,知道他被林楚暗暗嘲笑,也知道贺钧有多冷漠,她劝不动时然,也不知该如何告诉他,这几年,贺钧和孟亦,走得很近。
  “小然,贺钧他……”
  纪田田正想开口,却被一位侍者轻声打断,“纪小姐,庄夫人叫您过去。”
  “好,我马上来。”纪田田点头示意,时然连忙对她说,“田田姐,你快过去吧,我们下次再聊。”
  时然一个人靠在栏杆边出神的看着宴池里的衣香鬓影,庄劲过了这个生日就二十五了,家族事业大半在握,又和纪家亲上加亲,这个生日晚宴来者甚众,彼此目的不一,悄无声息的,他们就过了那个单纯的年纪,一切都开始变得功利而虚伪。
  贺钧会不会也变了呢。
  这个问题太过复杂,时然想不出答案,他疲惫的揉了揉眉骨,他现在很容易就乏了,下午从机场直接赶过来,行李让司机送回了时家,不知自己能不能撑到结束,也不知今晚能在哪里躺下休息。
  没多久客人也到的差不多了,时然慢吞吞的去找了自己邀请函上的位置。
  虽然消失了几年,但按照辈分身份排的座次,时然还是同一群发小坐到了一桌,他自然是高兴的,只要贺钧也在。
  贺钧就坐在他对面,换作是以前,时然定是要找他身边的人调座位的,每次吃饭,贺钧的手边一定是时然帮他弄好的喜欢的菜和常喝的酒,六年没见,时然到底是有些情怯了。
  六点半开始上前菜,台上庄劲的父亲开始讲话。时然安分的坐在椅子上,眼睛巴巴的看着贺钧,他没敢像小时候那样贴过去,可心里还是希望贺钧那么久没见他,能主动过来和他说话的。
  但很快他就意识到,贺钧似乎变了很多很多。
  从上菜开始,贺钧就体贴地给身边的人夹了一小碗,时然才注意到,好像是那位刚才在大厅里的被贺钧扶着的人,孟亦。
  时然有些惊讶的看了一会,他从不知道贺钧能对哪个人这样亲近,同桌的人却习以为常般,林楚见他一脸疑惑,玩笑般开口道:“贺少爷能不能回家再秀恩爱,老虐我们一群单身狗。”
  贺钧没有理会,面无表情的听着台上的人发言,孟亦有些不好意思的回他,“林楚,你别乱说。”神态又是真真切切的高兴。
  时然收回目光,机械的弄了一点鱼子酱放进盘子里便安静的坐着。
  他是想问的,想问贺钧不记得他了吗,想问他和孟亦是怎么回事,可是场合不对,时间也不对,他就像个来迟的客人,喜欢的菜已经被人夹走了。
  轮到庄劲说完话的时候时然已经很疲惫了,无论是身体还是心里。庄劲和纪田田下来与他们碰杯,纪田田默不作声的给时然换了杯温水。
  齐光一看到便说:“时然都消失这么久了,怎么一回来就喝水呀,不行不行,必须喝酒!”
  时然为难的看了看齐光,他知道齐光一根筋,心肠不坏,只是不能接受他的不告而别才说出那些难听的话,时然是觉得抱歉的,以至于现下就有些不知所措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