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言情网-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520言情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现代言情 >

质子之少年行 作者:水月漪云

时间:2019-01-13 09:45标签: 宫廷侯爵 异国奇缘 宫斗
文案 写到此刻,方发现此文有许多的炮灰,其实名字里已经揭秘了,究竟哪个炮灰能绚烂的燃烧到最后,所以,这是一个关于炮灰的文 写的跨度有点长的故事,关于一个师父和两个质子弟子的故事,先写了前面一小部分后跑开了,跑了好几年后,还是想写结局,为了写
 文案
 
写到此刻,方发现此文有许多的炮灰,其实名字里已经揭秘了,究竟哪个炮灰能绚烂的燃烧到最后,所以,这是一个关于炮灰的文……
写的跨度有点长的故事,关于一个师父和两个质子弟子的故事,先写了前面一小部分后跑开了,跑了好几年后,还是想写结局,为了写结局,才又跑回来写了后面的部分,文笔之类的前后会有变化,毕竟一坑就是四年,四年了,总是有些东西会变的。
喜欢想抱走的筒子们,礼节x_ing留个爪啦……
 
内容标签: 宫廷侯爵 异国奇缘 宫斗 
 
搜索关键字:主角:李坎,费,东方蒙 ┃ 配角:管芦、高云 ┃ 其它:
==================
 
  第1章 楔子
 
  哒哒的马蹄,飞奔在沟沟坎坎的荒野路上。
  马夫拼命的抽打着驾车的马。
  因为他赶的这辆车实在是关系重大。
  若是车中的赵国质子费晚到秦国一日,秦王立刻便会下令出兵赵国,界时大兵压境,以赵国目前的实力,根本不足以和强大的秦国抗衡,所以赵王才派了他卫盾这个大将军来做马夫,亲自将公子费监送到秦国。
  卫盾实在觉得自己此行之要其实并不比上战场拼杀一场差。
  轿子中坐着两人,一个是一位瞧着年纪约有二十五六岁,俊美的面孔上双眉始终紧锁的年轻人,这个年轻人虽未届而立之年,却偏偏生着一头银白如雪的长发。他垂于胸前的长发此时已被漏入轿中的雨水s-hi成一绺一绺,他的一双俊眼透过绵绵的细雨,死死盯着不断退向身后的风景。
  年轻人膝上抱着一位年约十二、三岁的少年公子,少年公子头上顶着一片碧绿的荷叶,手中还拿着一枝含苞待放的荷花把玩着。
  “李坎”,少年公子推了推身后一头白发的男子。
  “噢,公子,是不是车上颠的厉害?”白发男子回过神来,眼神里略带心疼的看了膝上的公子一眼。
  “不是,我就是想让你瞧一瞧,李坎,你看我现在这幅样子像不像何仙姑?”少年公子持着手中的荷苞,做出一个戏子舞弄水袖的姿势来。
  公子费这一番举动,原本是想博那眉间神情郁结的白发男子一笑的。不想那白发男子一把夺下少年公子手中的荷苞,猛的抛向轿外。
  少年公子扒开轿帘,只见刚才手中那枝娇艳的荷花早已被车辙辗烂在污泥里,少年公子禁不住低声抽泣起来。
  白发男子轻轻的摇了摇头,双眉间攒的更紧了。
  少年公子哭了一会儿,见白发男子并不来理睬他,于是就自己停止了哭,用衣袖擦擦眼睛,又凑到白发男子身边小声说道,“李坎,是我错了,我不该一直贪玩的!”
  白发男子回头神来,低头摸了摸少年公子的头,语重心长的说道:“费,你要记得,你是个男子汉!”
  
 
  第2章 第 2 章
 
  炎夏绵绵,盛月湖畔,半湖灯影。
  凉风阵阵送爽而来,美酒飘香的湖畔早已醉倒了一大片人。
  “呵呵,谁想的到,我还归国的一天!”齐国公子东方蒙举杯向明月,朗声笑道。
  “呵呵,苟富贵,勿相忘!”魏国公子举杯向东方蒙敬道,眼神莫名的比平时见面时谦卑上了几分。
  “君乘车,我戴笠,他日相逢下车揖,君担簦,我跨马,他日相逢为君下!”东方蒙口中念道,谁料的他竟有回国的一日。
  “恭喜,恭喜,难得你舅舅愿意用十座城池,五十双玉璧来换你回国!”燕国公子举杯称笑道。
  卫盾幽幽的从马槽后面走了出来。
  五年间混迹在马粪和马料中间,还是没有完全磨灭他身上那种又狠又硬的将令气质。
  来秦国贸易的赵国的商人给他捎信来说,他的妻子已经改嫁了三次,他的小妾跟人私奔后一直杳无音信,而他也业已沦为秦王的马夫整整三年。
  “你的车驾的不错,看的出来,你很善于管理马匹,所以,你就留在本国当一名马夫吧!”五年前,秦王第一眼看见他时,微笑着冲他说道。
  “秦王,我是赵国的将军……”卫盾的话尚未说完就被秦王打断了,“那很好,本王也会考虑物尽其用,这样,本王就安排你去养战马吧!”
  赵国大将军卫盾的命运就在那一刻彻底更改了。
  “李坎,看在我和你同窗一场的份上,你帮我向东方公子说说话,在他离开秦国的时候让我装扮成仆人跟着混出秦国去!他是你的学生,一定会卖你这个面子的!”卫盾万不得已,只能去求李坎帮他向即将返回齐国的齐国公子东方蒙讲情,让他搭个顺风车,从秦国的马厩里逃了出去。
  “你想离开?!”李坎抬起头来看了卫盾一眼,并故做失手把手中的棋子跌落在了棋秤上。
  “难道你认为我卫盾想留在这个鬼地方做一辈子马夫?!”卫盾发起怒来,他生平最为厌恶李坎平时待人处事的那副假惺惺的装模作样。
  “当年你亲自御车来到秦国,后来就留下来,住了怕是有五年了吧,我一直以为你是自愿留下来的,难道这其中还另有什么隐情?!”李坎捏起一枚棋子,装做很是不解的摇了摇头,看向卫盾问道。
  “我当年是奉王命,护送公子费来做人质的,后来就被秦王扣留下来做了马夫,你怎么会以为我是自愿留下来的,李坎,你那智谋无双的脑子最近被驴踢了吗?!”卫盾抓起一把棋秤上的黑白子,在李坎眼前用力捏成了粉末,以表愤怒,并隐示了威胁之意。
  “多谢你关心,我的脑子一向很好,只是我还是不懂,当年你不带一兵一卒,亲自驾车来到秦国,还亲自拜见了秦王,难道不是有意让秦王将你留下?!你真的觉得你在战场上杀过秦国那么多将士,秦王届时还会好心给你换匹快马,再带上几箱厚礼并着人护送你回赵国吗?!”李坎吹了吹棋秤上的粉末,摇摇头,皱着眉头看向卫盾,口中淡淡的说道。
  “你的意思是说,我也是被赵王送来给秦王做人质的?!”卫盾瞪大眼睛,瞅着眼前李坎这个白毛怪,心道,为什么这个问题,这五年来,我卫盾就从未想到过?!
  “王命难测,我和公子费本是先王的人,所以不见容于今王,但是卫将军你,呵呵,也许只是今王没有想到,秦王会那么欣赏你的独特才华罢!”李坎说罢站起身来,回头去逗弄身后挂着的凤头白鹦鹉。
  “端茶,送客!端茶,送客!”凤头鹦鹉在鸟架上结结巴巴的鼓着舌头一奔一跳的说道。
  卫盾此时心中直觉得,立时上前将李坎和那学舌的东西一刀砍了,都不能抒解他此时心中的火气。
  “卫将军,你千万别介意,这畜生,他不通人x_ing!”李坎背对着卫盾,口中轻笑道。
  卫盾狠狠的摔门而去,他早知道,遇到李坎,他这一辈子注定灾难重重。
 
  第3章 第 3 章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