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言情网-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520言情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现代言情 >

(仙三同人)(仙三/卿景)朽木开出花 作者:迪莫仙琥

时间:2019-04-10 22:20标签: 前世今生 灵异神怪 近水楼台 边缘恋歌
文案 很久以后,景天与雪见在一起的某年,徐长卿接到一个消息。 很久以前, 景天再度捡到那一块玉佩。 他发了个烧,一切都开始变化。 很久以后,邪剑仙洗心革面。 很久以前,故事再度书写。 很久以后,徐长卿告别了紫萱,当上了蜀山掌门。 清风徐来,旧友已
 文案
 
很久以后,景天与雪见在一起的某年,徐长卿接到一个消息。
很久以前,
景天再度捡到那一块玉佩。
他发了个烧,一切都开始变化。
 
很久以后,邪剑仙洗心革面。
很久以前,故事再度书写。
 
很久以后,徐长卿告别了紫萱,当上了蜀山掌门。
清风徐来,旧友已不是当年模样。
很久以前,徐长卿突然来到一家当铺门前,救下了昏迷的少年郎。
或许曾经错过,
这一次我们将在一起。
 
声明:所有原本的人物属于上海软星
ooc与故事属于我,该作品非商用,啦啦啦
因为过去与现在的眼光有些不一样,所以会不定期地修改前文,请诸位小伙伴不要介意,在下希望能把最好的作品呈现在诸位面前。
 
 
ps:再创造的剧情,有原创人物,戏份不多。
 
龙葵红蓝百合配,唐雪见跟云霆……喜欢配cp,其他的应该是……大概有一点关于紫萱跟重楼的。
 
中长篇,九卷。
 
嗯……文笔小白,一般,尽力使得人物不太ooc。
 
 
内容标签: 灵异神怪 边缘恋歌 近水楼台 前世今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景天,徐长卿 ┃ 配角:邪剑仙,茂茂,龙葵,唐雪见等仙剑三一行人 ┃ 其它:卿景,仙剑三
 
  ☆、零
 
  徐长卿继任掌门以来,除了那一次景天前来告别的相见之外,每年的春节对方都会爬上好几层楼梯上来,拿一大袋子的红色的东西,还瞒着唐姑娘——不,是景夫人了来给他拜年。
  他则每次都会抽空与景兄弟聊会。
  只是今年,他抬头看看外面的大雪,擦拭了一番刚才在雪中练剑被打s-hi了的头发,又低头去翻看书桌上的道德经。
  书要经常看,人呢?
  景兄弟今年春节并没有过来,直到春节过去,下山的弟子都喜滋滋地回来夜里闹个不停的时候,景兄弟还是没有突然把一大堆红色的剪纸扔给他。
  去年的窗花早已换下了。
  又过了一个月,他突然心有不安,然后第二天常师弟就告诉他——景夫人来了。
  窗外一阵风静静地吹过。
  
 
  ☆、似曾相识燕归来
 
  与君初相识,犹似故人归。
  永安当的景天,是渝州城里的一个x_ing格开朗、乐观的小伙子,虽然胸无大志,但是还是有着很高的目标的——买下永安当!踩扁赵吸血鬼!
  他天不怕地不怕,这时却被一个小小的感冒给困住了。
  这事也说来奇怪,早上,他刚从被窝里起来,打了个哈欠,忽然就双眼发黑倒回去了,那一天也不知咋回事,茂茂也没叫他。过了好一会,等到精神好了些,他就撑着起来了。
  勉勉强强,他洗漱完毕,慢慢滑到地上,右手撑起额头,感受了一下,不烫,而鼻子涩涩的,不舒服至极。于是,他连连道了几句流年不利流年不利,顺而想起了从前之事,随即就……想到了他的永安当——虽然现在已经不属于他了。
  对了!现在永安当是一个抠门的当家,谁知道那,那赵吸血鬼会干些什么啊!想罢,他蓦然觉得精神好了很多,就扶着桌子快速起身,大步向前走。
  然而,到了门槛,他却差点儿摔倒。
  幸运地,他的脚虽然勾住门槛,但两臂在空中虚晃一阵,就稳住了身体。
  好险!差点就摔个狗趴屎了!他心底暗暗地想。
  这一事儿一出,令还有点发烧迷糊的景天暂时又清醒了很多。
  但他却没有先走。
  “今个儿佛祖保佑,免了摔跤,不知,佛祖老爷再给我这个苦命人来给时来运转,时来运转!对了,昨天捡了个玉佩……不急不急。”说着在他人眼中的胡言胡语,景天又精神百倍地窜进了铺子里。昨个儿刚修的西汉茶盖茶壶还在,前几天隔壁老王挖到的精致瓷器也健全……景天乐呵呵地数了一番。何必平从他旁边走过,还奇怪地看了他一眼。
  “……奇了,早儿茂茂不是还叫不醒吗?”
  这声,景天并没有听到。因为永安当现任掌门拿了把扫把让他去门口扫地。
  景天:赵吸血鬼居然抠门到这程度了!
  不过,依他现在这状况,他自个儿也不乐意去修复古物——都是宝贝!
  到了门口,景天便随便挑了个地儿就扫了起来。这处选得好,位置也是闹市繁华地区与平静地儿交接的地方,但一大清早,人也不多,于是景天就看到了站得不远处的一位——穿得一身白,简直就跟昨儿吃的豆腐西施那儿买的豆腐一样白。哎,这人可不是仙风道骨,也不是如嫡仙……这世上还是景天景大爷最英俊潇洒帅气!
  景天漫无边际地想,嘴角不自觉露出坏笑。想后,他察觉到地扫得差不多了,就准备乐呵呵撞那人进铺子。
  咦,怎么这白豆腐到当铺门口了?
  景天景大爷心里一惊,接着当他正准备擦亮眼睛仔细看看的时候,对方忽然回头冲他抱拳一笑。
  “在下徐长卿,敢问小兄弟,此处可是……”
  他此话说得既是温和又是有礼。
  想必每一个人见了他这样的人第一印象必定是十分好的。
  然而白衣翩翩的徐道长却并没有得到回答,因为就在他说了一半话的时候,景天景大爷突然——就晕了过去。
  景天晕的那一瞬,脑袋里就闪过一些杂七杂八的念头,主要就是在想一件事情:这白衣人不会以为我是因为他笑而晕的吧!佛祖啊!我景大爷算是丢大人了!
  晕倒后什么便都不晓得,什么都不知道了。
  说来,徐长卿本不知道这刚见了一面的小兄弟为什么忽然晕倒,不过等到他手疾眼快地抱住对方快要倒在地面上的身体,摸脉一看就明了了。
  “这小兄弟怎么生病也出门……”他无奈地笑了,转身熟捻地进了永安当里。
  “天啊!老大!他怎么了?!你对老大做了什么?!”一个目测大概有门口两个柱子粗的人突然就飞奔过来。
  非常地,不符合他这个体重的灵活。
  而徐长卿一看,便想也不想地就闪身,然后用一只手牢牢地稳住了对方。
  另一边,他自是笑得翩翩有礼,令人不自觉生出好感来,让茂茂想拿刀的冲动冷却了下来。
  “这位兄弟,这小兄弟刚才扫地扫着就倒了下去,长卿观察脉象,应是发烧了,你就赶紧将他放到床上去吧!”
  茂茂一听,提起的心肝儿顿时放松下来了,然后一看就乐呵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