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言情网-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520言情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现代言情 >

十八味的甜 作者:茴笙(下)(8)

时间:2019-08-12 11:24标签: 天之骄子 甜文
他并不是一个人,旁边还有几个年轻男生,都是他这次的搭档。肖让如今的咖位还不足以在春晚有一个单人节目,他们这次是四个男生合唱,主题是歌颂祖国风华正茂。表演者的领域也各有不同,肖让是演员,另外两个一个是
  他并不是一个人,旁边还有几个年轻男生,都是他这次的搭档。肖让如今的咖位还不足以在春晚有一个单人节目,他们这次是四个男生合唱,主题是歌颂祖国风华正茂。表演者的领域也各有不同,肖让是演员,另外两个一个是台湾刚满十八岁的音乐神童,还有一个是去年刚崭露头角、却因为长得太帅而在网上迅速走红的花滑小将。
  这两人肖让都不认识,所以大家排完节目就告别了,然后,他这才有空看向此次节目唯一认识的人。
  “你晚上有通告吗?”肖让问。
  在他对面,柯星凡还穿着他们当晚的表演服,一身大红色西服。这样喜庆的颜色,肖让穿来只显得阳光朝气,柯星凡穿着却有点奇怪,尤其他此刻脸上连在舞台上时的营业微笑也没有,一脸劳累过度后的漠然厌倦。
  没错,柯星凡这次也要上春晚,还和肖让搭档。这也是肖让和柯星凡这对00后双星的第一次合作,消息还没有对外公布,但已经有风声了,可以想象到时候会在网上掀起怎样的滔天巨浪。
  用蒋文昌的话来说就是:“你们两个,当天晚上五个热搜预定了。我把话撂在这儿。”
  此刻,柯星凡看看和他预定好要携手上热搜的搭档,说:“有啊。一会儿还有个采访,具体什么时候我不知道,他们还没告诉我。”
  哦。肖让点点头,没说什么。
  柯星凡奇怪道:“怎么了?”
  “没什么。我本来想,你如果有空的话,咱们一起吃个饭,既然你没空就算了。”
  他说得轻松,柯星凡却觉得不对。凭他这两年对肖让的了解,一眼就看出他那若无其事的表情下,藏着什么话想说。
  再转念一想,其实这几次排练见面,肖让都不太对劲,除了必要的工作沟通都不怎么说话,一副有心事的样子。
  他有点不安,不会出什么事了吧?
  想到这儿,他转头对旁边的宣传姐姐说:“我想喝水,你去给我拿一瓶水吧。”
  宣传疑惑道:“现在吗?马上去车里就有水了啊。”
  他们已经走到挺外面了,很快就能离开1号演播厅去赶下一个通告。
  柯星凡却坚持:“我现在就想喝水。”
  宣传看看他又看看肖让,明白了,“……行吧,我去拿。”
  她一走,两人又同时看向肖让的宣传,姗姗姐立刻识趣道:“我也去给你拿水。”
  支走了工作人员,柯星凡这才和肖让来到一个稍微安静的角落,那边有一整排休息的椅子,却没人坐,不时有化好妆穿着演出服的舞蹈演员小跑着经过,因为紧张忙碌而根本顾不上看周围。
  柯星凡随意在其中一把椅子坐下,然后问:“说吧,出什么事儿了?”
  肖让在他支走宣传时已经懂了他的意思,可真的被问到还是犹豫不决,在他旁边落座,却迟迟不开口。
  柯星凡越发迷惑,“你不是有事想跟我说吗,怎么又不讲了?再不说她们该回来了。”
  他这么一催,肖让终于深吸口气,“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我最近有些事情很困惑,不知道该问谁,就想问问你……”
  他说不是大事,可从他的表现来看,柯星凡却觉得这事绝对不小。
  他眉头微蹙,真的开始担心了,“究竟什么事?”
  “就是……就是……”
  肖让“就是”了半天,也没“就是”出来,脑子在这个过程里越发混乱。有心算了,可那件事已经整整纠缠了他整整一周,再不说出来他觉得自己要憋死了,索性把心一横,毅然道:“就是,我想问,你偷亲过女孩子吗?”
  柯星凡:“………………???”
  他怎么也没想到居然等来这么个问题,盯着肖让匪夷所思道:“什么?偷亲什么???”
  肖让没有回答,只是用表情告诉他,他没有听错。
  愕然到极点,柯星凡下意识道:“我为什么要偷亲女孩子,我又不是变态!”
  嗖。
  肖让感觉像有一把小刀c-h-a入他胸口,沉痛地捂住了那里。
  不过柯星凡很快反应过来,肖让不会没头没脑问这种问题。他既然问了,好像还很为此苦恼的样子,难道是……
  他的表情慢慢变了,看着肖让,微妙道:“不是吧。你做什么了?你居然是这种人吗?”
  肖让立刻知道他在想什么,脸蹭的一下红了,“不是你想的那样!”
  “那你说说是什么样。”
  “就是那天晚上,微博之夜那晚你记得吧?我不是带了一个女孩子嘛,叫沈意,还跟我们打过游戏的。后来活动结束了,我们就一起走了,然后又出了一点事情,她就在我家过夜了。对,我们两个人……”
  他越说越底气不足,只觉得自己话里全是漏洞。出了点事,又出了点事,就好像都是他刻意安排好的似的。
  对面柯星凡的表情也完全验证了他自己的感觉。只见他宽容一笑,用一种“我都明白、但我不点破你”的语气问:“然后呢?”
  “然后,半夜我们聊了会儿天,她就睡了。但我睡不着,就去卧室看了看她,然后……”
  “然后你就兽性大发,夜袭人家了?!”柯星凡接口。
  “没有!”肖让立刻否认,可下一秒又心虚,“我就是,一时没忍住,亲了她一下……”
  柯星凡:“……”
  他看着肖让,很想诚恳地请教,偷亲了人家一下,这不是夜袭是什么???
  肖让读懂了他的疑问,也无言以对,痛苦地扶住了额头。
  脑内又闪过那晚的卧室。他现在想到那个晚上,都还想问自己,究竟是哪根筋搭错了,怎么会做出这种事呢!
  他记得,他亲上沈意的下一秒就清醒了,不敢相信自己干了什么。因为紧张,他连呼吸都忘了,也不记得她嘴唇的任何感觉,只是睁大了眼睛和她对视,一动也不敢动。就在他以为她会扬手一巴掌把他打开、然后上网爆料自己性s_ao扰时,她却又双眼一闭,再次睡着了。
  他浑身僵硬地跪在那里,直到感觉到她平缓的呼吸,才慢慢往后坐到地上,身上的衣服都被汗打s-hi了。
  他逃过一劫,根本不敢多待,第二天一大早就打电话把蒋文昌叫来协助自己跑路。因为太过急切,蒋文昌还奇怪地说:“你怎么搞得跟畏罪潜逃似的。”
  ……结果被做贼心虚的他大骂一顿。
  肖让心里清楚,自己就是畏罪潜逃,还是最可耻的那种罪!
  因为心里有鬼,他这段时间都没敢联系沈意,奇怪的是她也没联系他。肖让一开始还挺开心,可过了几天又开始紧张,沈意醒来后是怎么看待这件事的,还记得吗?她当时睡得那么迷糊,也有可能会忘的吧?
  但如果忘了,她不该离开北京也不给他报一声平安。那么就是她其实都记得,不联系他是因为生他的气了,以后都不想再理他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