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言情网-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520言情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现代言情 >

他嫌弃我美色 作者:桃子草莓笑

时间:2019-08-13 10:47标签: 甜文
苏煜妤追褚易修这件事,漫长且毫无希望。 好友劝她放弃,说褚易修的理想型是漂亮,柔美,顾家,贤惠。 好友上下瞥了她一眼,说这几个形容词里,她就沾了一个漂亮,还是性感的漂亮。 褚易修这种严谨古板的教授,是打死都不会喜欢她。 那段时间苏煜妤正巧心情
 苏煜妤追褚易修这件事,漫长且毫无希望。
  好友劝她放弃,说褚易修的理想型是漂亮,柔美,顾家,贤惠。
  好友上下瞥了她一眼,说这几个形容词里,她就沾了一个漂亮,还是性感的漂亮。
  褚易修这种严谨古板的教授,是打死都不会喜欢她。
  那段时间苏煜妤正巧心情不好,又被好友说的心如死灰,用了两瓶酒劝自己放弃,哭的委屈给褚易修编辑短信,大意是往后余生,山高水远,永不再见。
  消息一发送,苏煜妤就将手机关了机。
  后来她喝醉,好友将她送回公寓门口。
  苏煜妤醉眼朦胧,趔趄着进了电梯。
  出电梯时,她醉眼撞进一双深邃低沉的眼眸,苏煜妤手一抖,钥匙掉在地上,嘴唇下意识发颤,“褚、褚老师。”
  褚易修没应声,弯腰捡起她的钥匙,慢吞吞凑近她,声音沉如水,“山高水远?永不再见?”
  苏煜妤腿软着不敢搭话,他也没再说话,单手扯掉领带,眉眼沉静低垂着,将人带进了门。
  (苏煜妤喊褚易修褚老师的原因是,她之前为了追褚易修天天装学生妹去上他的课喊习惯了。)
  1.性感慵懒仙女主持×严谨冷淡古板教授
  内容标签: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苏煜妤、褚易修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chapter1
  阳城苏家老爷子八十大寿,苏家包了整栋星海楼为苏老爷子祝寿。
  苏老爷子苏宬(cheng)在商海里沉浮数十载,威望很高,当天来送寿礼的人络绎不绝。
  人人都挤在苏宬跟前说着吉祥话,反倒让苏家一些孙辈倒没了下脚地。
  苏煜妤躲着厅内热闹,踩着木质阶梯,下了楼。
  星海楼外一条街停满了豪车,两条街边种着数不清棵数的百年榕树,四月底,枝叶都舒展开了,绿油油的,透着静谧。
  苏煜妤挨着酒楼门口,耳边倒清净了些。
  堂弟苏洵跟了下来,他今年才三岁多点,穿了件浅灰色的小西装,柔顺的头发被伯母整理的一丝不苟,顺在脑后,黑珍珠似得眼睛滴溜溜地瞅着苏煜妤,奶声奶气地说了句,“堂姐真好看。”
  被小家伙的声音惊了下,低头瞥见是苏洵,嘴角带着笑,弯腰去捏他肥嘟嘟的脸颊,“阿洵刚才说什么呢?”
  苏洵又重复了遍,“堂姐好看!穿这件衣服尤其好看!”
  苏煜妤低头看了眼自己的衣服,因为苏爷爷寿诞,她穿了身红色的暗纹连衣裙,裙摆是很规矩的及膝长度。
  她平时不喜欢穿颜色鲜艳的衣服,每次被媒体拍到免不了又被放到网上被人吐槽一波。
  说穿衣有失分寸/不得体/卖r_ou_/想靠身体走红等等。
  衣服都很正经,只是网友戴了有色眼镜。
  话语让苏煜妤不舒服,但她一向不爱让陌生人左右她的情绪,也没理会,但是有一次网上骂的凶了,她母亲反倒哭着给她打了个电话,问她还好吗?
  叶知清只她一个女儿,从小到大宠着惯着,见网上那些言辞很犀利有不堪入目的诋毁,自然会心疼。
  怕以后苏母再为她委屈,从那往后,苏煜妤倒鲜少穿很鲜艳的衣服,日常工作录节目都是黑白灰浅色系。
  苏洵估计是第一次见到她穿红衣服,大眼睛一直盯着她看。
  他长的粉嫩嫩的,苏煜妤喜欢这种柔软的小孩,蹲下身指着街对面一买棉花糖的小摊贩,问他,“阿洵想吃棉花糖吗?”
  小男孩哪有不喜欢甜食的,注意力一下子被小摊贩木架上五颜六色的棉花糖勾住了,吞了下口水,但又想起他妈妈不让他吃太多甜食,犹豫了一会,稚嫩的童音很小地说,“想!阿洵想吃。”
  苏煜妤伸出小拇指,苏洵迅速用小肥手握住,“那堂姐带你去买。”
  这一整条街都被豪车堵着,只人行道还有间隙,小摊贩的车子就停在那里。
  苏煜妤让苏洵自己选了个颜色,摊主应了声,开了机器现做。
  丝丝淡绿色的糖丝吐出来,很快都裹在竹签上。
  摊主递给苏洵,苏煜妤拿手机要付钱,倒一下子才反应过来,她刚才下楼是图清净,包包手机都放在宴会厅的休息室了。
  摊主瞥她似乎没付钱的架势,脸色一僵,又说了遍价钱,“小姐,这个五块。”
  窘迫哎。
  苏煜妤想回宴会厅拿钱,但这个摊主不像是好说话的,她又不能单独把三岁的苏洵放在这里。
  无措之际,耳边传来一声异常低沉的男性嗓音,平稳又带着磨着耳朵的磁性,“我帮她付。”
  一双筋骨分明,五指修长的男人手掌伸了过来,递给摊主一张崭新的纸币。
  那小摊贩接过来,要找钱,身后男人又道,似乎轻咳了下,低声:“不用找了,买两个,另一个给这位小姐。”
  那小摊贩面带喜色又做了个粉色地棉花糖,递给苏煜妤。
  苏煜妤接过棉花糖才反应过来,要跟他道谢,一转身,一股清冽的味道涌入鼻息,苏煜无意识摸了下鼻子,才注意到男人很高,她穿着五厘米的高跟前额头才堪堪到男人鼻尖。
  她略抬了下眼,一双眼眸在瞥见男人五官,眼睫毛轻闪两下,又怔住了。
  男人面相很端正,两条剑眉有型锐利,眉骨微突,眼眸漆黑,如一滩潭水,寂静又深邃,鼻梁很挺,鼻骨略高,中间凸起一点,苏煜妤想如果摸上去,一定如触摸深山里鬼斧神工的岩石一般。男人长了张很薄的唇,都说薄唇代表着薄情薄性。
  苏煜妤睨了眼他碎发下的黑眸,莫名觉得,他一定跟薄情沾不上边。
  男人似乎是付了钱就打算走。
  苏洵见他走到车跟前,似乎要上车,忙扯了下发怔的苏煜妤,提醒道:“堂姐,那个叔叔要走了哎。”
  苏煜妤回过神来,挽了下耳边碎发,低头纠正苏洵,“阿洵,要叫哥哥。”
  苏洵觉得那个哥哥年纪有点点大,小奶嘴张着想反驳一句,但苏煜妤已经牵着他的手,往男人车跟前走过去。
  褚易修是跟着顾白来跟苏宬送寿礼的,顾白公司跟苏家有生意往来,苏宬寿辰这样的日子,顾白是肯定要来的,还要备份厚礼。
  但他最近感冒,让顾白给他递了句祝福语,搁下寿礼就打算回了。
  手刚握上车把手,一声清脆细软地“等一下”让他动作微顿,褚易修回头。
  是苏煜妤。
  她穿了件红色的裙子,乌黑柔顺的卷发堆在圆润地肩头,脸很小,一双眼睛却很大,里面像是藏着汪泉水,沉静又s-hi漉漉地,嘴唇上涂了红色的口红,唇红齿白地。
  褚易修手从车门上收回,低声问她,“还有什么事情吗?”
  这句话带着陌生人的疏离,苏煜妤听得出来,刚才见他要走,只想着要叫住他,等到人站到他跟前,她又想不到能跟他搭什么话,嘴巴微张,余光瞥见手上的棉花糖,暗自松了口气,说:“今天下谢谢你帮我付钱。”
  褚易修说,“没事。”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