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言情网-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520言情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现代言情 >

你老婆掉了 作者:六盲星

时间:2019-08-13 10:53标签: 甜文 都市情缘 婚恋
书名:你老婆掉了 作者:六盲星 婚姻是场赌注,鹿桑桑押注:段敬怀一辈子都不会喜欢上我。 文案一: 鹿桑桑英年早婚,嫁给了骨科的段医生。 段医生传统古板,顶着一张扑克脸,就知道教育人。 鹿桑桑,食不言寝不语。 鹿桑桑,病从口入祸从口出。 话出奇多的
  书名:你老婆掉了
  作者:六盲星
  婚姻是场赌注,鹿桑桑押注:段敬怀一辈子都不会喜欢上我。
  文案一:
  鹿桑桑英年早婚,嫁给了骨科的段医生。
  段医生传统古板,顶着一张扑克脸,就知道教育人。
  “鹿桑桑,食不言寝不语。”
  “鹿桑桑,病从口入祸从口出。”
  ……
  话出奇多的鹿桑桑被约束得苦不堪言——
  “夸你做饭好吃不行吗?”
  “不行。”
  “说你长得帅也不行?”
  “不行。”
  “好!那我再也不跟你说话了!行了吧!”
  段医生愣了下,眉头轻拧:“这更不行。”
  “?”
  文案二:
  鹿桑桑决定和段敬怀离婚那天,男方所有亲戚朋友都来挽留。唯段敬怀本人面不改色,手术照上,事业照做。
  众人皆叹,这真是一场男不欢女不爱的婚姻。
  可谁能想到去民政局的前一天,滴酒不沾的段医生竟在众人面前喝得酩酊大醉。
  他红着眼拉着他的妻子,反反复复只剩一句:桑桑,不离行不行?
  漫画大触&骨科医生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婚恋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鹿桑桑,段敬怀 ┃ 配角: ┃ 其它:
  作品简评:
  鹿桑桑和段敬怀因为一场意外定下婚约,成婚后,两人开始了一段外人眼里“男不欢女不爱”的婚姻生活。本是场利益婚姻,可在鹿桑桑提出离婚后,滴酒不沾的段敬怀竟突然喝得酩酊大醉,当着众人的面红眼求不离……
  这是一篇甜宠温馨的婚后文,行文流畅,文笔j-i,ng绝,将一对男女产生感情的过程描写得十分细腻,值得阅读。
 
 
第1章 
  入了秋,窗台外原本的绿荫已变了色,稀稀疏疏,一阵风吹来,黄透了的树叶就摇摇晃晃地往下掉。安静又浪漫,还颇雅致。
  然而,此时正在窗台里绘图的人却没有那种文艺的心情。一片黄叶掉在了她的手绘板上,被她粗暴地挥开了。
  烦躁的心情如同手机屏幕上不停催图稿的信息,此起彼伏,绵延不绝。
  笃笃——
  房门被人敲响,紧接着门就被人推了进来。
  “桑桑啊。”
  坐在书桌前的人头都没回,“我没说可以进来。”
  “啧,你这丫头……”保养得宜的中年妇女穿着高定的礼裙,小心翼翼地在她后面的床上坐下来,“哎哟哎哟,这一坐腰这绷得厉害。”
  鹿桑桑叹了口气,回头:“干嘛啊妈,没事就出去,我这还画着呢。”
  “画画画,画什么画啊,画画能当饭吃啊。”
  “巧了,我这还真能当饭吃。”
  “得了吧,画一个星期都还不够你买件衣服的。”钟清芬嫌弃之意溢于言表,“你先放下,妈跟你说说,诶听到没有,放下——”
  鹿桑桑自知拗不过她家这位皇太后,于是按压着脾气放下手绘板:“什么事。”
  钟清芬睨了她一眼,开口道,“昨儿听说敬怀他奶奶身体有恙去了医院,我和你爸这不有事缠身吗,所以啊,你下午去看望看望。”
  “奶奶生病了?”
  “你看看你,这都要我跟你说才知道,你还是不是人孙媳妇。”
  鹿桑桑吸了吸鼻子:“老实说,你不说我都要忘了。”
  钟清芬翻了个白眼:“你别再这跟我耍嘴皮子,晚点敬怀不是要到了吗,你到时候就跟他一块去。”
  “嗯?段敬怀回来了?”鹿桑桑这下是真惊讶了。
  钟清芬瞪了眼,感觉腰边的衣料要被眼前这不孝女给气崩了:“你看看你你看看你!鹿桑桑!你老公还是我老公啊?!啊?你能不能上点心!”
  鹿桑桑支着脑袋,不耐烦:“妈你别喊了,等会让外面人听到还以为我夫妻关系有多糟糕。”
  “难道不是?”
  鹿桑桑冷哼了声,随即又敷衍地摆摆手:“你别管……”
  “桑桑,这次敬怀回来你们可要好好处,你看你们结婚都半年了吧,你肚子什么声都没有,这可……”
  “结婚是半年,但一结婚他就去跟什么团队去了香港,我也半年没见他了好不好。”鹿桑桑嘴边擒着一抹笑,“妈,你让我肚子这会有声?这想法很绿。”
  钟清芬又给气到了,“你说什么呢你,我,我的意思是他现在也调回来工作了,你们得抓紧。”
  “噢好的啊。”鹿桑桑“诚恳”地点头,“我会的,所以您先出去吧,记得把门给我带上啊。”
  “我话还没说话呢——”
  鹿桑桑不肯听,回头,干净利落地戴上了耳机。
  又是生孩子,她才24。英年早婚就算了,还隔三差五被催生。
  烦。
  钟清芬见她这样也不好说什么,再加上外面丈夫的催促,她唠叨了几句后就出了鹿桑桑的房间。
  鹿桑桑在房间又画了一个多小时,终于把c-h-a画赶完发回了工作室。
  说起来她在娘家已经住了好一段时间了,本来是无所谓住多久,但现在段敬怀回来了,她如果还敢赖在家里,她妈非把她念死不可。
  于是她干净利落地收拾好行李,开走了车库里的一辆大G。
  鹿桑桑和段敬怀的婚房在市中心寸土寸金的地段上,当初买在这的原因只有一个,离段敬怀准备进的医院近。
  可谁能想到刚结完婚段敬怀就因为调岗进修去了香港,一走就是大半年。不过鹿桑桑对此是没有半分怨言的,甚至她非常高兴。
  自在啊。
  反正他不喜欢她,她对他感情也淡薄,两人能结合纯粹是从前那次意外和后来的利益纠缠。
  他们这种家庭出来的小孩对于婚姻看开得很,爱谁谁。
  ——
  将车子停在车库后,鹿桑桑一手拎着她的画画工具,一手拖着行李箱上楼了。
  按了密码锁,推门而进。
  屋里安安静静的,并没有什么人,但客厅中央放了个行李箱,上面托运条还没撕。
  想必他回来过了,只是没来得及收拾。
  鹿桑桑把自己的行李箱拉进衣帽间收拾好,出来后坐在了沙发上,给大半年没联系的老公发了个消息。
  【段医生,听说你回来了啊】
  几分钟后,那边回复了她一个【嗯】字。
  鹿桑桑冷哼了声,觉得这人冷淡得很。不过微信几秒后里又跳出一条消息,【抱歉,没及时通知你】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