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言情网-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520言情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现代言情 >

太太请复婚 作者:九月鸢尾(上)

时间:2019-10-09 09:49标签: 甜文
文案: 一场车祸醒来,司婳成了已婚人士,身背巨额欠款,失去了和人渣老公的恋爱记忆。 既来之则安之,司婳给自己定了两个目标: 第一:和人渣老公离婚 第二:把欠款还完,迎娶高富帅,走向人生巅峰 结婚三年,司婳决定和白璟结束婚姻关系 临走时,她朝他的办公
 文案:
  一场车祸醒来,司婳成了已婚人士,身背巨额欠款,失去了和人渣老公的恋爱记忆。
  既来之则安之,司婳给自己定了两个目标:
  第一:和人渣老公离婚
  第二:把欠款还完,迎娶高富帅,走向人生巅峰
  ————
  结婚三年,司婳决定和白璟结束婚姻关系
  临走时,她朝他的办公桌上丢下一纸离婚协议
  “白先生,恭喜你终于自由了。”
  “我再也不逼你,再也不爱你了。”
  后来,那人把红本本丢在她的床上:
  “白太太,这次我不会轻易放你走。”
  温馨提示:
  追妻骨灰盒
  轻松向,不虐女主,没有男二
  互联网行业相关,部分专业参考百科,会有错误,还请多多包容
  本文内容虚构,无原型,请勿带入
  内容标签: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司婳,白璟 ┃ 配角:作者微博:@-九月鸢尾- ┃ 其它:九月鸢尾甜文
 
 
第1章 
  “你说我这些年,到底喜欢了个什么样的混蛋。”
  “你一无所有的时候,是我陪在你身边,白璟,是我在陪着你。”
  司婳以为自己做了一个梦,梦里她终于如愿以偿,和白璟步入了婚礼的殿堂。可是脑海里画面一转,便又变成那天他坐在办公桌前的严肃鹰隼的模样:
  “你要离婚是吗?房子是我的,公司是我的。”
  “司婳,你什么都没有,只能选择净身出户。”
  窗外下着暴雨,不过五六点的时段,铅灰色的乌云压下来,压抑的人透不过气,梦境里的司婳早已不是十六岁那年的短发模样,她穿着一身素白色的衣服,在他凌厉的目光里,她颤抖着手从包里掏出另一份合同,从唇角挤出一丝微笑:
  “你原来,真是这样的人。”
  这是另一份离婚协议,她宁愿净身出户,也不稀罕他这些年白手起家拥有的一切。刚刚的那一份五五分协议,不过是想看看他对自己存着几分情谊,现在想来真是可笑,这样冷血的一个人,又怎么会对自己存着半分情谊?
  从此以后,他的房子里不会再有她的影子,他也终于可以和公司里另一位“白太太”名正言顺,光明正大。
  “恭喜你,我再也不逼你了,白璟。”
  这三年的丧偶式婚姻终于得以解脱,她难道不是应该高兴吗?
  身体上的疼痛在此时此刻变得无比清晰,好像有人拉住了自己的手,要将她拉进那个深渊。
  她挣扎着,却发现身体早已变得沉重又疲倦,眼皮如铅,怎么都睁不开。
  恍惚中,有一道光从她的视线里扫过,她听到耳边有人说话的声音:
  “还有呼吸,她还活着。”
  “快抬上车。”
  她轻轻叹了口气:
  如果一直能沉寂在新婚初夜的那个梦境里也好啊。
  ……
  ——
  “婳婳,婳婳。”
  沉寂在长眠世界里的司婳听到这个声音,睁开眼睛看了一眼,那双眼睛的主人马上笑了起来:
  “太好,你终于醒了。”
  她记得,眼前这位是她的好友秦棉,这丫头平r.ì里就打扮的格外成熟,今天的这身职业装扮相,哪里还有一个高中生的模样,司婳撑着身子坐起来,不忘记吐槽她:
  “棉花,你今天这打扮太过了啊,活脱脱像个少妇。”
  像个大姐姐一样吐槽完好友,司婳这才注意到自己齐肩的长发,她顺手摸了一把:
  “我什么时候接的头发?”
  她明明才瞒着妈妈偷偷剪了个帅气酷毙的儿子头,可不就是为了在女生群里独树一帜。
  秦棉已经在病房里守了她两天两夜,突然间听到她醒来说了那么一句话,她抬手在她面前晃晃,伸出一个手指头比了比:
  “你别吓我,婳婳,你不会成傻子了吧,你看看,这是几?”
  一个小时以后,司婳才弄明白发生了什么,她现在不是十八岁的高中生,而是已经大学毕业两年的社会青年,那晚和秦棉在酒吧里谈心的司婳,拒绝了好友要送她回家的请求,酒后驾车,在路上出了车祸,今天是她昏迷的第三天:
  “都怪我,我明明知道你心情不好,酒后喜欢乱来,应该护送你回去。”
  “我那天晚上为什么心情不好?”
  司婳记忆混乱,在秦棉的诉说下东拼西凑的怀念起她高中以后的事情,记忆里似乎总是有一个朦朦胧胧的影子,她闭上眼睛想了许久,才发觉大学以后的所有记忆都是混乱的。
  秦棉微微一愣,打量着她的眼睛,试探问道:
  “婳婳,你还记得白璟吗?”
  提起这人,司婳脸上的表情泛起些微微的粉红色,她像个怀ch.un的少女,点了点头:
  “我当然记得,我喜欢他。”
  秦棉看她脸上怀ch.un少女的模样,像个恨铁不成钢的老母亲,愤愤从座位上跳起来,刚刚冒出一句“你还喜欢……”结果下一刻便被打开门进来的人打断,司婳寻声望去,白色房间外涌进来的光亮里站了一个人,男人的身材被黑色西装衬托的修长笔挺,那琥珀色的眸子在金丝边框眼镜的衬托下更显得冷漠和疏离,看到她j.īng_神抖擞的坐在病床上,他微微一愣,将手从门把上收回来,问了一句:
  “醒了?”
  司婳看着他,青涩少年模样的那张脸渐渐和面前的人重合,少年的五官宛如雕刻,轮廓清晰。这张脸哪怕和回忆里那个高中时期的大学霸有些许出入,但这人的的确确就是一个成年版的学霸白璟。
  司婳有些不知所措,这个人既然会来医院探望她,至少说明这些年他们两个的关系一定相处的不错,也不知道这人结婚没有,她不知道怎么开口时,跟在白璟身边的助理杨明瑞叫了她一声“白太太”,这声称呼,让坐在病床上的司婳愣了许久,她看了看白璟,又指指自己:
  “白太太,你这是,在叫我?”
  看到白璟把目光落在自己身上,秦棉不得不把那些话咽回肚子里,站起来给白璟让了坐:
  “白总,婳婳她……”她指了指自己的脑子,看白璟听明白了,这才说道:
  “你们夫妻两好好聊聊。”
  司婳看秦棉似乎还有话想说,她刚刚想开口便被白璟一个手势打断,白璟借着送客的名义,把秦棉送到了电梯口,返回去时,跟在白璟身后的助理杨明瑞开了口:
  “白总,太太好像不记得和你结婚的事情了,那离婚协议……”杨明瑞的话被白璟一个眼神打断,他转身折回去时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
  “这事你要是忘不掉的话,我来帮你?”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