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言情网-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520言情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现代言情 >

重生后我被大奸臣宠上天 作者:薄月栖烟(下)

时间:2020-02-12 18:34标签: 甜文 重生 情有独钟 朝堂之上
第40章 毒药 三叔三叔 轩窗下的鹦鹉又在叫,叫的裴婠一颗心忽上忽下。 昨夜被萧惕送回,她一颗心便是慢慢悠悠d_ng在半空,半夜时分,更又梦见前世栖霞庄中一幕,可这回在梦里,她竟未能将萧惕救回来,当下便被惊醒。 裴婠现在想到前世所救竟是萧惕,仍有些如
第40章 毒药
  “三叔——三叔——”
  轩窗下的鹦鹉又在叫,叫的裴婠一颗心忽上忽下。
  昨夜被萧惕送回,她一颗心便是慢慢悠悠d_àng在半空,半夜时分,更又梦见前世栖霞庄中一幕,可这回在梦里,她竟未能将萧惕救回来,当下便被惊醒。
  裴婠现在想到前世所救竟是萧惕,仍有些如梦如幻之感,怎么就能这么巧!
  正想着,雪茶从外面走进来,“小姐,广安候府派人来了。”
  裴婠微讶,雪茶道,“是世子爷身边的小厮,说是请您过府看看,雪球病了。”
  裴婠顿时站起身来,“好端端怎病了?”
  裴婠心急起来,与元氏j_iao代一声便乘着马车往广安候府去,路上便在想,前世宋嘉泓没养多久雪球就没了,难道如今雪球也要没了不成?
  她心急火燎,等赶到广安候府便觉府中氛围不同寻常,既来了,便要先去给裴老夫人请安,然而到了寿禧堂,却得知裴老夫人病了。
  裴婠进内堂去看,果然见裴老夫人勒着抹额躺在榻上,神色颇为灰败。
  裴婠依偎在裴老夫人跟前,望着裴婠连声的叹气,不多时宋嘉泓过来,裴老夫人没多言的令裴婠去看雪球,等出了内堂,裴婠便问,“姑祖母因何而病?”
  宋嘉泓蹙眉,“因柳家的事,祖母本是不愿管,可父亲却私下帮了柳家,如今柳家贩卖私盐的事暂时被搁置下来,虽然铺子还封着,可人至少没事,再拖下去便有了转圜的余地,祖母生了一回气,便有些不适。”
  裴婠微惊,宋伯庸本是极听裴老夫人的话,这次却怎敢忤逆?
  宋嘉泓只得苦笑,柳氏用的那些手段,自然不好对裴婠明言,然而他不说,裴婠也猜到了一二分,裴婠心底冷笑,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宋伯庸让柳家有了缓口气的余地,那柳家就能挣扎着再活过来,裴婠心中一沉,先和宋嘉泓去了他的院子。
  一进暖阁,裴婠便见雪球趴在榻上,瞧见她只轻轻喵了一声,却连爬起来的力气都没了,裴婠颇为心疼,“怎忽然病了?”
  宋嘉泓叹气,“昨r.ì早上还好好的,晚上就不对了,本以为隔一晚上或许还好些,可今早上却连r_ou_糜都不吃了。”
  裴婠忙问,“可有懂治猫儿的大夫?”
  宋嘉泓摇头,“已派人去找过了,可这猫儿本就是金贵之物,京城中就这一只,别的会给牲畜看病的,也治不了他,早间来了两位,得知猫儿千金难求,便不敢下药。”
  裴婠轻抚雪球背脊,雪球蹭了蹭她掌心,叫声细弱至极,裴婠不由着急,难道雪球和前世一样无救了?
  “不吃东西,也不喝水了?”
  宋嘉泓点头,“连动的力气也无。”
  裴婠叹气,“不吃不喝,这般拖着也不是办法,还不知如何给它用药。”
  宋嘉泓也颇为心焦,裴婠抚着抚着,忽而眼底一亮,“它病的突然,想来不是本身得了病,会不会是吃错了东西?”
  宋嘉泓微讶,“它一般不会出这屋子,我这屋子里也没有它不能吃的。”
  裴婠摇头,“不一定,或许半夜会窜出去,在我那里就这样过,外面有什么动静或有什么飞蛾,它便会追出去。”
  宋嘉泓忙道,“那便极有可能了。”
  裴婠沉吟一瞬,“这样下去不行,不如死马当活马医,我曾在医书上看过一法,也不知对它有没有用。”
  宋嘉泓正束手无策,闻言当然不会拒绝,“尽可一试,再晚只怕来不及。”
  裴婠便道,“劳表哥拿皂角和盐给我,再备些烧开的水。”
  宋嘉泓忙吩咐下人准备,不多时便有下人准备齐全送来,裴婠将皂角剥开揉出皂液,兑在水中后又加了一撮盐粒,搅匀放凉,而后便要给雪球喂下去,“这是对牲畜吃错食物催吐的法子,也不知对它有无用处,我剂量放的极轻,若此法无用,只怕就当真无救了。”
  雪球娇贵,不比牛马,此法有些粗鲁,裴婠生怕救不了它反而害了它,奈何没旁的法子,只得一试,雪球无力挣扎,裴婠便硬着心肠灌了两盏,亦不敢多喂,而后便只能等着反应,可此时雪球仿佛更难受了,趴在榻上呜咽着,看得人心疼。
  等了一刻钟还无反应,裴婠急出满掌心的汗来,“遭了,看来是用错法子了——”
  猫儿本就惹人怜爱,此刻眼睁睁看着它痛苦,就更叫人揪心,宋嘉泓忙又安抚裴婠,正当裴婠以为雪球要药石无灵之际,却见它忽然爬起身来,身子一拱,呕出一大口污物来,裴婠和宋嘉泓皆是眼底一亮。
  连着呕了几口,等吐完了,雪球便又软趴在地,裴婠忙又取了温水来喂,雪球喝了半盏,趴在那里不动了,可听声息,却没先前那般弱,亦不再喵喵呜咽。
  裴婠松了口气,“呕出来便好了。”
  宋嘉泓命人来收拾雪球吐出来之物,裴婠便抱着雪球到了一边,眼看着吓人拿了巾帕去擦,裴婠忙道,“等一下!”
  她放下雪球,去看雪球吐出的是什么,宋嘉泓上前道,“脏的很,你不必管。”
  裴婠摇头,硬是去拨看了一番,却见里面除了猫毛和黄白之物中,又有一团未消化的棕褐色之物,裴婠分辨不出那是什么,亦无气味,当下只能作罢。
  等下人收拾干净,雪球总算恢复了几分,端来鱼r_ou_r_ou_糜,它亦舔了几口,裴婠大大的松了口气,“看来当真是吃错了东西,这几r.ì多喂水为好。”
  宋嘉泓亦心有余悸,“叫你过来是叫对了,我本想让你来看它最后一眼的。”
  裴婠蹙眉,前世雪球死后她才知道,而彼时众人亦不知雪球为何而死,可今r.ì她救活雪球倒也容易,那雪球到底吃了什么呢?
  照顾雪球半晌,又见它吃了些r_ou_糜裴婠才将它放下,此时已近午时,裴婠又去寿禧堂陪着裴老夫人用了午膳,用完午膳后,裴老夫人提醒宋嘉泓记得用药。
  宋嘉泓笑言不敢忘,裴婠想再看一眼雪球便告辞,便又同他一起去暖阁,路上裴婠问,“这几r.ì二表兄在做什么?”
  宋嘉泓道,“倒也没做什么,去书院修习,为ch.unr.ì科考做准备。”
  裴婠眉头紧皱,宋嘉彦非承嗣世子,要入仕途,只能被保举,而裴老夫人一心在宋嘉泓身上,宋嘉彦便生了走科举的路子,京城王公贵族家的子弟大都不学无术,有才学者也都被保举入仕,若宋嘉彦这般走科举与寒门一较高下者甚少,若中了,自然声名显赫,可若不中,也会沦为笑柄,前世的宋嘉彦在来年ch.un闱中中了进士,虽非头甲,可当时也让众人对其刮目相看,便是裴老夫人都爱重了他三分,自己父亲母亲亦对其颇为赏识。
  宋嘉彦有手段,够狠毒,亦知进取,前世能位极人臣并非意外。
  可这辈子,裴婠不想让他身居高位。
  裴婠问,“柳家的事有转圜余地,二表兄是否也在其间使力了?”
  宋嘉泓摇头,“倒和他无关。”微微一顿,宋嘉泓道,“是他母亲。”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