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言情网-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520言情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现代言情 >

重生后我被大奸臣宠上天 作者:薄月栖烟(上)

时间:2020-02-12 18:34标签: 甜文 重生 情有独钟 朝堂之上
文案: 裴婠出身长乐候府,姿容绝艳,娇媚无双。 可前世错嫁与人,竟落得个家破人亡的下
 文案:
  裴婠出身长乐候府,姿容绝艳,娇媚无双。
  可前世错嫁与人,竟落得个家破人亡的下场。
  重活一世,裴婠直接选择与忠国公府的私生子萧惕结为连理。
  众人都震惊她昏了头,可只有裴婠知道,萧惕心狠手辣j-ian佞无道。
  未来,他会成为皇城司权倾朝野的活阎王督主!
  **
  萧惕前世默默守护了裴婠半辈子。
  当他为裴婠报仇,屠尽她夫家满门之时,裴婠却已油尽灯枯,香消玉殒。
  重生回来,萧惕认了前世不屑认的亲,顶着众人鄙夷的私生子身份,将裴婠强娶在了自己身边。
  多年后,当初鄙夷他的人只配跪在他脚下。
  而他立于权柄之巅,予她无上荣宠。
  -双重生,伪权谋。
  -双C,苏甜文,HE。
  -背景架空乱炖,考据勿入,弃文勿告。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重生 甜文 朝堂之上
  搜索关键字:主角:裴婠,萧惕 ┃ 配角:接档文《仵作娇娘》作者专栏求预收~ ┃ 其它:
 
 
第1章 鬼眸
  盛夏时节,烈r.ì如炙。
  辛夷端着盛满冰的玉盆,疾步往兰泽院上房去。
  兰泽院是长乐候府大小姐裴婠的闺阁,院中兰C_ào馥郁,湘竹潇潇,更有两株西府海棠垂丝沁绿,葩吐丹朱,衬得院中凉意幽森,清雅寂静。
  进了屋子,如烟似霞的黼黻延至碧纱橱中,辛夷绕过槅扇,便见珠帘绣幕之下,一位面容憔悴,却仍挡不住冰雪天姿的少女正躺在窗前榻上。
  十r.ì前她家小姐出城往洛神湖游湖,却不小心掉进了湖中,如此便呛水病倒了,昏昏醒醒了两夜之后好转,这些r.ì子一直在休养。
  辛夷利落的放下冰盆,迟疑着道,“小姐,宋家表少爷又来了,说很是担心您,无论如何想见您一面——”
  裴婠微闭的眸子骤然睁开,一股与她年纪并不相符的肃杀露了端倪。
  “往后他来不必通传与我,拒了便是!”
  辛夷出内间让小丫头去传话,回来便和侍立一旁的雪茶无奈叹息。
  早年间,裴婠的姑祖母嫁给了老广安候宋穆庭,如今乃是候府掌家老夫人,素r.ì对裴婠宠爱颇多,因这姻亲,两家上下都走的极近。
  尤其宋氏二少爷宋嘉彦,从小跟在自家小姐身后关怀备至,往r.ì有个头疼脑热,宋二少爷都要r.ìr.ì来探,自家小姐也欣然允之,可如今自家小姐遭了落水之难,自从醒来,竟然连着八r.ì拒见宋家二少爷!
  裴婠没做解释,也实在无法解释。
  宋二少爷宋嘉彦,乃是她前世的夫君。
  她生于钟鸣鼎食的长乐候府,父亲裴敬原,领七万长宁军驻守宁州,乃是大楚肱骨,无论是家世还是品貌,她都可称冠绝京城。
  可前世的她,最后竟嫁给了广安候府庶出的宋嘉彦。
  宋嘉彦自小便对她关怀殷勤,她投桃报李自然也与之亲厚,可若只是如此,她并无下嫁之心。
  一切,似乎都是从兄长在青州战死开始的。
  那年兄长战死,父亲自宁州赶回,悲痛之余一场大病,当下便使得长乐候府摇摇欲坠,父亲母亲只有他们兄妹一双儿女,彼时连个支应门庭者都无。
  没了兄长,父亲母亲只想找个将她疼到骨子里的女婿,免得她将来受人欺负,若非之后宋嘉彦为了救她,能舍出命去,只怕父亲也不会将她嫁给他。
  可父亲母亲哪里知道,能让宋嘉彦舍命的不是她裴婠,而是裴氏的七万长宁军!
  她风光下嫁,婚后的宋嘉彦对她至多称得上相敬如宾。
  如此也就罢了,如果没有后来裴氏被栽赃获罪,父母族人冤死,她只怕永远不知宋嘉彦那温厚谦恭的面皮之下藏着怎样的狠毒心肠。
  裴氏家破人亡,宋嘉彦却掌了长宁军,斗倒上面的嫡兄成了广安候。
  想到这里,裴婠看向辛夷,“石竹有消息了吗?”
  辛夷忙摇头,“还没有,此去青州要七八r.ì,如今石竹只怕刚到。”
  裴婠蹙眉,眸子里溢满了担忧。
  也不知是否是上天垂怜,前世她和母亲是六月中旬得了兄长战死的消息,而她醒来正是五月二十五,算起来,一切都还来得及!
  醒来当夜她便派了最信任的近卫石竹往青州去,这辈子她不能让哥哥再战死!
  “夫人来啦——”
  随着这话,一位华服加身的中年妇人进了内间,正是裴婠的母亲,长乐候夫人元氏。
  裴婠立刻坐了起来,娇唤道,“母亲——”
  元氏已年近四十,因保养得宜,如今身段纤秾合度,姿容不减当年,走到近前一把将裴婠揽入怀中笑道,“病了一场倒粘人了,今r.ì可好些?”
  裴婠点头,有些贪恋的依偎在元氏怀里。
  元氏抚着裴婠娇嫩鲜妍的面颊,“你大病了一场,你哥哥在青州也多r.ì无消息,实在叫人挂心。”
  裴敬原虽然领七万长宁军驻守宁州,可为了不引圣上忌惮,裴敬原将长子裴琰放在了青州驻军之中历练,已有两年有余。
  三个月前,青州爆发民乱,起先不得朝廷重视,可没想到这番乱民来势汹汹,竟在两月之间便占了青州五处城池,见此,朝廷才着急起来。
  宫内御令急发,如今的青州正是战火最酣之时。
  虽然裴婠知道兄长有可能出意外,可元氏这么多年被长乐候宠着,x_ing子软和良善,裴婠只能悄做安排,并不敢明白告诉元氏。
  裴婠安慰了几句,元氏忽而道,“你和彦儿怎么了?”
  裴婠身子一僵,元氏又道,“他适才去给我请安,说他那r.ì不该去拜访岑夫子,应该陪你一起去游湖,不然你也不会出事,还说你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个生他的气,竟然连r.ì都不愿见他,婠婠,若真是如此,你可不当怪彦儿。”
  看着元氏关切的眼神,裴婠心底恨意又起。
  自己的母亲这般温柔慈爱,平r.ì里打雷都要害怕的她,在前世父亲被构陷冤杀之后,她却一头撞死在了长乐候府御赐的匾额之下——
  裴婠抓紧元氏的手,“母亲,女儿如此,乃是为了女儿的名声。”
  元氏纳罕,“出何事了?”
  裴婠吸了吸鼻子,看起来要哭了似的,“那r.ì游湖,忠义伯家的三姑娘问女儿,说女儿是否要嫁于彦表哥,还问彦表哥是否已是女儿入幕之宾……”
  元氏一脸震惊,“她怎敢问出这样的话?”
  裴婠委屈的道,“女儿也不知,女儿这些年虽和彦表哥亲厚,却只拿他当做兄长罢了,便是见面,也从无逾越之举,也不知那三姑娘怎嚼如此舌根?”
  元氏皱眉,忠义伯家出了当今皇后,在京城之中颇为跋扈,因此那三姑娘平r.ì里常口无遮拦,可一个世家贵族出来的小姑娘,哪里就敢凭空说这样的话?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