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言情网-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520言情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现代言情 >

你听风听雨,却不听我爱你 作者:一叶知秋(下)

时间:2020-02-14 12:24标签:
第57章 你姓杜 季烟听到云飞的话,急得不行,出什么事了? 听到她的问话,电话那边诡异的沉默了一会,才听到云飞的声音重新响起。 具体我也不知道,我现在一时回不去了,能不能麻烦您先回去照顾傅总?说到后面,云飞的语气变得有点小心翼翼,大概也知道他们
 
第57章 你姓杜
  季烟听到云飞的话,急得不行,“出什么事了?”
  听到她的问话,电话那边诡异的沉默了一会,才听到云飞的声音重新响起。
  “具体我也不知道,我现在一时回不去了,能不能麻烦您先回去照顾傅总?”说到后面,云飞的语气变得有点小心翼翼,大概也知道他们最近有点不愉快。否则,傅容兮也不会回虞城都不和她说一声。
  “我马上到机场了,等下就回去。在哪家医院?”
  明显听到云飞松了口气,听他报了医院的名字,又嘱咐她路上小心后,电话就挂断了。
  季烟催促司机快一点,然后给洛尘打电话,云飞说的医院名字,就是洛尘在的那家。两个人又是表兄弟的关系,傅容兮生病住院一般都会去他那里。
  电话很快接起来,季烟张口就问:“傅容兮怎么样?”
  连她自己都没注意到说话时语气有多急,倒是洛尘被她给震住了,但很快就反应过来,言简意赅:“腿骨折,头部轻伤。”
  顿了顿,洛尘又加了一句,“现在还没醒。”
  这下季烟更急了,好在司机已经将车停在了机场,季烟付了车费后,直接过了安检,距离飞机起飞还有10分钟,好在航班没有晚点。
  坐在飞机上后,季烟就开始闭目养神,直到飞机落到虞城后,季烟才醒过来。收拾好了东西,不知是不是错觉今天机场的人格外多,季烟拖着行李箱匆匆忙忙的,差点撞到了一个人。
  被他撞到的人,穿着黑色的风衣,领子立起来将他的脸遮了大半。季烟只看到他剑眉浓密此时正皱着,狭长的双眼里带着几分不满。
  季烟连忙道歉,“对不起。”
  心里惦记着傅容兮的伤,季烟也没等对面回应,拖着箱子就走了。
  等她走后,身后那人将领子放下来,盯着季烟的背影嘴角勾了勾,对身边的人说:“就是她么?”
  季烟出了机场也没停留,直接打车到了医院。
  洛尘看到她拖着行李过来的样子,剑眉微皱,“你这是从哪来?”
  他们去郓城的消息并没有和洛尘说过,洛尘本身工作也忙,自然没有功夫去关心他们去哪里。季烟没这么多功夫和他解释,开门见山的问他,“傅容兮呢?”
  洛尘收起疑问,“跟我来吧。”
  傅容兮被安排在顶楼的VIP病房,头上包了纱布,两条腿上都打了石膏,高高吊起来。
  包的跟个粽子似的。
  季烟怎么也没想到,昨天傅容兮在郓城还是个胜利者的模样,一回到虞城就成了这副模样。心疼的眼眶发红,咬了咬唇才将眼里的泪水逼回去,“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洛尘说:“前两天亲和雅苑总出事,他今天去看情况,从楼顶掉了水泥板下来,砸到了腿,头是摔伤的。”
  亲和雅苑的楼层不低,想到这么惊险的一幕,季烟闭了闭眼,心疼不已,那砸下来的力道该有多疼啊。
  但好在她还没有丧失基本的思考能力,亲和雅苑建成这么久了,没理由在傅容兮去看的时候,就碰巧掉水泥板下来,“是人为的吧?”
  这个可能x_ing云飞也不是没想过,但是,“我去查看过,没有证据证明是人为的。不过,我听说水泥板砸下来时,本来傅容兮是可以躲开的。”
  “然后呢?”
  为什么又没有躲开?
  “是被人拖了后腿,那个人是……”
  洛尘的话被病房的推门声打断了,听到响声两人抬起头看过去。
  门口站着一身长裙的女人,她见病房里还有其他人,明显愣了愣。季烟打量的目光看过去,她明显是j.īng_心打扮过的,长裙高跟鞋,脸上还画着j.īng_致的妆容,只是眼圈泛红,眼底满是自责和心虚。
  季烟打量她的同时,她也在打量季烟。季烟刚下飞机就过来了,看起来有点风尘仆仆的感觉。身上穿着长袖长裤,看着平庸无奇,但一张脸却格外让人惊艳。她就回去换了个衣服而已,没想到竟然有人抢先过来了,还拖着行李箱?还准备住在病房里贴身照顾不成?女人红唇紧咬,看向季烟的目光带了些敌意。
  而后看向洛尘,“洛医生,她是谁?”
  “我叫季烟,你又是谁?”
  季烟?杜薇觉得这个名字十分耳熟,但是一时却又想不起来在哪里听过。她皱着眉思索了一会,一时没有回答季烟的话。
  而一边的洛尘面露苦色,他本来是看傅容兮住院,季烟却半点消息也没有,对季烟有些怨怼。杜薇说什么是她害傅容兮受伤,毛遂自荐要来照顾傅容兮,他含糊其辞的答应了。
  没想到杜薇换身衣服的功夫,季烟就来了。现在他这不是变相的给傅容兮身边塞女人了吗?
  见杜薇没回答,洛尘帮她解释道:“她叫杜薇,是傅氏的员工。今天和容兮一起去那里,我和你说的……那个人就是她。”
  洛尘停顿的地方,季烟知道洛尘是不好当着杜薇的面说她拖了傅容兮的后腿。但知道害傅容兮住院的人竟然就是面前这个女人后,季烟的脸色顿时黑下来。
  上下打量了杜薇几眼,看的杜薇心虚更重。
  但很快压下心里的想法,摆出一副愧疚的模样,“的确是我不小心,连累了傅总,为了表示歉意,我会一直照顾他到出院的。”
  用照顾傅容兮来表示歉意?
  季烟挑眉看她,“你想怎么照顾?他现在可是昏迷不醒,腿脚不便。要洗澡换衣服,你都亲力亲为?”
  杜薇想到要帮傅容兮洗澡换衣服,脸上闪过可疑的红晕,眼底竟然还有些跃跃欲试。
  坚定的目光看向季烟:“我可以的。”
  “哈?”这么不要脸,季烟气笑了,“是不是在病房照顾完了,再照顾到床上去?”
  杜薇被拆穿,脸色一白,否认道:“我没有这个意思。”
  “没有?”季烟深吸一口气,锐利的目光看着她,“傅容兮还没结婚,你把一个未婚青年看光摸光,难道会不想要她负责?原来杜小姐这么大度,从不在意名声,今天受教了。”
  杜薇本来就打的是这个主意,傅容兮现在没醒过来,如果她贴身照顾,肯定是要做这些的。或者可以更过分一点,趁着他不防备的时候,和他做种那事情,等他醒来后,逼他负责任也不是不可以。
  但她怎么也没想到,光被面前这个人三言两语就说出了她的想法。
  “你胡说什么,我当然在乎自己的名声了。”
  嗯?竟然不否认前面的话,看来这人还真打着这个主意啊。季烟无奈的摇摇头,果然林子大了,什么鸟都能被吸引。她用同情的目光看了眼病床上的傅容兮,在转头看着杜薇。
  突然想到一个事,“你姓杜?你和杜婉娟什么关系?”
  杜薇一愣,倒是没否认,“她是我姑姑,你也认识她?”
  难怪了!怎么这一家子人都这么不要脸!季烟怒火中烧,一个杜婉娟,一个杜雪茹,现在又来个杜薇。她季烟这是造了什么孽,怎么总碰上杜家人作孽。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