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言情网-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言情书坊

当前位置: 主页 > 现代言情 >

第三者 作者:杳杳一言

时间:2021-02-21 15:18标签: 随身空间 打脸 都市异闻
文案:陆北尧车祸后被撞坏了脑子,醒来第一句就是“戚柯回来了吗?”他说他爱的人叫戚柯,他们从高中就在一起了,戚柯出国留学了,过阵子就应该回来了。趴在陆北尧病床前哭的死去活来,三天滴水未进的陆北尧
  文案:陆北尧车祸后被撞坏了脑子,醒来第一句就是“戚柯回来了吗?”
  他说他爱的人叫戚柯,他们从高中就在一起了,戚柯出国留学了,过阵子就应该回来了。
  趴在陆北尧病床前哭的死去活来,三天滴水未进的陆北尧的正牌男友——戚析,一脸懵逼。
  这个戚柯,谁啊?
    作品标签:近代现代,都市爱情,情投意合,虐恋,HE。
第1章 
  陆北尧回到家的时候,戚析已经做好了晚饭,正靠在沙发边上玩手机。
  蚬肉滑蛋、清炒包菜再加山药炖鸡汤。
  戚析好像比陆北尧自己更懂他的胃,每次烧的菜不管变什么花样都还是合他的口,陆北尧强迫自己移开视线,他清了清嗓子问戚析:“你多晚搬出去?”
  “不急。”戚析头也没抬回道。
  陆北尧脱了大衣,无可奈何地坐到沙发的另一头,“小柯就要回来了,要是他看到我和你住在一起,我怎么解释?”
  “先吃饭吧!”戚析放下手机,完全无视陆北尧的话,移步到餐厅。
  陆北尧大步追上来拉住戚析的胳膊,“你到底想怎么样?为什么要赖在我这,我和你真熟到这份子?”顿了顿,他又说道,“这样,我这两天帮你找房子,你这周末就搬过去吧。”
  戚析甩开陆北尧的手,抬头定定地看着陆北尧。
  戚析长得有些男生女相,是那种让人一眼就觉得秀气好看的样貌,眼睛偏圆眼角又下垂,下巴尖尖,皮肤又白,看着就弱不禁风招人疼。
  陆北尧不敢和他对视,他发现只要戚析一瞪他,他就条件反射地想把他揽怀里哄,他为自己的不争气感到羞耻,所以他把视线转到别的方向。
  戚析也没盯多久,他微不可见地叹了口气,蔫蔫地说道:“凭什么要我走,这房子我也出了钱的。”
  “你是说,我和你一起出钱买了这套房子?”
  “嗯。”
  陆北尧瞪大了眼睛,“不可能,我明明——”
  他话刚要说出口,突然又想到了什么,问道:“你不是gay?”
  戚析一口饭呛在嗓子里,连忙喝了口汤,他好不容易把饭顺下去,红着脸说:“我是啊。”
  “我和你都是gay,一起出钱买了套房子,还同居。”同居是显而易见的,这个房子里到处都是他和戚析共同居住的痕迹,因为从茶杯到床铺几乎全都是情侣用品。
  “这不可能,我明明有男朋友。”陆北尧的西装外套还没脱下来,他穿着一身笔挺的黑色西装,脸上却是稚童一样困惑的表情,显得很好笑。
  “我男朋友叫戚柯,他出国进修了,下个月哦不,还有十七天就要回来了,”陆北尧一个人自言自语道:“难道我劈腿了?”
  戚析哭笑不得,他站起来替陆北尧把外套脱了放在沙发边上,又拉着他坐到椅子上,帮他盛好鸡汤,拿好筷子。
  “你没劈腿,我也不是三,别瞎想了,饭菜都凉了快吃。”
  等陆北尧回过神来,他已经大快朵颐吃了半碗饭了。
  戚析安安静静坐在他对面,戚析饭量很小,吃菜也挑挑拣拣的,陆北尧不明白明明是戚析自己烧菜,为什么还要烧自己不喜欢的。
  他有很多都想不明白,比如他对戚析莫名的熟悉和亲近;比如他的男朋友叫戚柯,他保有全部和他的记忆,但却怎么也想不起来那人的脸;比如今天才知道的,他和面前的这个人一起买了套房子,还布置得像婚房一样温馨。
  自从他从车祸后醒来,一切都像铺上了一层薄膜,看不真切。
第2章 
  戚析在洗澡。
  陆北尧躺在自己的床上,脑中闪过很多少儿不宜的图片。
  戚析做饭时被围裙系带勾勒出的纤细的腰肢,戚析俯身时藏在衣领里的白皙皮肤,以及戚析又翘又圆的屁股。
  他好像揉过,亲过,抱过,甚至进入过。
  水声突然变得暧昧起来,陆北尧身体有些发热,他不可制止地想到更多。
  不,不可能,绝对不可能,即使车祸损伤了记忆,陆北尧也清楚的知道自己是一个不可能劈腿的男人,他不可能碰过戚析,他深爱他远在异国的爱人。
  他拿起床头的书,强迫自己集中注意力。
  没过几分钟,戚析洗完澡打开卫生间的门,果不其然,他又没穿睡衣,腰间裹了条浴巾就大咧咧走了出来。
  陆北尧先沉不住气,他故作淡定地提醒道:“我说,你明知咱俩取向一致,就不能注意一下自己的形象?”
  戚析擦头发的手停住,他笑着望了眼床上的人,突然跨步走到床前,拿下了陆北尧手里的书,他一条腿跪在床边往陆北尧身前凑,“我这形象怎么了?难道你对我有兴趣?”
  说着还把视线往陆北尧身下探。
  戚析身上的热气掺着沐浴露的清香,一股脑地涌进陆北尧的鼻子,陆北尧不由自主地从戚析修长的脖颈往下扫,看到了他的锁骨,再往下是两颗小小的红晕,再往下……诶?戚析的腰上竟然有一道浅浅的疤。
  戚析什么时候也受过伤?
  这让陆北尧的思绪瞬间回了神,他清清嗓子向旁边移了移,“我是有男朋友的人,请你自重。”
  戚析失笑,耸了耸肩从床上下来,“今晚我还睡客房?”
  “不然呢?”陆北尧完全不理解戚析问这个问题的意义,他不睡客房,难道睡主卧?和自己同床?
  话说他刚出院的那天,戚析就是躺在他的床上,陆北尧从浴室里出来,戚析已经抱着被褶睡的半熟了,陆北尧第一反应是觉得这画面熟悉,第二反应是惊悚。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