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言情网-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言情书坊

当前位置: 主页 > 现代言情 >

听说我不唱情歌[娱乐圈]——夜泊秦

时间:2021-02-22 13:58标签: 系统 因缘邂逅 打脸 破镜重圆
=================书名:听说我不唱情歌[娱乐圈]作者:夜泊秦文案:都说娱乐圈有两个怪人,一个偶像型摇滚歌手,一个创作型实力派,从没唱过情歌。靠这仅有的相似点,粉丝们
   =================
  书名:听说我不唱情歌[娱乐圈]
  作者:夜泊秦
  文案:
  都说娱乐圈有两个怪人,一个偶像型摇滚歌手,一个创作型实力派,从没唱过情歌。
  靠这仅有的相似点,粉丝们嗑CP吃糖全靠幻想。
  直到某个采访的时候,易州披着皮大衣对着镜头一脸坦然道:“最喜欢的男歌手?宗远。”
  后来,旁人做梦也没想到,这两位顶级流量歌手同台合作了,还是首情歌对唱。
  细心的粉丝们发现,一向恃才傲物的易州,在宗远从后台走出来的时候,悄咪咪地朝他走了几步,眼睛里有了光。
  ——————————
  宗远作为某档综艺的常驻嘉宾,第一期开机录制时,身边影帝的电话响了。
  只见影帝接起电话后,表情管理一度失败。
  旁人好奇:“老师听到什么了?”
  影帝的目光挪到宗远身上,一字一顿道:
  “易州跟我说,宗远还小,很单纯,你别欺负他!”
  面热心冷攻 x 面冷心热受
  易州 x 宗远
  ——————
  注:攻受七年前同台过,曾经相识。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破镜重圆 娱乐圈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易州;宗远 ┃ 配角:专栏《穿书成了废物魔尊》《阳间遇见阴差大人》 ┃ 其它:歌手
  一句话简介:高音王子与他的骑士
  立意:时隔七年,互相暗恋到坦白相爱
  ==================
 
 
第1章 易州巡回演唱会
  灯光摇曳,满耳的喧嚣声,身边所有的人都在跟着音乐节奏欢呼,狂躁地挥舞着双手,宗远坐在人群里,黑色口罩遮挡了他俊秀的脸,和周围格格不入的漆黑沉静的眸子,看着舞台的方向。
  舞台中央,那个穿着白色外套的男人手里捏着话筒,一手拖着话筒架,汗水浸湿了他的脖子,嘶吼完最后一个高音,在台下粉丝的尖叫声中,挪步到舞台前方坐下,抓了抓湿漉漉的头发。
  “还有最后一首歌了。”他手撑在地面上活动了几下脖子,虚倚着身子轻吐气息。
  台下的粉丝们吼叫着不舍,易州眯眼看着,嘴角噙着似有若无的笑意,歇息了十来秒后,他抬手将话筒抵到唇边,“《重启》,送给大家。”
  音乐声起,曲风焕然一新,在无际的安静中,渐渐传来轻柔的钢琴声,易州声音透过话筒,像是穿透云霄的天籁......
  易州自正式出道后,他的歌大多嚣张且带着血性,少有这么轻缓的曲调,宗远口罩下的嘴角微微上扬,平静的眼睛里终于有了丝丝别样情绪。
  一段歌词后,音乐声停歇,场上所有的灯光瞬间全部熄灭,在两万多人的屏气凝神中,蓦地又聚集到舞台中央,易州不知什么时候从地上爬了起来,正站在光里,无比耀眼。
  刚停止的音乐声骤然间响起,带着金属声的炸耳与张扬,覆盖般地吞噬向全场,易州微仰着下颌注视着台下疯狂的人群。
  当乐器的音调再上一个高度时,他的双手伸向身后,一把将帽子盖在头上,伴随着音乐的节奏开始舞动身躯,全场尖叫声不绝于耳。
  ......
  “远哥,还回公司吗?”宗远走出体育馆,身边抱着包小跑的白临问道。
  宗远偏头看了他一眼,淡淡反问:“回公司干嘛?”
  “齐哥还等着呢,他一个多小时前就让我叫您回去了。”白临怂着一张脸,比哭还难看。
  易州演唱会进行中途,看到齐高阳的来电时,他吓得快要心脏骤停了,可宗远却直接拿过手机挂掉了电话,他只能小心翼翼地回个模棱两可的信息去应付。
  齐高阳是宗远的经纪人,总是一副趾高气昂的样子,跟宗远常年气场不合,但毕竟是金牌经纪人,不是他这种小助理能叫板的。
  宗远没反应,自顾自朝前走,到车门前,他从口袋掏出钱包,抽出几张粉色人民币放进白临口袋,“你打车去公司,我回去了。”
  白临愣在原地,眼睁睁看着他坐上驾驶位。
  “对了,演唱会,保密。”宗远扣上安全带,扬长而去前留下这么一句。
  宗远的住所是公司安排的,地段不算差,保密性也很好。他对住没那么多苛刻的要求,所以在这一住就是好几年。
  进了门漆黑的一片,他打开灯,扯了扯自己的衣领,取下腕上的手表随手搁到一边,朝卧室里走去。
  衣服口袋里的演唱会门票被他对折,叠得整整齐齐,妥善地放到抽屉里。
  里面的东西不多,一枚失去光泽耳钉,一个泛黄的笔记本,还有他这次放进去的入场票。
  他没急着将抽屉合上,目光落在那个耳钉上,有些失神,半晌,他挪开视线,起身走到琴架前。
  修长的手指按下琴键,发出沉闷的声音,他闭上眼睛,十指游走在琴键上,弹奏出熟悉的旋律。
  那是易州今天演唱会最后一首歌的前奏,也是七年前他曾听过的旋律。
  只不过,七年前,这段旋律还没有名字。
  “重启……”他低声喃喃道。
  ……
  第二日早,宗远脚刚迈进公司,就收到了来自经纪人齐高阳的质问,“你昨晚去哪了?我让你回公司你不知道?”
  宗远面无表情地看了他一眼,朝着会议室走去,“有事?”
  “你这是什么态度!我是你的经纪人,让你回公司当然是有事情!”齐高阳跟在身边吼道。
  “昨天的日程没有这一项。”宗远不为他语调音量而作出反应,话里话外依然是平静无澜。
  齐高阳虽然对宗远的说话处事方式早就深有了解,可每次被他这么毫不在意地怼回来,依然难控制住心中的怒火。
  “日程没有你以为你就自由了?我告诉你,你卖给了公司,怎么安排你就得怎么听着!”
  宗远左手挪到上衣领口的纽扣处,慢慢解开了一颗:“陆兴言又兴风作浪了?你没人撒野了?”
  齐高阳气极,张嘴半天说不出一句话,眼眶里充斥着血丝。
  陆兴言是天元娱乐大老板力捧的小鲜肉,奈何捧了两年都没见什么太大的成效,常常蹭着宗远的光上上综艺刷存在感,拿不出像样的作品,观众不买票,靠刷脸?娱乐圈还缺长得好看的人吗?
  偏偏陆兴言这个人,表面上装着一副乖乖邻家男孩的样子,实际上肚子里揣的都是坏水,隔三差五吹吹枕头风,搅得齐高阳这个金牌经纪人的工作生活鸡犬不宁。
  齐高阳靠他上位博老板赏识,陆兴言借着齐高阳的手段不至于在这浑水圈子里沉下去,两个人也算是天造地设,各取所需。
  宗远却不去看他,进了会议室,拉开一张椅子,坐了下去,长腿随意搭着,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有事就打我电话,欺负白临有成就感?”
  “宗远!”齐高阳怒指着他的脸,在宗远吝啬地不愿施舍半个眼神的刺激下,生生吞回了那一口气,笑了,“易州的演唱会怎么样?”
  宗远瞥了他一眼,“我的歌压着不让发,别人的演唱会我也看不得了?”
  “易州七场世界巡回演唱会,你买了七张入场票,好不容易压缩工作赶上最后一场,很开心吧?”齐高阳头又往前伸了伸,脸上皮笑肉不笑的。
  宗远神色微动,微微闭眼,没答话。
  “你护着白临,你以为他又能对你几分忠心?”齐高阳终于等到他微不可见地变脸,得意了。
  宗远沉默了几秒,“忠心?我在乎吗?”
  齐高阳死死盯着他,想从他脸上找出半分的口是心非,却找不出一点端倪。
  他轻笑一声,手撑在桌面上,身子前倾,声音中透着阴冷,“你当然不在乎一个小助理,你对易州的心思,还没人知道吧?我警告你,你是个艺人,天元娱乐的艺人,别妄想跟华尚的人不清不楚,还是你想,拉着他一起沉下去,被人唾骂永远翻不起身?”
  宗远依然没什么表情,静静听他说完,“叫我来,为了说这些?是怕我被封杀,不能给你赚钱了吧!”
  齐高阳给他找完不痛快,心里舒坦了,对他的冷嘲热讽不往心里去,直起身子拍了拍双手不存在的灰尘,“我给你约了侯导,他下午在H市取景,订中午航班,跟侯导沟通完你晚上就直接飞B市,明天早上代言的拍摄地点在那。”
  宗远瞥了眼门口的位置,看见一个半藏着的身影,没多说话,“嗯”了一声后起身出去了。
  白临站在门口,手在口袋里捏着,一脸自责,看脸宗远走出来更加心慌。
  宗远像是没看见他一样,绕过去径自朝外走,白临急忙跟上去,出了公司大门,白临忙上前替他拉开车门。
  “远哥,对不起,昨天齐哥他……我没留神,就说出去了。”白临坐进驾驶位,回头冲他道。
  宗远闭着眼睛靠在软皮椅背上,昨晚睡得太晚,冷白色的皮肤显得格外苍白,“去机场。”
  白临看他疲倦的模样,还想说什么,却开不了口了,转过身默默启动车。
  宗远倒没怪他,演唱会是他自己去看的,易州是他自己喜欢的,不能指着别人去帮他保密。
  机场已经有好些粉丝闻讯赶来,举着手牌蹲在门口,车在不远处停下,宗远看了看腕上的时间,时间还算充裕。
  他抓了抓后脑勺被睡觉压扁的头发,戴上口罩推门下车,眼尖的人看到他的身影,呼喊他的名字,宗远冲他们微微颔首,有些意外今天的阵仗。
  宗远的粉丝大多随了他的性子,孤冷地很,知道他不喜欢闹腾,少有做出冲动举动的人,所以他一路走得还算顺畅。
  几十步以后,一个尖锐的声音叫道:“宗远,宗远能签个名吗?!”
  宗远偏头看了那个女生一眼,她个儿不高,正被一群人挡着,不停蹦跶跳脚。
  他朝着他的方向走过去,身边的白临忙挡在他身前,“远哥,还是去检票吧?”
  宗远径自走到那个女生面前,修长的手臂微伸,那女孩会意地将手上的照片和笔递给他,“背……背面,谢谢。”
  在周围粉丝们羡慕的唏嘘声中,他揭开笔盖,熟练地签上自己的名字。
  签过名,他将照片反过来看了眼,愣住了。
  这不是他的照片。
  照片里的人是,易州。
  宗远看向那个女孩,她好不容易挤到他的面前,有些羞涩地打量他。
  宗远装作没看照片,盖上笔盖,还给女孩。
  女孩接过一看,忙道歉,手伸进包里翻找,“对不起对不起,我拿错了,今天易州也会来机场,我特别喜欢你们,所以我准备了两张照片,刚刚没注意,真的对不起。”
  “没关系。”宗远又看了眼她紧紧拿在手里的照片,转身在白临的护送下进了机场。
  坐上飞机,他才后知后觉地想到,等会那个女生会找易州签在哪?
  不过那个女生挤都挤不过别人,想找易州要到签名,可能性也不大。
  作者有话要说:  如期开新文啦,希望宝宝们喜欢。
  专栏言情完结小甜饼《一觉睡着我成了猫》和言情电竞甜文《放开我的98k》了解一下 (-^v^-)
  明天就是高考的日子了,老秦在这里祝所有考生宝宝们高考顺利,前程似锦!
 
 
第2章 那是宗远,极地气候
  出了H市机场,齐高阳安排的车等在外面,宗远在飞机上短短地补了一觉,还没睡踏实,屁股又得挪地方。
  等会要见的是侯导,全名侯鸿志,拍了大半辈子的电影,年轻时候斥巨资拍了部电影,却因为题材原因不能播,积蓄掏空,可谓是倾家荡产,很多人以为他会放弃了,谁知道这人根本不服输,咬咬牙又挺了下来。
  现在的侯鸿志在电影界的地位稳稳当当,凡是他操刀的电影,部部精品,经他手捧起来的优秀演员不算少数。
  宗远这次来是为了探讨片尾曲的事情,他整了整自己的衣服,对着镜子打量了几眼,才正襟危坐等待车到达地点。
  剧组拍摄现在是室外取景,到处搭着棚子,宗远到地方给侯导发了个消息,没多久,一个工作人员过来敲了敲车窗。
  工作人员引着他到了一个简易的工棚下,侯导正坐在里面吹风扇,看见宗远过来,侯导笑着递了片西瓜给他,“这么热还跑一趟,热坏了吧,吃块西瓜。”
  宗远弯腰接过西瓜,不动声色地放回支起来的小桌子上,半点没嫌弃拍摄现场条件的简陋,干脆地坐在侯导身边的小板凳上,“还好,我不怕热。”
  侯导多看了他几眼,眼里的笑意更深了。
  宗远是娱乐圈里出了名的原创型歌手,虽然性子冷淡,但是和他合作过的人对他的评价都不低,当时提到自己手上这部电影的片尾曲还没定的时候,同行里就有好几个导演给他推荐了宗远。
  这边两人你一句我一句地聊着,不远处灌木丛后的大树下也坐着两个男人。
  魏琮还穿着戏服,随便铺了层白纸就地坐着,袒露着小腿,拿着剧组女演员的道具扇子不停扇风。
  易州给魏琮递了罐刚送来的冰镇碳酸饮料,魏琮看了眼没接,没好气道:“你怎么这么欠呢,知道我不能喝还拿这玩意来诱惑我。”
  易州唇角轻扬,自己拆了一罐仰头喝了几口,冰凉凉的顺着喉咙解了暑气,带着点流氓的口气嘲笑他,“你堂堂一个大影帝片酬那么高,牺牲点就牺牲点吧!”
  魏琮不听这话还好,一听更是一肚子气,“你赚得少了?”
  易州在歌手里的收入可谓是榜上有名的,氪金粉丝大把抓,人送外号:行走的印钞机。
  易州挑眉,半笑不笑地,“哪有人嫌钱多!”
  魏琮说不过他,接过助理递来的保温杯,跟他碰了个杯,“还没庆祝你巡演圆满举办,以茶代酒。”
  “抠抠搜搜的,给我庆贺连顿饭都不请,你这保温杯里泡的什么,枸杞?”易州嘴上怼着魏琮,手倒是实诚地回碰了一下。

  “我身强体壮,用不上养生,不过你天天灯红酒绿,该补肾了吧?”魏琮不甘示弱反问道。
  易州抿了抿唇,笑得不怀好意,“你对我的肾这么关心?想跟我发生点什么?”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