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言情网-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言情书坊

当前位置: 主页 > 现代言情 >

岁月知长夏——靡宝

时间:2021-02-22 13:58标签: 甜文 爽文 情有独钟
当前被收藏数:14359营养液数:10457文章积分:230,967,200《岁月知长夏》作者:靡宝文案:大伙儿都笑,林知夏给自己捡了一头狼。盛朗这家伙,碧绿的眼珠,一嘴儿的獠牙,

 

当前被收藏数:14359 营养液数:10457 文章积分:230,967,200
  《岁月知长夏》作者:靡宝
  文案:
  大伙儿都笑,林知夏给自己捡了一头狼。
  盛朗这家伙,碧绿的眼珠,一嘴儿的獠牙,平时阴恻恻不理人,疯起来却只有林知夏才能把他拉住。
  只有林知夏知道,这少年其实是只狗。一只霸道而又无比忠诚的狗。
  会寸步不离地守着自己,会在无人的时候把自己摁在爪下,用獠牙一寸一寸地咬着他的脖子,宣誓着对主人的占有权。
  “捡了我,就得负责我一辈子。”
  好吧。林知夏心想。
  自己的一生一世,也全交代在这个少年身上了。
  -
  傲娇学霸受 vs 超模狼狗攻
  -
  犬攻猫受。
  轻松甜宠,互相救赎,粗黑双箭头1vs1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业界精英 甜文 校园
  搜索关键字:主角:林知夏,盛朗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许你一生厮守
  立意:年轻人奋斗励志
 
 
第一卷:蝉鸣 
第1章 
  邓玉琪偷偷打量着身边的林知夏,一颗少女心在胸膛里跳得像有火燎似的。
  她没想过自己的运气能这么好,一进实验室,就分到了大名鼎鼎的林师兄手下做助理。
  东华大学生物系的明星教授,二十七岁的双料博士,专业里不知道多少学弟学妹都想结识的林知夏!
  更没想到,林知夏这么不上相,本人比网上看着要好看那么多倍。
  白皙清俊的眉眼,红润又棱角分明的唇,又因眉宇英气,身材修长挺拔,漂亮却没有丝毫女气。
  可惜林师兄并不太珍惜这一张脸,常年顶着一头有欠梳理的乱发,戴一副旧眼镜,洗得松垮垮的长袖T恤,趿着一双半旧的球鞋,还真是怎么舒服怎么来。
  今天因为有大人物要来给学校新建成的生物实验室剪彩,系上千叮咛万叮嘱要穿正装,林知夏才勉为其难地穿上了西装,还装模作样地系了一根歪脖子领带。
  敷衍归敷衍,雪白的衬衫配着黑色的长裤,衬得林知夏细腰长腿一览无余。
  这么好的身材,平时藏在T恤和牛仔裤里,真有几分明珠蒙尘。
  “紧张?”林知夏忽然扭头望过来。
  嗓音有些不可言状的慵懒,又很温润,听得人耳朵一阵舒服。
  邓玉琪一愣,有点不明所以。
  “盛朗呀。”林知夏笑,“你们女孩子不是都很喜欢他吗?一会儿就要见到他本人了,很高兴吧?”
  是了。今天要接待的贵客,就是当红巨星盛朗。
  运动员出身,国际超级男模,知名艺人。这几年又开发了自己的服装品牌,主攻年轻人市场,连锁店开遍高校附近……
  这样一位名人、实业家,还非常热心教育事业,前阵子一出手就向G大生物系捐赠了近千万的仪器。
  这一举动引起网络轰动,院系领导们感动得鸡血上头,特地大张旗鼓地举办一个答谢会。
  别说女同学们,就连男生们也都将自己捯饬得人模狗样的,对这位大明星兼金主翘首以盼。
  “我不是他的粉丝。”邓玉琪笑了笑,“林师兄很喜欢他?”
  “还行吧。”林知夏望着会议室里那一张马屁劲儿十足的海报,笑得有几分促狭,“长得挺好看的。”
  海报是学生们自己做的,充分体现了系里经费苦缺的现状。整张海报都透着PS初学者的勤学苦练,和朴素、喜庆的审美风格。
  海报正中间,一位英俊的男模特身穿精细的手工西装,做双手插裤袋状。
  男模神色淡漠,气场冷峻而疏离,模样确实毫无争议地俊美夺目。
  盛朗是中外合资产物,血混得恰到好处,既显得轮廓深邃精致,又不太像个假洋鬼子。
  唯有一双碧绿的眸子,像块剔透的冰种翡翠,是他血统的证明,以及个人宛如广告灯牌般的标志。
  “怎么有长得这么好看的男生?”一个女生在林知夏他们身后小声嘀咕,“你们看了他的Tom Ford广告了吗?身材和气质都好到爆,简直帅得我头晕!”
  “看得不多,也就七八十遍吧。”她身旁的女生附和,“艾玛那胸肌腹肌,那腰那腿儿……说起来,以前我只追爱豆。知道了盛朗后,我才学会欣赏超级男模的美貌。”
  “盛朗的盛世颜值至少是打遍大东亚无敌手吧?可惜他只上综艺,不拍戏。为什么大美人的演技总是那么尴尬?”
  “我们家‘郎君’不需要有演技,他只负责美貌如花就好了!”
  连一个男生都忍不住说:“这么帅,这么有钱,关键出手还这么大方。我也想要这样的金主爸爸!”
  “张师兄准备向大佬献上菊花吗?”
  “呸呸!太粗俗了!太不符合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了!”
  众人一阵嘻嘻哈哈。
  邓玉琪的心思却不在大明星身上。
  她挨着林知夏坐着,小心翼翼地试探:“听说师兄在东三环地铁口买了大房子。那边房价可贵了。你一个人住,还是和父母住?”
  “我父母都不在了。”林知夏说,“有个朋友和我一起住,不过他也不常回来。就我和老狼。”
  老狼是林知夏养的狗。纯种的中华田园犬,有些年纪了,所以由小狼升级成了老狼。
  林知夏是狗奴,把这条老狗当作宝贝疙瘩,手机屏保都是他和狗的合影。
  有才有貌,父母双亡,经济宽裕又有爱心。
  邓玉琪的心活得像春江水里的一尾鱼。
  “同住的是女性朋友?”
  “男朋友。”林知夏说。
  邓玉琪窃喜:“和哥们儿住一起,不方便和女朋友约会吧?”
  林知夏浅浅一笑:“没女朋友,就没什么不方便的。”
  门口一阵骚动,喧哗的人声夹杂着相机快门的咔嚓声涌了进来。
  一个高大的男子被众人簇拥着,大步流星地走进了会议室。
  一米八八的身高让盛朗同普通人在一起时,总有一种鹤立鸡群的感觉。顶级男模,容貌其实都是其次的,身段和气质才是他最为出众之处。
  只是一身端庄的海军蓝西装,并无任何搔首弄姿、挤眉弄眼之态。盛朗每迈一步,都稳健有力,仿佛落地有声。
  天生有一道光打在这男人身上,让人们的目光不看他都难。
  邓玉琪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
  盛朗走进来后,也不看迎接而来的院系领导,却是朝他们这里望了一眼。
  这男人在粉圈里有个绰号,叫“狼主”,据说因为那双碧绿的眼珠像夜里的狼眸。今日见了本人,发觉真是名不虚传。
  邓玉琪被这目光一扫,下意识打了个哆嗦,忍不住往林知夏身后缩了缩。
  “这位是我们生物学最年轻的教授,林知夏。”院系领导热情地介绍,“盛先生捐赠的很多仪器都对林教授的课题有极大的帮助!”
  林知夏施施然起身,上前和盛朗握手。
  “非常感谢盛先生对教育事业的支持。”林知夏将早就准备好的客套话倒背如流,“我和学生们一定不会辜负您的一片厚望。”
  客气是真的客气,却始终带着一丝慵懒,仿佛保留着一根坚硬的傲骨。
  “客气了,林教授。”盛朗莞尔,温和的笑容在唇角眉尾徐徐散开,“小小一点心意,能对科学事业作出贡献,尤其是能帮助到您,也是我的荣幸。”
  这男人真是无一不诱人,连嗓音都是标准的“低音炮”,淳厚而带着其到好处的沙哑,轰得年轻学生们一腔热血上了头。
  连邓玉琪听了都一阵面红心跳。
  她以前一直只喜欢林知夏这种温润如玉、才华横溢的男人。今天亲眼见了盛朗,也不得不承认这男人实在太有雄性魅力,难怪连男同学们都有些倾倒。
  林知夏今日受系领导所托,是招待盛朗的主力军。他陪同着盛朗参观实验室,一路细心地讲解。
  只可惜有些对牛弹琴。一看盛朗一脸茫然地盯着林知夏看的样子,就知道那些专业术语他一个字都听不懂。
  可也因为皮相实在太好,茫然的神情落在女孩子们眼中,还得了一个“萌萌哒”的评价。
  “帅哥无知叫萌,丑男无知叫啥?”
  “就是丑而已。丑男不配拥有更多的形容词!”
  女孩子们又是一阵咕咕低笑。
  “盛朗气质真好,标准贵公子。”
  “其实他出身很不好,小时候家里很穷,跟着外婆长大的。”
  “那能有今天成就,一定吃了不少苦……”
  邓玉琪有些不屑。
  林知夏听说出身也不大好,是靠奖学金一路读出来的,他比盛朗还多了一颗聪明的脑子呢。
  不过这盛朗的随和亲切很是出乎学生们所料。参观完了实验室,盛朗又还邀请林知夏和学生们一起吃晚饭。
  本地最顶级的一家日料店里,盛朗开了一个大包厢,请这十来名师生吃神户肥牛。
  店老板是盛朗的朋友,亲自出来给他们做牛肉,刀铲耍得眼花缭乱。
  学生们将盛朗围成了一朵牡丹花,林知夏坐在一旁,安安静静地喝着酒。
  林知夏喜欢甜食,这是邓玉琪这几天观察后总结出的一条。所以酸酸甜甜的日式梅酒很得林知夏青睐。
  同学们忙着找盛朗签名合影的时候,邓玉琪寸步不离地守在林知夏身边,给他斟酒夹菜。
  “别管我了。你也去和他们玩吧。”林知夏有些不好意思。
  “没事的。”邓玉琪温婉地笑,“我不是盛朗的粉丝,不用去凑热闹。师兄你今天辛苦了,光喝酒怎么行?要不要给你叫一份乌冬面?”
  “不用。”林知夏笑,“邓师妹这么温柔体贴,将来谁做了你男朋友,都要享福了。”
  邓玉琪俏丽的脸颊上浮着薄红,看着林知夏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这梅酒度数不高,也不知道林知夏酒量如何。但是他肯定不能开车回家了,自己正好可以给他做代驾……
  “林老师,我来敬你一杯。”盛朗端着酒杯走过来,脚下一绊,半杯酒都浇在了邓玉琪的头上。
  邓玉琪:“……”
  等邓玉琪气急败坏地在卫生间里把自己收拾好出来,包厢里的人已走了大半。
  “林师兄?他刚刚走。”王师兄说,“他说他会叫代驾,让我们不用管他……”
  邓玉琪的手袋里,响起了一道陌生的铃声。
  邓玉琪一头雾水,从手袋里掏出了一只手机。
  手机的屏保是林知夏和一条黄毛土狗,这正是林知夏的手机。可它怎么落到了自己的包里?
  铃声响个不停,来电显示是“狼狗”两个字。可不等邓玉琪接通,对方就挂断了。
  不过也没关系。邓玉琪今天是坐着林知夏的车来的,记得他停车的位置。他要是才离开,应该还没走远。
  于是邓玉琪直奔负三楼的停车场。
  林知夏开的是一辆白色的奔驰越野。看不出他这么斯文的人,却爱开越野车这种大块头。
  商场的地下车库设施很好,灯照得塑胶地板折射着明晃晃的光。只是已到快打烊的时候,三楼十分僻静,邓玉琪一路走来都没碰到人。
  林知夏的那一辆白色的大奔就停在记忆中的位置,邓玉琪加快了脚步。
  越走越近,邓玉琪停了下来。
  车在摇晃。
  并不剧烈,却也足够明显。
  这么大的车,里面在发生什么事,才会发出这种有节奏的摇晃?
  邓玉琪是学生物的,也有二十来岁了,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小孩子了。
  她的头皮一阵火辣辣,一股混杂着妒意的怒火直冲头顶。
  是谁?是哪个师姐钻了空子?
  邓玉琪飞速排查着今天宴会上的女生。
  爱慕林知夏的学生和教师并不少,师姐师妹都有,羞怯的大胆的俱全。但是林知夏一直做正人君子状,对谁都客客气气,从不逾越那条线。
  况且,林师兄那样的人,如朗月清风一般,他会直接在车上……他怎么会?
  邓玉琪咬着唇,明知道自己该走开,却反而忍不住朝大奔慢慢走过去。
  车晃得更厉害了,昭示着里面的疯狂。
  后座车窗降下半掌宽的缝,粗重的喘息声从里面飘出来,被停车场嗡嗡的通风声掩了大半,却也足够让邓玉琪听清楚。
  “嗯……轻点……”
  沙哑而婉转,低沉而慵懒——这是林知夏的嗓音。
  猝不及防听到爱慕的男人发出这么魅惑的声音,邓玉琪脸颊火辣辣地烧着,又觉得有点不对劲。
  到底是哪个师姐那么厉害,让林师兄都招架不住?
  还是说林师兄居然喜欢泼辣的女人?
  林知夏断断续续的声音随着车的阵阵摇晃飘了出来,嗓子心儿里含着一股令人面红耳赤的欢愉。
  邓玉琪只想捂住耳朵。
  那么清冷高洁的师兄,怎么会发出这样的声音……实在太……
  车忽然一震,传出一个巴掌声。
  “叫你轻点,畜生!”
  邓玉琪从没听过林知夏这样的语气。
  又媚又辣,又甜腻腻的,就像刚才酒席上喝的梅子酒,又酸又甜,酒劲冲鼻。


  紧接着,车窗里传出一个男人浑厚的笑声。
  “我就是你的狗,不是畜生是什么?”
  邓玉琪被一道雷自天灵盖灌入,一直劈到脚后跟,只觉得半边身子都飞灰湮灭了。
  那淳厚得能在耳道里产生共鸣的声音,邓玉琪这一天听了许多次,已相当耳熟。
  是盛朗!
  车里另外一个人,不是什么泼辣的师姐,更不是娇俏的师妹,而是盛朗!
  那个光芒万丈,大名鼎鼎的巨星,此刻正和她的林师兄在车里……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