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言情网-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520言情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玄幻奇幻 >

不直播,就上天+番外 作者:痴嗔本真(下)

时间:2019-06-30 14:48标签: 甜文 灵异神怪 直播 都市异闻
第139章 在线装酷第一百三十九 在线装酷第一百三十九天你中有我, 我中有你, 血r_ou_砸泥 温雅是梅亭芳杀的, 但是杀死金总冠的,却未必是温雅的鬼魂。 温雅的执念在孩子身上。 先前方拾一总是在那个婴儿的身上, 感觉到一丝若有若无的抵力,很微弱,甚至可以说
第139章 在线装酷第一百三十九
  在线装酷第一百三十九天·你中有我, 我中有你, 血r_ou_砸泥
  温雅是梅亭芳杀的, 但是杀死金总冠的,却未必是温雅的鬼魂。
  温雅的执念在孩子身上。
  先前方拾一总是在那个婴儿的身上, 感觉到一丝若有若无的抵力,很微弱,甚至可以说是不堪一击, 但是并没有因为惧怕他而撤离。
  现在想来, 那股抵力应该就是温雅了。
  温雅的执念系在小鬼身上, 便只会跟随着那只婴儿小鬼。
  而婴儿小鬼的行动范围, 又只能被困在曾经有过它生活痕迹的地方——温雅的旧房子,和梅亭芳的家, 而水族馆, 那只小鬼没法过去, 那么温雅也不可能过去。
  也就是说,杀害水族馆馆长的, 另有其“鬼”。
  方拾一微眯缝起眼睛,但也没有反驳梅亭芳的猜测,他和应辞对视了眼, 低声说道:“六年前水族馆的那个案子, 死者的男友也是出轨劈腿, 对爱情不忠, 在争执中错手杀死死者。”
  “对爱情不忠的男人,被背叛的女人, 死在同一处的水族箱里。”应辞微微颔首,“听起来很符合执念过重、将自己当成审判者的鬼魂特征。”
  “我们是在讨论另一个案子?”楚歌见方拾一和应辞两人轻声咬耳朵,好奇地凑过来,问了一声。
  梅亭芳坐在窗户边,被秦浩不放心地拽着胳膊,听不清方拾一他们到底在说什么,但她也没心思去听,她面色苍白地吹着夜风,看起来有些浑浑噩噩。
  ——她的一生最重要的是她的丈夫、她的家庭,现在都毁了,她好像也就没什么特别执着的东西了。
  方拾一看了眼楚歌,微点头道:“之前查到六年前的那宗案子,死者的尸体是被如何处理的?还有印象吗?”
  楚歌闻言说道,“现在的尸体不都是火化的么?你是想问她被葬在了哪儿?”
  “被火化的么……”方拾一微锁眉头。
  大部分鬼魂尚存人世,一来是因为尸首还在,被土葬又或是还没被发现,二来则是留下了能够羁留死者亡魂的物件,大多是具有象征代表意义的特殊物件,三来便是执念深重,而这第三类亡魂,通常都化作了厉鬼,最难应付。
  像应队这样有职能在身的,天赋技能就是送灵入地府,覆手一收就能把它们送走,但这也得是在对方肯现身的时候才有用。
  而水族箱里的那只,看她时隔六年才j-i,ng准下手,显然是一个只对特定目标下手、有原则的刽子鬼,平时不轻易现身,那么应辞也拿它没什么办法。
  这时候就只能从别的方向入手了——尸体没被火化的话,最方便,找到土葬起来的尸体,盐能克鬼,撒上一些,浇上助燃的汽油,一把火就能把滞留在人间的亡灵送走;
  已经被火化却还留在人间的鬼就比较麻烦,还得j-i,ng准找到羁留灵魂的特殊物品,然后同样撒盐浇油,一把火将其送走。
  这会儿就遇见比较麻烦的情况了,方拾一对六年前那件案子的死者毫不了解,更别说找到一件可能寄放亡灵的特别物件了。
  “有点麻烦……”方拾一小声嘀咕。
  楚歌反应了几秒,才跟上方拾一的思路,他想了想说道:“之前不是说,温雅去水族馆找过馆长几次,闹过么?应该就是这样才让那只鬼锁定住了目标,发现馆长是个背信弃义的男人,于是它才出现。”
  方拾一听着楚歌说的,点了点头,“没错。”
  “那就简单了,让大姐头和和尚扮演一对情侣呗,和尚就委屈一点,当个渣男,让大姐头指着鼻子骂一顿打一顿,引起那只鬼的注意就好。我们引蛇出洞,再让老大把它给收了。”楚歌安排得明明白白。
  “为什么是我当渣男,不是你?”秦浩郁闷。
  “我胆子小啊。”楚歌理直气壮。
  秦浩:“……”
  “你不做编导,真是娱乐圈的一大损失。”秦浩斜眼看他。
  楚歌嘿嘿一笑。
  “你们在说什么?”梅亭芳皱着眉,楚歌说话并没有避开她,她听着听着,觉出不对劲来,似乎他们在说的是另一个……?
  她出声问道:“你们要找的,不是温雅?”
  楚歌顿了顿,看向小法医。
  方拾一调出六年前受害者生前的照片,问道:“照片上的这个人,你知道吗?”
  梅亭芳看了看,眼里闪过一丝茫然:“好像在哪儿见过……有些眼熟。”
  “她是六年前死在水族馆中的一名潜水游客。”方拾一说道。
  梅亭芳闻言下意识“啊”了声,她蓦地拿过手机仔细看了看,点了点头道,“难怪觉得她眼熟……以前水族馆有很多水下观赏性项目,她虽然不是我们的签约员工,但常常会来帮忙,就像特邀嘉宾一样。”
  “到现在水族馆的陈列墙上,都挂着往期的活动合影,应该还有她的一些照片。”梅亭芳说道。
  “……她?难道有问题?”梅亭芳看向方拾一,有些愣愣。
  她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是她害死我丈夫的?”
  她话音刚落,忽然酒店房间的墙壁里传出重重的“咚”的一声,像是什么重物在里头狠狠一撞,屋里的灯都像是被这一撞,撞得有些电路失灵。
  头顶的光闪烁了两下,忽明忽灭地映出梅亭芳惊恐万分的脸。
  顺着梅亭芳的视线往对面墙壁看去,只见原先贴着富丽墙纸的光滑墙面,竟渐渐皲裂开来,一道道细纹快速又无声地在墙面蔓延。
  无数道细纹,在所有人的注目下,渐渐扭成了一张裂开的婴儿笑脸。
  方拾一和应辞微怔,下一秒,就见墙面上的那张笑脸蓦地裂成两半,墙纸扑簌簌地散落一地,有意识般地缠上应辞和方拾一的双脚。
  “啊啊啊啊啊啊——”馆长夫人顿时尖叫起来,她整个人死死抵着椅子,脖子却是不自然地往上仰起,她两手紧紧抓住椅子把手,像是在和什么东西抵抗。
  秦浩本要上前一步帮忙,却听见梅亭芳的尖叫,下意识看向她,就见她眼睛瞪得极大,整个人几乎要从椅子上弹起来。
  他只当对方受到了惊吓,却没发现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我靠!”楚歌稍慢一拍,扭头一看,顿时原地一蹦跶,跳到几步外,寒毛都立起来了。
  他看见那只小鬼爬到天花板上,胀紫肿大的圆脑袋朝下,倒挂下来,嘴角拧成不正常的弧度笑着,两只青紫色的小手拽住梅亭芳的脖子,正朝上拔。
  太狡猾了吧!楚歌摸着胸口,闷闷不乐地想着,墙面那儿吓着他的大场面居然只是个障眼法,真主原来在这儿。
  就在秦浩还没反应过来的档口,被墙纸缠住的方拾一和应队两人已经三两下挣开。
  应辞借桌上茶几,脚下用力一蹬,凌空越过,一手引煞雷,一手掌中黑洞隐现,浪涛与电光在掌中黑洞隐约掀起滔天阵势。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