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言情网-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520言情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玄幻奇幻 >

落难龙女发家史 作者:丢不掉的苹果(下)

时间:2019-08-13 10:22标签: 爽文 种田文 仙侠修真 东方玄幻
第71章 第 71 章 宁静的海岛上飘起了阵阵炊烟, 隔着老远都能看见。一艘披着金色夕阳的渔船由远及近, 缓缓的停靠下来。 今日收成不错, 下来的几个人疲惫的脸上都还带着笑意。不过收拾到最后下来的燕乔脸色就没那么好了。 他在担心女儿。 虽然小丫回来说, 福宝
第71章 第 71 章
  宁静的海岛上飘起了阵阵炊烟, 隔着老远都能看见。一艘披着金色夕阳的渔船由远及近, 缓缓的停靠下来。
  今日收成不错, 下来的几个人疲惫的脸上都还带着笑意。不过收拾到最后下来的燕乔脸色就没那么好了。
  他在担心女儿。
  虽然小丫回来说, 福宝只是寻到了机缘闭关突破去了,但他总觉得没那么简单。加上外头传得沸沸扬扬的珍珠岛被劫事件,他就更担心了。
  而且小丫每天早出晚归的,也像是在找什么。
  燕乔实在是没法高兴起来。
  “爹!!”
  随着一声熟悉的呼唤, 一个青衣小人儿飞快的朝他冲了过来。燕乔下意识的伸手一抱。
  “宝儿?!”
  “我好想你啊爹,这次回来我就不走啦,开不开心?”
  燕乔自然是开心的, 开心的都飙眼泪了。回过神他把怀里的女儿放了下来,目光慈爱又复杂。
  “宝儿都成大姑娘了。”
  再也不能像小时候那样亲亲抱抱举高高了。好像一下子便有了隔阂,但他潜意识里却觉得父女之间不该是这样的。
  燕宁是不知道她爹这番老父亲思想了,她是从来没想过有什么避讳的。直接又挽上她爹的胳膊。想当年她都几万岁了还时时缠着爹娘的龙身到处晃荡呢。
  “爹,看到我回来不高兴吗?”
  “高兴, 当然高兴了。”
  燕乔一扫之前的愁色,眼都亮了几分。
  “不走了也好,这些年你不在家, 我总担心你被人欺负。”
  “怎么可能, 你女儿我可是很厉害的!”
  父女两一路说说笑笑的回了燕安的院子。这会儿饭菜都已经是煮好了的。
  因着月盈平时也是差不多这个时间就回来, 所以大家都决定等上一等。哪想,等了快一个时辰, 人也没有回来。
  于是只能给她留了饭菜, 不等她了。
  一顿饭燕宁吃的有些心不在焉, 既然平时这个时间月盈都回来了,那今天为什么没有回来呢。
  她把小蛟悄悄的放了出去,让它出海去找找。
  一个时辰后,小蛟回来了。
  原来是月盈在回来的路上突破了,就近找了个荒岛在稳固修为。燕宁不放心,吃过饭和家里人说了一声便带着小蛟去找月盈了。
  从小蛟回来再到燕宁找上岛,也不过一个时辰的功夫,可就这么一会儿,月盈却不见了踪影。
  而那头大白鲨被一道剑气伤在了要害,搁浅在沙滩上,已是出气多,进气少……
  燕宁将它收进了九宫戒的灵池里,又给它喂了一株治伤的灵药。剩下的便只能靠它自己了。
  小蛟围着荒岛转了一圈后,回来无奈的摇摇头。
  “带走月盈的人应该是有备而来的,海岛周围都被撒了药粉,完全追踪不到月盈的气息。”
  燕宁:“……”
  这就麻烦了。
  看大白鲨身上那伤,来人应当是个修为高深的剑修。他能对大白鲨下此狠手,那对月盈绝对不会抱有什么善意。
  好在,他没有当场了结了月盈的性命,那月盈暂时应该是无性命之忧的。
  自己还有时间找到他,救出月盈!
  小蛟的速度远没有燕宁的快,她这下也顾不得尾巴丑不丑了,直接化了龙尾入海。
  下海前她先写了一封信让小蛟送回了岛上,大概意思就是说自己和月盈发生了一处秘境,要进去寻宝。
  燕乔看到了,虽是不舍,却也明白女儿既然已是成了修士就不会平平凡凡的过一生,早有心理准备。只能在心里默默念叨着她能早些寻完宝早些回来。
  此时的燕宁已经游出了老远,因为那些药粉的干扰,她根本就没有一丝方向。但小蛟走的时候月盈还是好好的,前后也不过一个半时辰,又是在海上,那人就算是抓了月盈也不会走多远。
  重点排查这附近的船只,和荒岛。只要她速度够快,应该是能找到月盈的。
  燕宁叹了一口气,全速朝着前面不远的荒岛游去。
  因为那人手上有掩盖气息的东西,所以她不能仅靠神识去查探。那样虽快,却很容易漏掉。
  一转眼三个时辰过去,一座座荒岛和船只检查下来,燕宁毫无所获。小蛟也是,连个可疑的人都没有发现。
  “怎么可能呢?难不成他还能长着翅膀飞了不成?”
  找懵了的燕宁忘了,这个世上,有一种法宝,它就是可以飞的……
  月盈是在即将突破之际被人打晕抓走的。
  等她一醒来就发现,体内灵力紊乱有走火入魔的迹象,当下也顾不得为何会身在牢笼,直接盘膝坐下开始运功。
  好容易梳理好体内的灵气,再睁眼,天也亮了。
  关着她的看似是一个木笼,却牢不可破,以她现在的修为使出全力也没有法子破开一丝一毫,可见不凡。
  到底是谁抓的她?
  把她关在这里,是为了什么?
  “大白?大白?”
  月盈在脑子里唤了好多遍,没有一点回应。不是距离太远,那就是大白受了重伤。
  所以,没人能帮她传信,也没人能来救她了。
  她倒是想自己逃,可她连个笼子都出不去,怎么逃?
  “哟,这么快,就认命了?”
  月盈猛一回头,看到笼边竟然倚着一个白衣女人,心中顿时警铃大作,这女人进来的悄无声息,她居然都没有一点感觉!
  “你是谁?为什么要抓我?”
  “我啊,我是你惹不起的人,你可以叫我云碧月。至于为什么抓你,你自己想咯。”
  这个叫云碧月的女人,眉目温柔,说出来的话却是y-in冷的很。月盈根本不记得自己有得罪过这样一个女人。
  最近她都在忙着到处找阿姐,几乎都是在海上晃荡都没怎么上过岸。除了打听消息的时候找了几次沈瑞阳。
  沈瑞阳??!
  月盈脑子里瞬间飞过了什么。
  “因为沈瑞阳?”
  “啧,还挺有自知自明的。”
  月盈皱眉不解道:“你跟他有仇吗?”
  有仇抓她做什么?
  “我和他没有仇……”
  只有爱。
  但是那个男人却从来不肯多看她一眼。
  这让云碧月每每想起都觉得心中犹如被万千针扎般的疼痛。明明自己就是最适合他的人,他却说什么都不肯应下婚事,非说自己是有未婚妻的。后来干脆就放话说终身不娶了。
  原以为他一直这样,自已守在他的身边也挺好。总有一日能够打动他。却不想,冒出了这么个小丫头。
  多年不曾下山的瑞阳,短短一个月的时间,就为了见这丫头不停的下山。每次见完她回去都是一脸笑意,实在刺眼。
  云碧月不能动沈瑞阳,但满肚子的怨愤总要找个人来承受,于是月盈倒霉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