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言情网-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520言情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玄幻奇幻 >

神君也想谈恋爱 作者:茶聆

时间:2019-09-03 09:59标签: 情有独钟 前世今生 仙侠修真 强强
【文案】 亓司羽:好烦啊!哥哥以为我是y-iny-ng颠倒,世人以为我是灾星降世,相公以为我是缺心眼 亓子仪:这真的不怪我,怪只怪神君大人太坏! 神君大人薛陈瑜:(-_-) 薛陈瑜很委屈,若不是他喜欢的女人不开窍,他哪里需要这么大费周折,又跟天帝侄儿打赌,
 【文案】
亓司羽:“好烦啊!哥哥以为我是y-inyá-ng颠倒,世人以为我是灾星降世,相公以为我是缺心眼……”
亓子仪:“这真的不怪我,怪只怪神君大人太坏!”
神君大人→薛陈瑜:(-_-)
薛陈瑜很委屈,若不是他喜欢的女人不开窍,他哪里需要这么大费周折,又跟天帝侄儿打赌,又跟魔族大殿下做j_iao易......
不过,这些都不是最难的......最难的是他还要亲自将她从高高的七重天推下去。
为了谈个恋爱,他愿意,用无限的生命来赌这一场虚幻的结局。
爱逃避的机灵鬼煞星VS外冷内热腹黑懒系神君
互撩,1v1,甜宠
 
内容标签: 强强 情有独钟 前世今生 仙侠修真
搜索关键字:主角:亓司羽,薛陈羽 ┃ 配角:九月开新文《丢脸后,我成了天后》,求收 ┃ 其它:绝对绝对,一本比一本好! 
 
 
 
  第一章
 
  亓司羽在空d_àngd_àng的望星台醒来,四周幽幽暗暗,浑身骨头就像碾碎般疼痛,唯有右手的小指在灰暗中散发着幽幽的光,她挣扎着爬起来,迷茫了很久才反应过来,自己这是回到七重天了。
  亓司羽左顾右盼,却没有看到薛陈瑜,或者说,朱雀神君,雀卿。
  “我们不是说好了,无论如何,都不会放手吗?”
  “我们不是说好了,等你学会了天下美食,就全做给我吃吗?”
  “你明明说过心悦我,我也说了我的桃花是你,你的栖处是我。”
  亓司羽扯了扯嘴角,花了很多力气才踉跄着顺着台阶往望星台顶而去,身后能听见隐隐雷鸣,一步一步,南方天界永远燃不尽的红霞渐渐显露,记忆便也一点一点的亮起来。
  三万年前,她受天君之命,初登望星台。
  二万年前,朱雀神君一朝涅槃,就将望星台搅了个j-i犬不,再无休止。
  十七年前,魔族突袭南方天界,星君府沦陷,朱雀神君及时出现,将她推入了轮回。
  后来就是纷乱的人间记忆,煞星降世,众叛亲离,直到入了亓家,以为可以一世安稳了,却依旧不得不步入命定的轮回……
  丰成十一年,七月十七,夏,yá-ng光很好,蔷薇花开满了整个离峰。
  花架下,秋千上的少女正在看书,她看得极为认真,葱白的手指一行一行划过书本上的字迹,再回到一旁的配图上,仔仔细细,仿佛要将那c-h-ā图都描摹进脑子里,若她看的是功法,自然不稀奇,可她看得……明明是一本美食图集。
  亓子仪轻声在她对面的秋千坐下,看着少女趿着鞋,趴在秋千上,一缕青丝垂在耳边,看到j.īng_彩处,就高兴地晃悠小腿,好几次鞋子都快掉下来,她用脚趾一勾,左右摇一摇,又将鞋稳稳的穿回去。
  亓子仪轻笑出声。
  “四哥哥怎么来了。”亓司羽回头,一张瓜子小脸喜笑颜开,清丽绝lun,尤其一双眼眸,似有夏夜的星河流转其间,灵动异常。
  话虽这么问,但见她笑得如此开心,就知她其实很喜欢亓子仪的到来,不仅仅因为他长得好看,还因为,他是亓家唯一经常来看她的人,老爹跟长老们并非不疼爱她,只是因为她体质特殊,他们对她的疼爱都必须保持距离。
  就算是想陪她吃饭,也要在特制的长桌上,她坐这头,长老们坐那头,大有一副我住长江头,君住长江尾的架势,生疏而拘谨,次数多了,亓司羽先受不了了,干脆把桌子撤了。
  后来……长老们就再没陪她吃过饭,只偶尔来凤鸣居门口站一站。
  说来也怪异,长老们修为越是高深,受她的影响就越深,反而是修为一般身体羸弱的亓子仪受的影响小些,像现在这样相对而坐,完全不会有问题。
  亓子仪指了指立在不远处推着轮椅的人,笑道:“有备而来,别担心。倒是你,看什么看得这么开心?”
  “一本美食图集,”亓司羽说着,将扉页给亓子仪看,“特别好看。”
  她本就生得灵动,这般炫耀时,整个人都熠熠生辉。
  亓子仪失笑:“光看有什么用,不如走出去真正尝一尝,岂不更好!”
  亓司羽想也不想,摇头:“不好。”
  “哪里不好?”亓子仪不笑了。
  亓司羽沉了脸,秀气的眉毛一点一点蹙起:“我这体质就跟到处放火一样……”
  亓子仪摘了一朵黄色蔷薇,轻轻放在风中,一推,那花就晃晃悠悠飘向亓司羽,“难不成你就只想烧一烧这万顷山?”
  “那是。”她不以为然,将花自然地c-h-ā在了头上。
  蔷薇娇艳,却不敌少女容颜分毫。
  亓子仪看了少女一会儿,幽幽叹息:“那你替我出去看看外面可好?”
  “不好。”亓司羽仍然一口回绝。
  亓子仪只得假装严肃,道:“可我真的一连三r.ì都梦见凤鸣居被烈火环绕了。”
  “四哥哥,”亓司羽顿时绷紧了一张小脸,打断他,“四年前,你也是这么骗我去平yá-ng城的。”
  亓子仪心道四年前我也没有骗你,确实是感应到你有一个小劫需过,但转念又觉得已经是过去的事情,不提也罢,于是转口道:“……你后来,不也经常再下山去?”
  “是,”亓司羽眼睛滴溜溜地转了两圈,“可我每次去都需要一堆人在后面收拾烂摊子。”
  亓子仪立刻反驳:“那只是刚开始,后来这两年不就好了?”
  “我那不……”话说了一半,亓司羽就赶紧捂住了嘴。
  总不能直说自己是出去找酒喝吧。
  再说,她为了不闯祸不知费了多少心思苦修各种小术法,每次出门,既要选r.ì子,还要打起十二分的j.īng_神,就怕一不小心碰到了人。
  亓子仪就静静地凝望着她,一双眸子温柔似水,含着无尽的宠溺,亓司羽却不为所动,偏了头耍起了无奈:“总之……你换个理由,这个理由我不信。”
  亓子仪竟然认真的点点头,想了想,说:“我昨儿个收到来信,说苏家出事了,要不……你回去看看?”
  亓司羽倏然瞪大了眼睛:“是……那个苏家?”
  “正是。”亓子仪点头确认。
  亓司羽不敢置信,好一会儿才喃喃道:“这理由也太烂了,你还不如直说让我去苏家点把火,好把我当年的仇给报了。”
  亓子仪颇为惆怅,妹妹长大了,再不像从前那么好哄了,只得再接再厉:“九月十九,无梦城洛堡主四十寿辰,你现在出门晃过去,定是能吃上一顿不错的大餐的,我听说堡里为了这场寿宴已经准备了好多年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