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言情网-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520言情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玄幻奇幻 >

女配沉迷科学[快穿] 作者:羽衣肃肃(中)

时间:2019-10-07 09:45标签: 快穿 打脸 女配
第57章 女帝世界 当内阁制度正式施行的时候,激烈反对的人惊讶地发现, 其实运行并没有出任何差错。 原来的六部尚书变成了内阁大臣, 叶羽奇的职位从丞相变成了首辅, 荀飞明被调去了户部做尚书, 舒书兰做了工部的尚书。 一个新的部门的出现,除了职位的升降以
 
第57章 女帝世界
  当内阁制度正式施行的时候,激烈反对的人惊讶地发现, 其实运行并没有出任何差错。
  原来的六部尚书变成了内阁大臣, 叶羽奇的职位从丞相变成了首辅, 荀飞明被调去了户部做尚书, 舒书兰做了工部的尚书。
  一个新的部门的出现,除了职位的升降以外, 居然没有引起太大的波澜。
  他们的新任首辅能力极强, 而且似乎已经习惯了处理属于女皇的政务。在内阁制第一天实行的时候,叶羽奇就轻车熟路的将奏折分成几部分, 然后j_iao给不同的人批阅。
  做完这一切后, 其余几人惊诧的目光让他回过神来,这个而立之年就攀上权力巅峰的男人,露出一个仿佛不好意思的笑容,轻描淡写地解释道:“陛下之前会让我帮着处理一些奏本。”
  这在众人眼中并不是什么难以理解的事情, 这几年来女帝对叶羽奇的倚重有目共睹,如今也正因为这件事,内阁才可以这样安稳的运行。
  一开始,除了叶羽奇外的内阁成员都有些战战兢兢, 他们不能确定女帝放权的程度, 除了些毫无营养的请安奏折以外, 他们几乎想把所有的政务都j_iao由女帝再次批阅。还是首辅将那些重新看了一遍,挑出了j_iao由女帝过目的折子, 并嘱咐他们按照他的挑选标准来处理。
  在他们的忐忑中,女帝对呈上去的奏折并没有什么意见, 也没有斥责他们弄权,这样过了几天后,女帝不耐烦地定下了除紧急奏折外七天上呈一次的规矩。
  而这个时间,从七天,慢慢延长成九天十天半个月,甚至更长。内阁官员一边抱怨着女帝的任x_ing,一边发现权力是多么让人心醉的事物。
  舒书兰过得更是如鱼得水,她的职位上升后,能做的事情变得更多了。而女帝实行的内阁制度也有利于她接下来的计划,如果在没有君主的时候国家也能繁荣昌盛,那么总会有人提出这一点。如果没有这个人,她也会想办法让这样的言论传播。
  她一直是骄傲的,因为她做到了许多这个世界其他人做不到的事情,她自诩为现代社会受过高等教育的女x_ing,跟古人不一样,即使她知道这些人中有多少才华横溢者。
  所有的一切都按照她的想法进行,这种感觉令她飘飘然,即使告诉自己要小心谨慎,依旧有一种自得。
  这是很正常的事情,而这样的自信被冰冷的现实击碎,也同样正常。
  刑场上的死囚在咒骂着,悲愤的声音在这个空间回响,有百姓围在一起看着行刑。
  舒书兰从工部离开时恰巧看见这一幕,她漫不经心地询问身边的侍卫:“这些人犯了什么罪?”
  “属下去打听一下。”机灵的侍卫朝那边走去,舒书兰也没想到,一个心血来潮的疑问竟然会带回那样一个消息。
  “大人,打听到了。”小侍卫很快回来,“这几个人都是激进派文人,被这段时间的那个报刊影响,说了些对女皇陛下不利的话。”
  后面的话语,她已经听不见了,她看着鲜血喷洒,看着那些轰然委顿的无头躯体,说不出话。
  “……大人?”
  “走!”舒书兰从牙缝里挤出这个词,手下没有迟疑,便听从命令驱车离开,在心中默默揣测,自家大人是不是被行刑的场面吓到了,按理说不应该啊,当初端yá-ng王一案,她还作为监斩官出现,也未见异常,怎么会普通的行刑场面吓到。
  舒书兰自然不是被杀人的画面吓到,她只是猛然间发现,自己给这个世界带来的影响并非只有好的一面。这只是在她面前发生的一案,而在她看不见的地方,又有多少人因此失去x_ing命?
  她不敢想,却忍不住要去想。
  舒书兰坐在马车里,平整的地面和良好的减震系统让路上的颠簸接近于无,她的心情,却无论如何也没有办法好起来。
  回到尚书府之后,她已经表情郁郁,没有心情用膳,只找人去告了假之后,就躺在了床上。
  这不是她第一次见到鲜血,她却像回到了前世第一次杀人那会儿,难受反胃想吐。
  昏昏沉沉中,她睡了过去,做了一个梦。
  在梦里,她依旧从一个女特工穿越为户部尚书家不受宠的嫡小姐,开始的发展一模一样,她女扮男装,去开了一家点心铺。
  她以为自己梦到了过去。
  在梦见自己被人找茬的那天时,她本来还在轻松地想着接下来就该是庄以彤和女帝的出现,然而接下来的发展出乎意料,她遇见的不是微服私访的帝王,而是王爷。
  舒书兰木然地看着梦中的自己和端yá-ng王攀谈,看着两个人越走越近,看着她和燕修然因为追杀落入山崖,在互相依靠取暖时产生了感情。
  她看着有着自己长相的人在燕修然失落地摇头叹息自己不断退让却被多疑的君主怀疑时,嗤笑出声,她没有想到梦中的自己是那样的稚嫩好骗,居然相信了这个谎言,还替他打抱不平。
  怎么可能呢,女帝怎么可能是这样心胸狭窄的人,她有心想要出声反驳,却不能动也不能说话,只能做一个旁观者。
  舒书兰就这样看着,看着那个自己与燕修然相恋,感情萌发在他们之间,即使她作男子打扮。看着他们被赐婚,然后在洞房花烛时心心相印。
  她就这样看着燕修然利用了她的方法和技术来壮大势力,看着自己被爱情蒙蔽双眼,毫无保留地信任对方,全心全意地为他谋划,抓住机会去谋朝篡位。
  梦中的她将这视为理所当然,她是真心觉得女帝是一个昏庸残暴的君主,也是真心认为燕修然是翩翩君子,被逼迫到为了活命不得不造反的地步。
  多么的天真。
  然而他们成功了,成功地造反,成功地变成了这个王朝的皇帝和皇后。
  舒书兰看着大殿上的一幕,没有去看志得意满的燕修然,也没有去看目光中写满爱意的自己,她看着倒卧在地面,失去了生命气息,面色青白,脖颈间鲜血还在流淌的女帝。
  女帝怎么可能死去?怎么可能这样轻易的死去?一股巨大的荒谬感笼罩着她,让她更加意识到这只是一个梦境。
  就像她之前保护一个雇主时,那个柔软的小女孩给她看的那本穿越小说一样,所有的剧情都显得那么套路,有着一个千篇一律的结局。
  然而后续的发展并不算套路,给予爱人全部信任的舒书兰,在睡梦中毫无防备地被枕边人挑断了手筋脚筋,铁链穿过琵琶骨,被锁在了宫殿后面,被开辟出来的暗室里。
  舒书兰看着梦中那个愚蠢的自己,惊愕痛苦的神情,看着燕修然带着一个和她长相一模一样的女子出现。那是她的替身,用来平稳朝堂,毕竟朝上还有很多她j_iao好的人,民间她也有威望,如果皇后突然消失,会有很大的风波。
  “自己”的脸上出现怨恨的色彩,而燕修然在她面前喋喋不休,宣告着胜利。
  他说他还爱着自己,如果不是自己这个皇后不安分,妄图c-h-ā手朝堂和军队,他也不会这样做。
  舒书兰听见梦中的那个男人,用一种傲慢到极点的语气嘲笑失败者:“女子就应该本本分分待在后院,别来c-h-ā手男人的战争。如果你乖乖的,我还打算养着你,可惜你太不乖了。你怎么能像那两个不安分的女人一样,妄图让女子进入朝堂。”
  英俊帅气的脸上布满了恶意,他将一本书摔在地上,封面上写着女训两个字。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