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言情网-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520言情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玄幻奇幻 >

捡到一座金靠山 作者:六月六

时间:2019-10-08 11:20标签: 天作之合 综漫 我英
文案: 前世季云菀救了座金靠山自己却不知道,把他当成了杂役使唤,后来过的是战战兢兢,生怕金靠山找她算账。 重生后季云菀在见到金靠山的第一面,就是把他带回去当贵客供着,讨好的朝他笑,你以后可要报答我呀。 再见面,金靠山竟然假装忘了她的救命之恩,
 文案:
  前世季云菀救了座金靠山自己却不知道,把他当成了杂役使唤,后来过的是战战兢兢,生怕金靠山找她算账。
  重生后季云菀在见到金靠山的第一面,就是把他带回去当贵客供着,讨好的朝他笑,你以后可要报答我呀。
  再见面,金靠山竟然假装忘了她的救命之恩,半点想要报答的意思也没有。
  季云菀:呵,男人。金靠山那么多,我要换一座。
  祁承:……不许!
 
 
第一章 相救
  三月的天ch.un光大好,天色刚大亮,绵州城近郊一座庄子的门就被人叩响。
  大壮小跑着从旁边的门房出来,打开门看见外面的人,问道:“何大叔,这一大早的怎么来了?”
  “你家姑娘昨儿救了我家丫头,我和我家婆娘没什么能答谢的,这ch.un笋刚在山上挖的正新鲜,送过来给姑娘尝尝。”何大叔解开身上的背篓,递过去给他,笑着道。
  背篓里好几条粗粗大大,被笋衣包裹的严严实实的笋,根部还带着泥土,大壮没有推辞,接过来道:“多谢了。”
  “我应该谢谢你家姑娘才是。”何大叔笑着摇头,又和大壮寒暄几句,就告辞离开了。
  大壮提着背篓到厨房,他娘林婶正在忙着做早膳,把何大叔送笋来的事情跟他娘说了,他娘往背篓里瞧了一眼,笑道:“何大叔送过来的真是巧了,姑娘昨儿还说想吃点爽口的。”
  说完,指挥大壮剥了条笋,洗净切好,做了一小碟麻油拌ch.un笋,他娘擦干净手,吩咐他看着灶台,出了厨房往东边的院子去。
  跨进院子的门,就看见姑娘身边伺候的ch.un桃端着铜盆从屋里出来倒水,林婶笑着问道:“姑娘醒了?”
  “醒了,婶子把早膳送过来吧。”ch.un桃把水泼到院子的墙角,转身看见林婶,笑吟吟道。
  林婶应了一声,转身回去了厨房。
  ch.un桃掀开门口的帘子进了内间,她家姑娘正坐在梳妆镜前,ch.un枝在给她梳发。
  ch.un桃把铜盆放到一旁的架子上,然后到床边整理床铺,无意碰到枕头下压着的一本书,她拿出来瞧了瞧,又是专讲鬼怪志异的坊间话本。
  她微微蹙眉,她家姑娘也不知道怎么了,自从半个月前从福安寺回来后,就好像有些不一样了,以前从来不看这些坊间话本的,最近却让大壮从外面搜罗了好些回来,每r.ì看的是津津有味。
  ch.un桃合上书放到一旁,忧心忡忡看了她家姑娘一眼,许是昨夜没大睡好,她家姑娘脸色有些恹恹的,单手托着下巴在发呆。
  “姑娘,今r.ì要戴哪副耳坠?”ch.un枝放下手里的木梳,从旁边的首饰盒里取了两副耳坠出来问道。
  季云菀回过神,随手指了指左边那副珍珠耳坠。
  她昨晚又梦到了前世,夜里惊醒睡不着,索x_ing起身看了会儿书。她经历的事情实在太过于离奇,说出来旁人只会当做是胡言乱语,她只能在那些坊间话本里找找头绪。不过头绪没找到,话本里那些稀奇古怪的故事倒是让她大开眼界,看着看着就入了迷,忘了时辰,快天亮的时候才迷迷糊糊眯了会儿。
  林婶送早膳过来在外间榻上的小桌上摆放妥当,见季云菀梳洗打扮好从内间出来,招呼道:“姑娘出来了。”
  “婶子。”季云菀朝她点点头,在榻上坐下,见小桌上除了她往r.ì吃的那几样,还多了一碟子麻油拌ch.un笋,拿起筷子尝了尝,清脆爽口,又忍不住夹了一片放进嘴里。
  见她喜欢,林婶在一旁笑着道:“这笋是何大叔一大早去山上挖了送过来的,说是感谢姑娘昨儿救了他家丫头。”
  “随手而已。”季云菀笑了笑,庄子后面有一片桃花林,昨儿她带着ch.un桃ch.un枝两个丫头去赏桃花,结果正好看见一个扎着羊角辫的小姑娘不知道怎么上了树,下不来了,正抱着树急的哇哇大哭,眼瞅着小姑娘站不稳要从树上掉下来,她连忙让ch.un桃和ch.un枝去把她救了下来。
  “姑娘,听说城里的锦缎庄新来了一批轻薄的衣料,这眼见着天气就要热起来了,姑娘的身段又长了些,去年的衣裳怕是都有些短了,不如去锦缎庄新制几身,等天热了穿。”ch.un桃道。
  “让大壮备车。”听见ch.un桃的话,季云菀忽然想起一事,她吩咐一声,用完早膳就带着两个丫头坐上马车出了门往城里去。
  “姑娘在看什么呢?”马车上季云菀不时挑开车帘往外面张望,ch.un枝好奇,也跟着往帘子外面看。
  眼看快要进城,路上的行人多了起来,她家姑娘样貌打眼,绵州又不比京城,出门在外有成群的丫鬟婆子护着,担心有人瞧见她家姑娘起坏心,ch.un桃劝道:“进城了,街上人多,姑娘别往外面看了。”
  季云菀放下帘子,倚着车壁垂眸回想,她记得是在去锦缎庄的路上,果然,马车慢悠悠行驶了没一会儿,就听见外面传来打骂声和痛呼声。
  “停车!”季云菀急忙出声,掀开帘子往外面看,就见几个衣衫褴褛的大汉正围着一个灰头土脸的男人,好像想要抢他的衣裳,虽然他们人多势众,但并没有讨到便宜,近不了那个男人的身不说,身上脸上都挂了彩。几个人气急败坏,在路边捡了木棍,又把那个男人团团围住。
  “大壮,拦住他们。”季云菀放下车帘,吩咐在前面赶车的大壮。
  大壮人如其名,长的是人高马大,高高壮壮,虽然对方人多,但这里离城门不远,他又依仗着季家的身份,从马车上跳下来就朝那几个大汉训斥道:“你们光天化r.ì的想要做什么?挡了我家姑娘的路,快滚开!”
  那几个人只为求财,并不想招惹不必要的事端,见旁边是一辆气派j.īng_致的马车,料想定是哪个富贵人家的小姐,领头的一个皮肤黝黑的大汉恶狠狠瞪了灰头土脸的男人一眼,往地上啐了一口,“算你今天运气好!”然后领着其他人扬长而去。
  几个人刚离开,男人的身体就晃了晃,他抱着头蹲到地上。
  大壮不满的低头看他,“我说你这个人,我家姑娘好心救了你,你怎么不道谢?”
  话音刚落,男人突然“噗通”一声倒在了地上。
  “哎……”大壮吓了一跳,忙上前查看,发现男人不知为何竟是晕了过去。
  不等他禀告,季云菀挑开车帘吩咐道:“回庄子,带他一起。”
  大壮忙把人背起来放到马上,然后跳上马车,挥舞着马鞭,调转方向回庄子去。
  到了庄子,季云菀由ch.un桃和ch.un枝扶着从马车上下来,先吩咐大壮把人送去西院,然后又让ch.un桃找福伯去请大夫。
  大夫来看过说没什么大碍,只是头被钝器伤过,过几个时辰便能醒过来,开了几服药就告辞离开了。
  大壮在西院看着,晌午刚过,季云沅歪在软榻上看书,林婶过来禀告说人醒了。
  “姑娘,那人好像什么都不记得了,问他名字,家在哪里都说不出来。”林婶面有忧色道。
  “我去瞧瞧。”季云菀放下书,要从榻上起身。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