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言情网-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520言情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玄幻奇幻 >

猫语童话 作者:千湄歌儿(四)

时间:2019-12-29 10:52标签: 甜文 情有独钟 校园 萌宠
第202章 简可醒来时发现自己身处在一片漆黑中,因为躺得太久了,她觉得浑身无力,头也是昏昏沉沉的。 简可摸了摸身下,身下是硬邦邦,冰冰凉的触感。 她想,她应该直接躺在了地上。 她回忆起了昏睡前发生的事,她跟白瑁一起去君山游乐园玩,在途中遇见了车祸
第202章 
  简可醒来时发现自己身处在一片漆黑中,因为躺得太久了,她觉得浑身无力,头也是昏昏沉沉的。
  简可摸了摸身下,身下是硬邦邦,冰冰凉的触感。
  她想,她应该直接躺在了地上。
  她回忆起了昏睡前发生的事,她跟白瑁一起去君山游乐园玩,在途中遇见了车祸,她和白瑁一起摔出了车外。
  难道是自己还没被人找到,昏在了荒郊野岭中,昏倒了天黑?
  那白瑁呢?
  白瑁在哪里?她是不是也在附近?
  简可心中止不住地害怕起来,她哆嗦着,大喊起来:“白瑁……”
  可是,许是许久没有开口说话了,简可的嗓子干涩而疼痛,声音嘶哑而近乎失声,虽然她试图大喊,可是她自己都听不清楚自己的声音,只感觉到了喉咙里嘶嘶的低声。
  简可又低沉地咳了几声,试图清清嗓子,又是着喊了几次,没有任何的改善。
  她放弃了,摸索了好一会儿,试图站起来,可是浑身上下半点力道都提不起来,居然连坐都不能坐起。
  简可愈发害怕了,愈发努力地试图撑起手臂,手臂却软软的,压根没有任何作用。她在地上一阵乱摸,试图抓住些什么。
  这时,一个同样有些沙哑的声音响起了:“你醒了?要喝水吗?”
  水?
  简可霎时觉得喉咙口干得似乎都粘在一起了,嘴里也没有半点唾沫,唇似乎也都已经裂开了有些疼。她忙连连点头连声道:“要,要!”
  声音还是极其沙哑得几乎听不见。
  但对方似乎是听见了,哑着嗓子道:“你等一下,我给你拿水。”
  不一会儿,简可感觉到有人扶起了自己。自己靠在了一人身上。简可感受着身后传来的柔软感觉,想道:这是个女人。
  那女子将水杯放到了简可唇边,慢慢地抬起水杯,道:“只有凉水了,你将就着喝一些。”
  简可顾不得水温高低,她实在太渴了,就着那水杯大口大口的喝了几口。冰凉的水从唇间、口中流过喉头,最后带着寒意落入胃中。干得都粘在一起的嗓子得到了凉水的滋润,感觉好收了一些,但是,空空如也的胃受了寒意的刺激,猛然抽痛了几下。简可不敢再喝了,摇了摇头,道:“好了,谢谢。”
  这次的声音似乎比刚刚的稍微大了些,简可觉得自己能听清了。
  那女子放下了水杯,又扶着简可躺下,道:“你饿吗?这儿还有些昨天剩下的馒头,你吃吗?”
  胃又抽疼了一下,简可点点头,道:“吃一点吧。”
  “好。”那女子似乎往别处走了几步。
  只听见一阵细细索索的声音后,那女子又回到了简可身边。她似乎很会照顾人,不一会儿又扶起简可,然后将撕得小小的一块馒头塞入简可嘴中,又端了水杯让简可小小地抿了一口。
  馒头又冷又硬,简可和着水嚼了好久才勉强咽了下去。
  如是吃了几口馒头后,简可摇了摇头,说:“够了,谢谢。”
  那女子也不逼她,将馒头和水放在一边,道:“也好,你几天没吃东西了,不能一下子吃太多,胃也受不了。”
  有一个态度和善的人陪在身边,简可也就没有刚醒来时那样害怕慌张了。
  她想自己应该是被人救了,只是不知道这是在哪里?白瑁又在哪里?自己为什么会躺在地上?这个好心给自己水喝喂自己吃东西的女人又是谁?
  ……
  问题一个接一个纷至沓来,潮水般涌入脑中使简可觉得自己头更晕了。突然间,她想到了一个更关键的问题,这里漆黑一片,那个女人是如何能看见自己的?
  这个问题一涌入心头立刻取代了所有的疑问成为简可最关心的问题。
  简可不敢深思这个答案,却又止不住地思索这个问题。挣扎了良久,她终于旁敲侧击地问出了口:“现在是什么时候了?”
  那女子看着从窗口透进来的yá-ng光,答:“大概下午一两点钟吧。”
  隔壁的屋子向南凸出了几米,下午的yá-ng光很容易就被隔壁屋子遮挡,过了三点就再也看不见yá-ng光s_h_è进屋内了。
  简可惊叫起来:“不,不可能!”
  嘶哑的嗓子便是惊叫也不过是极小极细的声音,反倒将原本就有不适的嗓子叫得撕裂般的疼痛起来。
  那个女子立刻猜到了简可的心思,忙按住她因为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而恐惧害怕的颤抖不止的肩膀,安慰她:“你别担心……”
  简可此时根本听不进任何话语,仍然在尖叫,在颤抖,在哭泣。
  那女子贴在简可耳边猛然大喊了一声,她沙哑的声音因为过于用力而显得如破铜锣一般,震得简可猛然间抖了抖,抽泣着茫然地抬头。
  那女子趁机忙大声安慰:“你别急,你的眼睛只是暂时的,暂时看不见而已。”
  简可转过头对向声音来源,那双没有焦距的眼睛眨了几下,又滚下几滴泪珠,颤抖着问:“你说的是真的吗?”
  “真的真的。”那女子连连保证,“他们说你只是被毒烟熏了,但是前几天他们已经给你治过了,说过几天就能好的。”
  “毒烟?”简可半信半疑,“我只记得我出车祸了摔出了车外,不记得我被毒烟熏过。”
  “是的,是毒烟,因为中毒所以你也昏迷了好几天了。” 那女子很肯定,说着,她又看了看对面墙壁下卧着的那只老虎,那只四条腿都被折成了一个诡异的方向的老虎,她又叹了口气,“他们说你只是不小心被牵连的,所以中毒不深,你的眼睛是能治好的。”
  中毒深的那个虽然比眼前这个女孩子醒的早,但它只能瘫在地上,身上的皮毛大块大块地脱落,偶尔发出几声低低的呻/吟。
  它一定很疼,女子猜想,因为她经常看见它浑身的肌r_ou_会突然剧烈地颤抖起来,通常那时它就会控制不住地溢出极低的呻/吟声。
  简可看不见这些,她现在全幅心神都在自己的眼睛上,忙死死地抓住身边的女子寻求保证:“你说的是真的吗?”
  “是真的。没骗你,你看你都昏迷了好几天了,但是他们过来治了,说你今天能醒,你今天果真就醒了。”
  这句话很有效果,简可渐渐安静下来。静静地躺了好半晌后,她问:“这里是医院吗?我能让我爸爸妈妈来吗?”
  那女子道:“这里不是医院。”
  简可立刻追问:“这是哪里?”
  那女子有抬头看了看窗外,窗外的太yá-ng已经偏离了原来的位置,洒在地上的yá-ng光变得细长了,一天又快要过去了。她叹气:“我也不知道这是哪里。”
  简可抓住女子的手猛然一用力,在女子的手臂上留下一道极浅的指甲印。女子知道她如今必然是恐惧又无助的,不动声色地抽出自己的手臂,试图以聊天来分散她的注意力:“我叫陆秋秋,你叫什么名字?”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