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言情网-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520言情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玄幻奇幻 >

暴戾太子的小娇娘+番外 作者:许初(上)

时间:2020-02-10 11:41标签: 甜文 朝堂之上
本文文案: 当朝太子x_ing情残暴狠戾嗜杀,年已二十仍无人敢嫁,皇后仁慈,将亲侄女许配给他! 在满京城同情的目光下,瑟瑟发抖的新娘子嫁进了东宫。 新婚夜她缩在婚床的一角,看着逼近的太子,想哭又不敢哭出来,泪落涟涟,好不凄美,哭的那y-in狠残忍的太
 本文文案:
  当朝太子x_ing情残暴狠戾嗜杀,年已二十仍无人敢嫁,皇后仁慈,将亲侄女许配给他!
  在满京城同情的目光下,瑟瑟发抖的新娘子嫁进了东宫。
  新婚夜她缩在婚床的一角,看着逼近的太子,想哭又不敢哭出来,泪落涟涟,好不凄美,哭的那y-in狠残忍的太子心生意动,哑声道,“只要你讨得孤欢心,孤就留你x_ing命。”
  为了保住x_ing命,她使出浑身解数,却不料,只因她软绵绵的娇弱,就得到太子垂青。
  从此以后,r.ìr.ì夜夜,他都伴在她身侧。
  而她成了暴戾太子的心尖尖,他一路护着她宠着她,成为最尊贵,最让人羡慕的女人!*
  太子身中剧毒,数年来饱受折磨,没有睡过一个好觉,但成亲以后,他发现她就是他的解药,让他得以安宁,夜夜好眠。
  后来的某一天,他累极了,让她唱首曲子助眠,她刚一张嘴,他黑着脸道,“不准念经!”
 
  阅读提示:
  1、女主过目不忘,学什么都会,金手指巨粗
  2、女主只是看似小娇花,不要被表象欺骗
 
  内容标签:甜文朝堂之上
  搜索关键字:主角:苏澜┃配角:赵燚(yì)┃其它:
 
 
第1章 
  夕yá-ng正好。
  淡淡金色的落r.ì余晖,仿佛一层轻透的薄纱,温柔地笼罩在喜庆热闹的迎亲队伍上。
  但热闹都是别人的,坐在花轿里的新娘却黑眸凄凄,哀婉忧怜,似是被抛弃的可怜虫,被隔绝在另一个孤冷幽清的世界,看不出半点欢悦。
  今天过后,她就是太子妃了。
  但不知道,她能不能活过今天。
  一个月前,当今天子延昭帝去了齐王小女儿的满月礼,看着软软呼呼白白嫩嫩的小郡主,延昭帝突然意识到,仅比太子大了几个月的齐王已经有三个儿子一个女儿了,而太子却至今还孤身一人,于是皇上大手一挥,给太子赐婚,而被这件喜事砸中的,就是她苏澜。
  成为太子妃,不出意外将来就能母仪天下,这的确是大喜事。
  但这位太子……
  当朝太子赵燚(yì),乃元后嫡出,一出生就被册封为太子,可见多得延昭帝喜爱。
  尤其其外祖父又是手握重权的鄂国公,外祖母更是有抚育延昭帝之功的康成大长公主,其身份之尊贵,无人可比。
  而且太子聪慧机敏,少时便有神童之名,更是生的英俊无匹,有如谪仙在世。
  如此英才,可称的上是天上有地上无的好夫婿。
  怎会如今才婚配?
  实在是这位太子殿下,哪哪儿都好,唯有一点,x_ing情太过暴虐。
  赵燚幼时,也曾是个玉雪可爱的粉团子,可十三年前元后病逝,太子由此x_ing情大变,不但动辄打罚下人,每到月圆之夜还会发病,如同恶修罗一般,定要残杀数十人,饮尽数人之血方才好转。
  且他不但自己嗜杀,还养了一园子的凶禽猛兽,稍有不顺心就丢人进猛兽园投喂野兽,以至于整个东宫总是r.ìr.ì惨叫连连,整r.ì弥漫浓浓的血腥味。
  因此如今东宫已经不叫东宫,私底下都叫它十八层地狱,简称十八层。
  而太子殿下,则是那臭名昭著的食人鬼。
  大概他身犯太多杀孽,命克亲近之人,跟他定过亲的姑娘不是这样就是那样的意外在成亲前身故。
  如此一来,谁还舍得把女儿推进火坑?便有那寒门中人想舍一个女儿来搏一搏这泼天富贵,延昭帝却又嫌这些姑娘配不上太子。
  就这样,拖到今天,延昭帝忽然想到了苏澜。
  苏澜是卫国公嫡长女,大伯是大都督永安侯,三叔是吏部侍郎,姑母是继后,出身尊贵无比,足以配得上太子,更重要的是,她父母早逝,也是命硬之人,想来不会被赵燚的孤煞命所克。
  且她如今只有一幼弟,等长大了才能承爵,家中长辈便也无人替她做主,也就无所谓舍得不舍得了。
  但传闻都说是皇后为彰显自己的贤良大度,看出皇上有意,先开口求了皇上把亲侄女许给残暴狠毒的太子,只有苏澜知道不是,皇后姑母并不想让她嫁给太子。
  只是皇后再得宠,也皇命难违,她亦不过身如浮萍的弱女子,又能如何?
  哪怕是为了幼弟平安顺遂,她也只能认命。
  所谓传闻,不过是认命之后,博一个好名声罢了。
  此时此刻,苏澜身穿一身大红嫁衣,衬得她尤为凄冷孤清,想落泪都怕眼泪冲掉仅有的一点福运。
  她怀里抱着一只象征平安的玉瓶,楚楚可怜的样子,仿佛那是她唯一的依靠。
  平安平安,今天她就要嫁去东宫了,还不知道她能不能看到明天的太yá-ng,还能不能看到襄哥儿长大,还能不能……
  皇后姑母说,太子殿下虽然暴虐,但这世间男子,就没有不爱美色的。
  只盼太子殿下看在她这张脸的份上,能让她活下去。
  苏澜恍恍惚惚地摸着自己的脸,苦涩地笑了。
  若是这张脸能迷惑住太子……
  “太子妃娘娘,到东宫了,奴婢背您进去。”
  突然一个声音响起,打断了苏澜的遐想。
  花轿的帘子被掀开,透过红盖头,她隐约能看到一个微胖的身影进来,背对她弯着腰,恭敬地等着。
  命运已经将她推至这一步,哀怨自怜毫无意义,她能做的,就是努力,活下去。
  尽管无人看到盖头下她的神情,她亦优雅从容地微笑,“有劳嬷嬷。”
  从轿子里出来,隔绝于外的喜庆仿佛突然冲破桎梏,从四面八方奔涌而至,鞭炮声声,让人终于有点成亲当新娘的感觉。
  喜娘一边背着她,一面还唱着什么,鞭炮声太大,她没太清楚,只是忽然于热闹之中传来一阵阵刺破人耳膜的歇斯底里的尖叫,喜娘也同时跟着大声尖叫,猛地挺直身子把她摔下去,迅速地就跑开躲起来。
  苏澜被摔倒在地上,透过红盖头都能看到喜娘跑的之迅速敏捷,仿佛武林高手。
  然而刚才还充斥着凄厉尖叫的世界却在一声能震动天地的吼啸声后霎时间静止下来,仿佛那一声咆哮是一只可怕的巨手,突然扼住所有人的喉咙,让人再发不出任何声音。
  无尽的恐惧,令人颤抖的y-in森可怖的气息从四方绵绵不断地袭来,压的人喘不过气来,几乎窒息。
  而这种时候,苏澜却还记得要护着她的玉瓶,哪怕摔的狼狈,玉瓶依然在她怀里完好无损。
  仿佛只要玉瓶完好,她就真的会平安一样。
  但是,她纤弱的身子已经僵硬如冰,捏着玉瓶的手指却抖个不停,贝齿紧咬红唇,从唇瓣弥漫出淡淡的血腥味,还要拼命逼迫自己不要出声。
  周围也是死一般的寂静,但是又有极细微的异响,就像有什么可怕的东西踱着步子逼近,一步一步,似踩在人心脏上,每一步都仿佛能把心脏踩爆。
  她头上盖着红布,视野很模糊朦胧,隐隐约约,的确看到有庞然大物靠近,但不像人类两脚行走,还有匍匐在地上爬行的。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