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言情网-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言情书坊

当前位置: 主页 > 玄幻奇幻 >

凶斋+番外 作者:清麓(下)

时间:2021-02-20 19:43标签:
第65章?“很香。”戚意棠的声音传入池敬渊的耳朵里,带着一丝危险的气息,让池敬渊有些想要逃离。“嗯……”池敬渊忽然感到脖子一凉,随即一阵刺痛传来。他被戚意棠咬了一口,戚意棠抬手扣住他
第65章 
  “很香。”戚意棠的声音传入池敬渊的耳朵里, 带着一丝危险的气息,让池敬渊有些想要逃离。
  “嗯……”池敬渊忽然感到脖子一凉, 随即一阵刺痛传来。
  他被戚意棠咬了一口, 戚意棠抬手扣住他的后颈,不让他动弹, 湿润柔软的舌头舔过他的皮肤, 一股电流从池敬渊的尾椎骨窜起,他下意识的抬手想要攻击戚意棠, 双手却被戚意棠扣住。
  “吱——”椅子因为刚才的冲撞发出一阵刺耳的响声,池敬渊跌坐在戚意棠的腿上, 戚意棠冰凉的手从他的衣摆里钻了进去, 一把扣住他遒劲有力的腰身。
  “别动。”戚意棠低哑着嗓子在池敬渊耳边命令道。
  池敬渊大半个身子趴在戚意棠的身上, 刚才被戚意棠咬过的地方,像是被火灼伤一般,又热又烫。
  池敬渊心如擂鼓, “二叔……”
  “嘘,别说话。”戚意棠的声音里带着令人脸红心跳的情欲, 纵然池敬渊没有经历过云雨之事,可他到底也二十四岁了,又不是傻子, 哪能不明白戚意棠现在的状态。
  戚意棠的手是凉的,唇舌又湿又冷,落在他的身上,却仿佛点了一把烈火, 池敬渊黑沉的双目与戚意棠的清透的瞳孔对视上,他遵从戚意棠的意思,没有说话,身体也没有动弹,他只是安静的注视着戚意棠,然后低头吻住戚意棠的双唇。
  池敬渊不是一个会一直坐以待毙的人,他清晰的感受到戚意棠的身体僵了僵,随即张开嘴唇撬开池敬渊的唇齿,与他光风霁月的形象大不相同的,野蛮而凶狠的,与他唇舌交缠。
  他狂风暴雨的吻,让池敬渊这个新手根本招架不住,他甚至以为戚意棠要吃了他,就如同刚才一口咬住他的脖子那般。
  池敬渊的手插进戚意棠的乌黑如墨的长发间,发丝上的缎带因为池敬渊的动作,滑落下来,勾缠在池敬渊的手指间。
  戚意棠的手指掐着池敬渊的腰身,抚摸上他肌理分明的背脊,在他的斜方肌上流连,池敬渊被他摸得有些痒,连心尖也痒了。
  “哈……哈……”池敬渊不曾想接吻也这么耗费体力,他的胸口重重的起伏着,额上带着细密的汗珠。
  戚意棠抬手擦去他嘴角的津液,幽深的双目紧迫盯人,戚意棠探过头在他的下巴上亲了亲,池敬渊稍觉他有些温柔,戚意棠便张嘴咬了一下他的下巴。
  “嘶……”池敬渊被他咬的有点痛,戚意棠的眼神有些危险,像是波涛暗涌的海面。
  “去解决一下吧。”戚意棠的薄唇微敛,扶住池敬渊的腰身,让他站起来。
  池敬渊这才窘迫的注意到自己的裤子被顶起了一个小帐篷。
  他尴尬的站起身来,视线扫过戚意棠修长白皙的手指,那一点红痣总在他眼前晃动,让他下意识的咽了一口唾沫。
  戚意棠注意到池敬渊的视线,微微扬起嘴角,眉眼含笑,顾盼生辉,道:“怎么?要二叔帮忙吗?”
  池敬渊顿时涨红了脸,结结巴巴的拒绝:“不……不用了。”
  戚意棠迈步向前,白瓷似的手指捏住池敬渊的下巴,俊雅逼人的脸近在咫尺,“下次吧。”
  池敬渊脸色乍红,匆匆忙忙跑进了浴室,还不小心绊倒了一旁的椅子,也来不及扶起来。
  “呵呵……”戚意棠忍俊不禁,“到底还年轻。”
  池敬渊在浴室里也听见了戚意棠的笑声,入耳酥酥麻麻,像是羽毛在挠搔,他的耳朵红得可以滴血。
  一张英俊的脸通红,池敬渊刚才的澡算是白洗了,他打开淋浴,哗啦啦的水声响起,从头淋下去。
  池敬渊手指动作着,满脑子都是戚意棠俊雅出尘的脸,还有他修长的手指。
  “下次吧。”
  戚意棠的声音一遍遍在池敬渊的脑海里回放,池敬渊想着那只白瓷一般的手是如何握住自己要害,又是如何动作,而他又是如何将弄脏戚意棠的手,弄湿它,然后涂满它,特别是那颗惹眼的红痣。
  光是这么一想,池敬渊就忍不住闷哼一声。
  浴室中,白雾蒸腾,池敬渊舔了舔嘴唇,低头看了好一会儿自己的手心。
  憋太久了吗?
  池敬渊的脑海中忽然闪过一个邪恶的想法,要是把这些都抹到戚意棠的身上,那样俊雅矜贵,不容亵渎的戚意棠,要是被他弄脏了……
  哗啦啦的水声响起,池敬渊反复将手洗了好几遍。
  从浴室里出去,他的房间已经恢复原样了,戚意棠已经不在了,窗外有飞花乱入,池敬渊走过去将窗户关上,早早歇下了。
  ……
  三天后,发生了一件让特案处所有人震惊的事情。
  袁歆慧把他丈夫砍死了,现在重伤在医院里。
  袁歆慧只有一米五八,她的丈夫闫凯军有一米七八左右,实在难以想象袁歆慧是如何把比她高壮那么多的男人砍死的。
  “这……是不是听错了啊?老板娘和她丈夫感情很好啊。”田恬一脸难以置信,她曾经还说过,闫凯军真是难得一见的好男人,虽然长得普通了一点,但好在疼爱妻子。
  吴迪摇摇头,说:“新闻都出来了,还能有假。”
  众人围上前去看了一下新闻内容,新闻里说闫凯军出轨被袁歆慧抓到,愤怒之下拿菜刀砍了闫凯军一刀,闫凯军因为被砍了一刀,流了不少血,这才没能捅死袁歆慧,但也把袁歆慧弄成了重伤。
  “天啦,出轨!我居然也有看走眼的一天。”田恬难以置信,连闫凯军都是渣男了,这世上的男人还有几个能信的。
  苏卞冷笑道:“人心难测,就算当初爱的死去活来,也难保以后不会变心。”
  吴迪忍不住说:“苏卞,你太消极了,这世上还是有人白头偕老,恩爱一生的。”
  苏卞摊摊手,说:“所以那只是少数,大多数还是禁不住时间的洪流。”
  “你有本事,单身一辈子啊。”田恬说。
  苏卞笑了笑,说:“所以我早就说过了啊,谈恋爱是件浪费时间的事情。”
  池敬渊不禁想到了他和戚意棠,他们俩现在算是在谈恋爱吗?可是他们俩已经结婚了,是夫妻关系了,应该不算是谈恋爱,而且他们俩谁也没明确说过“喜欢”二字,更没有确定关系。
  池敬渊弄不明白了,他没有谈过恋爱,也没有近距离看别人谈过恋爱,更何况,他现在是喜欢戚意棠吗?
  喜欢肯定是有的,不然他不可能会主动去亲戚意棠,但至于这份喜欢有多少重量,池敬渊自己也不知道。
  那……戚意棠是喜欢他的吗?
  “池敬渊,池敬渊!”
  池敬渊猛地回过神来,“啊?”
  “你在想什么呢?你下班后有事吗?”吴迪问道。
  “没有,直接回家。”
  “那太好了,你就代替我们特案处去探望一下老板娘吧。”田恬对他竖起大拇指,“同志,这个任务就交给你了。”
  池敬渊正好打算去看一看袁歆慧,他总觉得这件事有些蹊跷,“好。”
  袁歆慧明明之前不打算和闫凯军离婚的,而且池敬渊看得出她不是作做戏,她是真的很爱她的丈夫,三天时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会让袁歆慧痛下杀手。
  池敬渊在心里认真的分析了一下,最大可能就是袁歆慧现场捉女干,盛怒之下,激情杀人。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那个第三者又在哪里?
  下班以后,池敬渊买了一个水果篮子,提着去了医院。
  “池先生。”
  “赵教授。”池敬渊有些意外,居然会在医院里遇上赵恒。
  赵恒看了一眼池敬渊手里的水果篮子,“来探病?”
  “嗯,你生病了?”池敬渊见他带着一个口罩,问道。
  赵恒咳嗽一声,说:“有点感冒,怕拖严重了,特意来医院开了一点药。”
  生病一直拖着的确不好,池瑞安就有这个毛病,怕苦,又怕疼,所以最不爱去医院,一生病就拖着,能拖好就拖,总之不愿意去医院,结果往往是拖到非常严重,不得不住院,打针吃药,输液,一样不落。
  “多喝热水,祝你早日康复。”池敬渊说道。
  赵恒笑了笑,说:“承你吉言,你还要去探病吧,我就不拉着你一直聊了,有空联系。”
  赵恒比了个电话的手势,池敬渊点点头,“好,再见。”
  赵恒出了医院,点开手机,池瑞安又在微信上找他了。
  Ryann:赵教授,我爸爸生日快到了,可以麻烦你帮我参考一下选什么礼物好吗?
  持之以恒:只要是你选的,你爸爸应该都会喜欢。
  Ryann:话虽然是这么说,但是我希望爸爸能够更开心一点,赵教授你的品位特别好,你选的东西,我爸爸一定会喜欢的。
  持之以恒:或许,你可以和你哥哥一起商量?
  Ryann:算了吧,哥哥从来不会送爸爸礼物。
  还未等赵恒回复,池瑞安又发了一条消息过来。
  Ryann:上次哥哥生日出了意外,没办好,我心里有些愧疚,想弥补哥哥,但又不知道送他什么好,赵教授你是哥哥的朋友吧,有什么推荐吗?
  持之以恒:你哥哥的话,应该会喜欢比较实用的东西吧。
  Ryann:可是我也不大清楚哥哥到底喜欢什么样的东西诶,要是赵教授你有空就好了,上次在哥哥生日会上的事情我也想找个机会谢谢你,不过你既然这么忙,那我就不打扰了,抱歉浪费你这么长的时间。
  持之以恒:这周六下午我有半天时间,不知道够不够?
  Ryann:够的!
  赵恒看着手机屏幕,眼里流露出一丝笑意,他将手机揣回衣兜里,招手上了一辆出租车。
  
第66章 
  池敬渊去探望袁歆慧的时候, 她正在重症监护室里,守在门外的是袁歆慧的父母, 她父亲的背脊有些佝偻, 应该是农活做多了的缘故,母亲的面容上也是饱经风霜。
  她的父母都是小县城的人, 以前一直住在农村里, 后来拆迁了才搬到县城里,一听说袁歆慧的事情就立马赶了过来, 动车票都是邻居的儿子帮忙买的,一辈子勤勤恳恳老老实实, 那曾想家里居然会发生这种事情。
  听闻池敬渊是来探望袁歆慧的, 老两口接过池敬渊手里的水果篮子, 抹起了眼泪,出了这种事情,亲戚们立马就和他们断了联系, 袁歆慧现在可是板上钉钉的杀人犯,谁愿意和杀人犯来往呢。
  所以, 当他们看见池敬渊来探望袁歆慧的时候,心里感动得不行。
  池敬渊和他们身旁的警察点了点头,算是打过招呼, 虽然不是很熟,但之前也算是打过照面的,所以他们也没有阻止池敬渊探望袁歆慧,更没有对他进行盘查什么的。
  “袁小姐的情况怎么样了?”池敬渊询问道。
  袁歆慧的父亲抹了抹眼泪, 叹了一口气说:“不大好。”
  “好端端的怎么就出了这种事呢。”袁歆慧的母亲拍了拍腿,又独自抹起了眼泪。
  据老两口说,之前完全没有听袁歆慧说过闫凯军出轨的事情,他们俩对于这件事情的发生比寻常人更加懵。
  池敬渊没在医院待多久,就回去了,临走前给老两口留了联系方式,让他们要是有什么事情可以联络他,老两口对他谢了又谢,拉着他的手说他是好人。
  从医院出来,对于袁歆慧和闫凯军的事情,他只能感叹一句世事无常,一切恩爱会,无常难得久。
  池敬渊回去时,柳明珠和戚意棠正在下棋,柳明珠似乎进入了纠结中,蹙着秀眉盯着棋盘,思索着下一步该下哪里,陈宣站在戚意棠身后,见到池敬渊回来了,对他微微弯腰行了个礼。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