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言情网-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520言情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悬疑推理 >

黑暗中的犯罪侧写师 作者:相思樱(二)

时间:2019-07-16 10:25标签: 现代架空 悬疑推理 复仇虐渣 业界精英
第206章 罪与赎 TMX市青龙区北箕街,明嘉大厦,17楼,伟华律师事务所 葛伟华刚走进事务所,就看到两名穿着巡警制服的警察正等着他,他皱皱眉,狠狠地瞪了前台小姐一眼,责怪她为什么不把人打发走,两人一见葛伟华回来立即起身,向他走来,同时亮出了证件:
第206章 罪与赎
  TMX市青龙区北箕街,明嘉大厦,17楼,伟华律师事务所
  葛伟华刚走进事务所,就看到两名穿着巡警制服的警察正等着他,他皱皱眉,狠狠地瞪了前台小姐一眼,责怪她为什么不把人打发走,两人一见葛伟华回来立即起身,向他走来,同时亮出了证件:
  “葛律师,你好,我们是青龙警署的,接到匿名举报称你腰部有伤,为了证明你的清白,请提供DNA样本。当然,这是自愿的行为。”两个知道葛伟华不好对付,言语间也格外客气。
  “到我办公室吧。”葛伟华强压着一肚子怒火将两名巡警带到自己的办公室,关上门后,他开始发难:“谁他妈举报我腰部有伤!!你们警察是不是吃饱了没事干,只要有人举报,就来s_ao扰纳税公民??我每年交那么多税养你们,你们就做这些无聊事?!!”
  “我们也对举报电话筛选过,只有描述符合查证要求的,我们才会上门叨扰。我们当然也不是闲着没事做,据目前为止,需要我们亲自查证的也不过十来人,而且其他人都提供了DNA样本,排除了作案嫌疑。”年纪略长的巡警不卑不亢地说。
  “不就是起**未遂案吗?!有什么必要搞得这么大张旗鼓?!”葛伟华怒问。
  “您看到的可能是强妹未遂案,我们看到的却是失踪案,有一人目前生死未卜,更何况还有可能引起国际争端。”年长的巡警解释道。
  “哼,别把爷当成你们可以忽悠的无知小民,你让爷给你DNA爷就给你?万一你把爷的DNA放到犯罪现场裁脏嫁祸怎么办?别以为爷不知道你们这些警察早就对我恨之入骨!!不好意思!想要爷的DNA找法官办手续!爷是有人权的!!”葛伟华对巡警的解释嗤之以鼻。
  两名巡警面面相觑,但也没再纠缠下去:“那么打扰了,葛律师。”
  巡警刚离开,前台小姐端着三杯咖啡进来了,见只有葛伟华一人,怔了怔,不等她想好是离开还是放下咖啡,葛伟华已经气急败坏地向她走来,扬起手,“啪”地给了她一记重重的耳光。由于下手太重,前台小姐没有站稳,摔倒在地上,手里的咖啡杯也“啪”地一声掉在地上,咖啡瞬间在米黄色的地毯上染了一幅黑色地图。
  前台小姐不知葛伟华为何突然出手打她,她捂着红肿的红颊,眼泪“哗”地淌下,她委屈地看着他,不住抽泣着,却不知如何为自己申诉。
  “你明天不用来上班了!!给老子滚!!!”葛伟华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
  “我……”前台小姐的泪水已像是绝了堤了洪水,“我、我做错了什么?”
  “哼,你心里清楚!还不快给我滚!!”葛伟华怒不可恕,他内心涌动的野兽想现在就将她大卸大块,只是他的理智阻止了他——对她下手无疑会将他推进监狱,他当然不愿意为了这个贱人将自己下半辈子的自由赔个j-i,ng光。
  前台小姐只得踉跄着起身,跌跌撞撞地逃离了葛伟华的办公室。
  办公室里只剩下葛伟华一人和空气中弥漫的咖啡香,他长长地吸了口气,再缓缓吐出,想让心境平和,可是却怎么也静不下来!
  之所以对前台小姐下重手是因为葛伟华认为自己腰部有伤的事,只有她一人知道!
  现在全世界的人都认为大泽三郎是“英雄”,而腰部有伤的自己则是**未遂、杀人灭口的凶手!!
  葛伟华觉得自己比岳飞还冤!!
 
 
第207章 罪与赎
  想到这些,葛伟华觉得内心的野兽在愤怒的暴焰中醒来,他难以抑制内心的愤懑,顺手拿起办公桌上的笔记本电脑狠狠地丢在墙上,笔记本电脑掉在地上,屏幕破裂成几半。这一举动更令葛伟华血气上涌,他脑子里除了愤怒就是憎恨,这些情绪闷在心里无处宣泄,只能拿屋里的东西撒气,在“乒里咣铛”地一通发泄后,他还不解气,又将办公桌狠狠地推倒在地,然后坐在屋里唯一幸免于难的办公椅上喘气。
  气是撒完了,但被警察怀疑的事实却丝毫没有改变,虽然万般不愿,但葛伟华还是拿出他藏在抽屉暗格中的专用手机拔打了“那个人”的电话,一阵亢长的“嘟”音后,对方接听了,不等他说话,葛伟华已经迫不急待地向他求救:
  “这次你一定要帮我!!!”一听到他接听电话,葛伟华急忙站起身。
  “怎么?”对方的声音依然波澜不惊,但此时的葛伟华已经来不及计较这些了。
  “警察盯上我了!!你还记得我之前告诉过你,我解决了割r-u案的凶手大泽三郎吧!不知道出了什么乌龙,他反而成了英雄!!现在全市所有人都在寻找腰部有伤的人,刚刚已经有警察来找我了!!!”一向口若悬河的葛伟华此时竟有些语无伦次,他像困兽一般在屋里来回走动,左手比划着。
  “你想让我怎么帮你?”对方平静的语气与葛伟华的急切形成鲜明的对比。
  “把他们手中的证据全毁掉!!”葛伟华咬牙切齿地说。
  “呵,你当我是谁?”对方冷笑道。
  “你……”葛伟华没想到对方会这样拒绝,他气急败坏地低吼着,“别忘了,我们是一条船上的蚂蚱!如果我翻船了,没你的好处!!”他语毕就气冲冲地挂了电话。
  挂了电话后,葛伟华又后悔了,那个人是他现在最不应该得罪的人,但话已出口,覆水难收。
  不行!!一定要先保护自己!!如果被捉,还可以以举报“那个人”为条件转为污点证人!!葛伟华开始为自己找后路了,当然,这都是下下之策。
  傍晚,葛伟华和往常一样呆到近八点钟才离开办公室,最近他又接了几起大案子,只是现在被**未遂案缠身,令他分身乏术,便将这些案子交给了事务所的其他律师接手,他只处理一些收尾工作。
  葛伟华乘坐电梯抵达负二楼的停车场,他一边打着哈欠,一边提着包向自己停车的地方走去。葛伟华从顶梁柱旁走过时,没有注意到有人在柱子后面等他出现,待葛伟华走到前方后,那人拿着一根木奉球棍对准他的头部狠狠地敲下。
  毫无防备的葛伟华被木奉球棍“咚”地一声击中头部,他只觉得头晕目眩,脚下不稳,几乎就要摔倒。对方没有给葛伟华反抗的机会,他抡起棍子向他的背部、腰部和腿部一通招呼,葛伟华想转身看对方的模样,但他稍微回头,头部再一次被击中,令他打了个踉跄,倒地不支。葛伟华像无助的婴孩一般倦缩着身子,由于刚刚被击中头部,他的意识开始模糊起来,所幸那人见他没有反应后就没再对他大打出手,像是担心被人发觉似地很快跑开了。
 
 
第208章 罪与赎
  也不知过了多久,葛伟华渐渐醒转起来,发现自己正在去医院的救护车里,身体各处都传来阵阵疼痛,而一名护士正在给他腰部已经裂开、浸血的伤口包扎。
  葛伟华这才回想起来发生了什么事,他不顾痛,腾然起身,由于用力过猛,腰部的伤口像是被撕裂开来,痛得他咬牙切齿,他左手捂住伤口,右手一把夺回护士手中沾着自己鲜血的纱布,低吼着:
  “停车!!我要下车!!”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