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言情网-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520言情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悬疑推理 >

逃避可耻还没用 作者:苏霖(下)

时间:2019-08-11 11:50标签: 综漫 网王 黑篮 校园
第92章 交缠的指尖 妈妈! 一把推开病房的大门,茉莉也火急火燎地扑到了月胧身边。 没事吧, 痛不痛, 医生怎么说的,是不是很严重要不要做手术? 被她这一连串的问题砸到头上,月胧愣了下, 然后哭笑不得地摸了摸女儿的头。 你说什么呢, 哪有那么严重, 我只是
第92章 交缠的指尖
  “妈妈!”
  一把推开病房的大门,茉莉也火急火燎地扑到了月胧身边。
  “没事吧, 痛不痛, 医生怎么说的,是不是很严重要不要做手术?”
  被她这一连串的问题砸到头上,月胧愣了下, 然后哭笑不得地摸了摸女儿的头。
  “你说什么呢, 哪有那么严重, 我只是扭到脚踝了而已。”
  “那也不能掉以轻心, 说不定有伤到骨头呢?说不定有错位呢?要仔细检查才可以!”在来的路上她可是好好在网上查过了,就算只是扭到脚踝,要是不注意也会变成大问题的。
  “都检查过了,没事的。”她爱怜地点了点女儿的脑门,故作嫌弃地说:“我说你这孩子,平时在外面野得都不知道往家里打个电话,结果妈妈我一出事你倒是跑得飞快,真不知道你每天脑子里都在想些什么。”
  “唔……”她被噎住了。
  “月胧阿姨, 最近毕竟是升学准备期, 茉莉也只是太忙了所以才疏忽了,您就别生她的气了。”由乃立刻打圆场。
  “小由乃你就别替她说话了, 自己家的孩子我还能不知道她吗?”她没好气地白了茉莉也一眼,继续数落,“满脑子就只想着网球小提琴,一玩起来心里压根就没个数,通宵还是小事, 你一个不注意她就连胳膊都能给你玩折了。”
  茉莉也的脖子缩得更狠了。
  由乃想了想小天使辉煌的“战绩”,就算是她也没那个脸皮去反驳这句话。毕竟在月胧阿姨不知道这半年里,茉莉也她的手……又伤了两次。现在其中之一的证据还藏在那副黑色的手套下面,一旦月胧问起就要穿帮。
  顿时就更说不出话了。
  “小由乃这段时间真是辛苦了呢,让你照顾这个笨蛋。”月胧的眼神那叫一个同情啊。
  由乃瀑布汗,“没有没有,茉莉也挺好的,是她一直在照顾我,照顾我……”
  “妈妈!”茉莉也恼羞成怒地蹦了起来,“爸爸呢,该不会把受了伤的妈妈一个人丢在这里了吧?”
  “爸爸他去买晚饭了,马上就回来。”
  秘技,拉另一个人下水转移注意力大法——对方毫无破绽,失败了。
  “茉莉也,最近有好好吃饭吗,有好好睡觉吗,我跟你说——”
  眼看着月胧即将开始唠叨大法,还是由乃机智,使出了一招釜底抽薪:
  “阿姨,今天这个车祸到底是怎么回事,您可以详细说说吗?”
  此话一出,效果拔群!
  “这个啊,也真是我运气不好……”
  于是,早已听过保镖汇报的由乃和茉莉也,从月胧的角度再一次听了一遍这个突发事件的描述。讲起来很简单,就是从超市买菜回家的路上,突然有一辆失控的卡车撞了过来。千钧一发之际,一个好心的路人跑过来推开了她,卡车才没能直接撞到她身上。不过因为倒地的时候没有站稳,这才扭伤了脚踝。
  “还是那位好心人打了急救电话送我来医院的呢。”虽然她再三强调自己没受什么伤,但对方就是不放心,非要让她做了全身的检查才罢休。
  “真的要好好道谢才行啊。”
  茉莉也看由乃一眼,后者几不可查地点了点头。
  那个所谓的好心人自然就是由乃安排的保镖。他这三天一直都跟在月胧的身边,随时随地地监控着她周围的一切危险。
  按照他的说法,那辆卡车当时停在上坡处,当月胧从拐角出现的时候才开始启动,沿着坡道一路就朝着她的方向正面撞过来,根本没有踩过刹车的迹象。要不是他时刻防备着,还真不一定能及时推开她。
  【司机是什么情况?】
  【卡车最后撞上了电线杆,钢筋直接戳进了脖子里。等我去检查的时候,司机已经死亡。警方已经派人对司机的身份和人际关系进行了初步的调查,按照知情人的描述,他中午喝过不少酒。】
  乍看起来,不过是一次因酒驾引起的交通事故。虽然不幸,但好在没有造成什么重大伤亡,肇事者本人又已经死亡了,一般情况下的话,这件事也只能就到此为止。
  日本作为全世界死者解剖率最低的国家,如果不是家属的强烈要求,不管是警方还是医院都不会对尸体进行彻底的检查,一般就出具一个表面上合理的死亡报告书就完事了。
  但现在这种情况,有了不太确定的“犯罪预告”的情况下,事关茉莉也父母的安危,由乃不可能同意就这么含糊过去。毕竟司机的死因推断,会成为左右这件事该怎样定性的关键性证据。
  如果解剖结果显示他真的是死于颈部穿刺,就算非常可疑,警方也只能将其定性为一场交通事故。但如果不是——
  视情况,这或许就将会是一场连环杀人案的起始。
  “你确定要瞒着叔叔阿姨吗?”
  趁护士来进行检查的间隙,由乃拉着茉莉也到角落里咬耳朵。
  “如果那人真的丧心病狂到为了自己的目的到处杀人,接下来谁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更麻烦的事。他们知道的话,自身也能有点防范,配合起来我们才能更好地保护他们周全。”
  由乃并不建议隐瞒,黑木夫妇是成年人,他们不会像中学生那样一点风吹草动就经受不住的。
  茉莉也低着头,双手不安地绞着,还是坚定地摇头。
  “现在不是还没确定就是Pappoulis做的吗?等真的确定了再说吧。”
  由乃不知道,也许其他事爸爸妈妈无所谓,但是在她的事情上,他们一向都过分敏感。因为7岁的那次事件害得她j-i,ng神崩溃,得了那么严重的j-i,ng神疾病,他们一直都对不在场的自己非常自责。
  那之后有一段时间,他们在对待她的时候过分得小心翼翼,不敢说一句重话,近乎于溺爱地满足她的所有愿望,只除了让她碰小提琴以外。她只能配合他们,去演一场父慈子孝的剧目,好像那件事的y-in影就那么消失了,他们还是毫无芥蒂的一家人一样。
  好在,时间总能冲刷掉不愉快的回忆,慢慢的,他们终于开始恢复到了正常的状态。偶尔唠叨的母亲,大大咧咧的父亲,和沉迷于自己的爱好中,老是忘记给家里打电话的女儿。
  她不想再回到那个必须戴着面具才能生活的日子里去,不想看到强颜欢笑的爸爸,也不想看到眼神里总是透着忧郁的妈妈。最重要的是——
  她好不容易才争取来的,好不容易才抓住的,可以继续拉琴的这个未来。
  不想毁掉,不想就这样结束。
  “哦,茉莉也你回来了啊。由乃也在啊,陪茉莉也来看月胧的吗,真是有心了啊。”
  爸爸雅人拎着便当盒走进了病房,还热情地跟由乃打了个招呼。
  “是的,好久不见雅人叔叔,您看起来跟以前一样有活力呢。”
  “哈哈哈还是由乃会说话啊。”将饭菜在老婆面前的桌板上一个一个摊开,他意有所指地感叹了句:“唉,比某些连面都不露的臭小子可好多了啊。”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