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言情网-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520言情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悬疑推理 >

自我捡到了反派美人+番外 作者:一梦西厢

时间:2019-10-03 09:47标签: 甜文 爽文 种田文 强强
文案: 木兰认为思思是最宽容纯良的女子,被无赖调戏后仍选择原谅。 木思(微笑):后来我让他尝到了何为阉人。 木兰认为思思是最有同情心的女子,不忍他人爱情遭人脚踏而亲自去找县长调解。 木思(微笑):我绑了他女儿,以他女儿x_ing命威胁。 木兰认为思
  文案:
  木兰认为思思是最宽容纯良的女子,被无赖调戏后仍选择原谅。
  木思(微笑):后来我让他尝到了何为阉人。
  木兰认为思思是最有同情心的女子,不忍他人爱情遭人脚踏而亲自去找县长调解。
  木思(微笑):我绑了他女儿,以他女儿x_ing命威胁。
  木兰认为思思是最有情义的女子,坚守姐妹情而不愿提早出嫁。
  木思(迷之微笑):那是因为...我是个男人。
  直到木兰看到沙场手握重权那人无比熟悉的面容。
  当朝太子心狠手辣,处事y-in戾,却有着一副堪比女子之娇柔面貌,只是敢当面这么说的人骨灰基本不剩了。
  听着旁人的议论,木兰陷入了久久的沉思。
  百般躲避终被他逼入窘境。
  那无比熟悉的暗香萦绕在鼻尖,他将她圈入怀中,语气y-in柔无比。
  “前不久还唤我思思那般亲密,怎么换了身衣服就翻脸不认人了?”
  木兰:...mmp谁能救我!
  一句话来说,这是个本以为救下了个小白兔看清其真实面目后被吃得死死的故事。
  cp:伪善病娇男主X 太yá-ng系钢铁直女
  食用指南:
  1.前期种田后期战旅,追妻火葬场系列。
  2.男主表面善良美好内心偏执y-in暗,稍重口味
  3.结局HE
  4.架空得很,勿考据鞠躬感激
  5.女主三观很直,善恶分明的那种,所以后期嘛...男主就比较惨了。
  6.一切为剧情服务,勿较真,鞠躬感激。
  内容标签: 强强 种田文 甜文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木兰 ┃ 配角:求预收《捡来的崽崽是混世魔头7 ┃ 其它:
 
 
第1章 
  一望无际的田野上,田垄旁落了些稀稀疏疏的水壶。前些r.ì子刚下了雨,稻谷又拔高了些。
  田地的行道里隐约还可见到些零散分布的泥坑,发着乌黑的水面上反s_h_è着yá-ng光。
  只听响亮的“吧唧”一声,一只脚重重踏进去,四周的叶子顿时溅满了泥水。
  木兰走得匆忙,来不及看裙上的污泥,握紧了手中的物什匆匆往家里赶。
  她步伐急切,偶尔碰上几个熟人,挑水路过的刘二、刚下山回来的张河,匆匆打了个招呼也没多说话。
  木兰不小心撞道了担子边,害的刘二差点把水桶打翻。刘二原本想发怒,见她一脸急切,大手摸着脑门不禁纳闷。
  平r.ì里见了面招呼打得响亮,今r.ì是咋得了,赶着见阎王似的。
  张刘二人,面面相觑,眼见着木兰的背影越行越远。
  木兰一口气也没敢停歇,回了家便把院门关严实。
  树上还剩着些知了层层叠叠地叫着,一只灰翅喜鹊立在枝头上,转着眼珠子盯着木兰,鸟喙频繁啄着树干发出声响。
  木兰推开里屋的门,大气也不敢喘,看到床榻上那人,脚步突然顿了顿。
  这人是她在河边捡到的,原以为已是死透了,不想一探脉搏竟留着一口气。
  看她身形纤细修长,大概是个女子。
  那时天还未完全亮,四周基本没什么人。若是她将这人上j_iao官府,按照桃花县的办事效率,大夫还没来估计就死透了。
  想了想,一咬牙便将她给捡了回来。
  回过神来,木兰捏紧了掌中的白瓶子,大步走上前去。
  她白色的衣襟口处渗出大片的殷红,木兰用剪刀沿着边缘小心翼翼剪开,只见她胸前皮开r_ou_绽,惨不忍睹。
  感到地上有些粘s-hi,低头才发觉接连不断的水珠顺着那人s-hi漉漉的衣角滴落。
  忙活了一大会儿,木兰终于给她包好了伤口,又检查了其他部位并未受伤后便准备将她的衣裳换掉。
  除去了外衫,木兰才察觉她竟然未穿肚兜,下身仅着了一层薄薄的亵裤。
  木兰捻着布料,不禁稀奇起来,这女子的外裳已是s-hi透无比,可裤子竟然是干的,不过也免去了麻烦,便利索给她换了身衣裳。
  一切妥当后,木兰看着女子发丝凌乱的侧脸,便伸手给把她的头发整理了一番,乌发被拨开后渐渐露出一张瓷白的脸来。
  木兰失了神,浑然不知手中的白巾落在了地上。
  她仿佛看到了四月时分,山花绽放那般的场景。
  黛眉勾勒淡然,鼻尖j.īng_巧无比,那唇好比腊梅初绽时花蕊中的一丝粉白。
  这一张脸透着股纯洁温柔的气息,不染一丝世俗的烟火。
  世间怎么能有如此好看的人!
  倏然听到院外响亮的吆喝声。
  木兰回神,一拍脑门。
  差点给忘了,今r.ì答应了何大娘一起去集市里的,赶紧收拾了一番,便蹑着步子悄悄阖上门。
  院外站着一名蓝布短衫的妇人,两手各提着一只沉甸甸的篮子。吆喝了几声也没见木兰出来,不禁有些稀奇。
  前几r.ì就说好了今天一同去集市,从上午就瞧着木兰不对劲,平r.ì里早就出门了,今儿个快到响午了还没动静。
  望着院门前已是葱郁的大树,妇人有些出神。
  木兰这丫头也是可怜,十岁那年天下大旱,闹了饥荒,她爹便去了。没几年又赶上瘟疫,她娘也跟着走了。全家就剩下她一人守着一空d_àngd_àng的院子。
  平r.ì里她也是能帮衬就多帮衬点。
  终于看到她从屋里出来,还把门关的严严实实,藏了什么宝贝似的。
  何大娘眼角弯出些褶皱来,嗔怒道:“你这丫头,是捡到金子了?看你就不对劲。”
  木兰背着一筐C_ào履走来,扬唇一笑,yá-ng光照耀在贝齿上闪闪发光。
  “我要是捡着金子,还用得着去卖这个?”说罢还拍了拍筐子。
  何大娘瞪了她一眼,眼底藏不住笑意。
  “还不走,你个丫头不看看什么时辰了。”
  木兰笑嘻嘻跟上去:“大娘,来,我帮你拿。”
  天色渐渐暗沉了下去,一轮红r.ì倒影在河面上,随着水流淼淼d_àng漾,阵阵蝉鸣声此起彼伏,隐约还夹杂着狗吠声。
  耳边嘈杂无比,他的意识仿佛沉入了一片汪洋,随着汹涌的波涛来回起伏。
  “嗣儿..嗣儿..”
  一声声轻柔慈爱的呼唤响起。
  脑海中浮现出一张女人的面容,温顺的眉眼,脸上露出欢快的笑意。
  莫名让他觉得温暖。
  倏然无尽的鲜血扑面而来,四周变得粘s-hi血腥。
  他紧闭的双眸猛然睁开,鬓角泌出细细的汗珠。
  环视了一眼周围,此处设施简陋,不远处是些木桌椅,靠墙处摆着整齐放置的C_ào履,以及几些凌乱的麦秆。
  他的动作撕扯到伤口,疼痛引来了他的注意,才发觉胸前被白布缠了几层,其上隐约渗出些殷红。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