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言情网-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520言情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悬疑推理 >

(综同人)钢筋铁骨菟丝花+番外 作者:简梨(下)

时间:2019-10-08 11:14标签: 武侠 古典名著 红楼梦 历史衍生
第57章 王谢堂前飞凤凰 图恩拎着食盒,回自己小院儿去。刚走到花园,却突然从花树后面闪出个人影儿来,表妹好生悠闲,这又是从祖父院里出来啦? 托身体不好的福,图恩走得慢,见有人突然跳出也不惊讶,笑道:三姐姐好。 嗯~三娘子不y-in不y-ng的嗯了一声,
 
第57章 王谢堂前飞凤凰
  图恩拎着食盒,回自己小院儿去。刚走到花园,却突然从花树后面闪出个人影儿来,“表妹好生悠闲,这又是从祖父院里出来啦?”
  托身体不好的福,图恩走得慢,见有人突然跳出也不惊讶,笑道:“三姐姐好。”
  “嗯~”三娘子不y-in不yá-ng的嗯了一声,看着她腰间的玉佩心里就火大。这丫头,明明不是郗家人,也不知使了什么谄媚手段,勾得祖父看重,r.ìr.ì都能去主院呆上几个时辰,昨r.ì又有女婢见祖父赏了诸多好物,搬箱子的仆妇累得气喘吁吁。
  “你这般高兴,定是又从祖父那里得了好东西吧。我这亲孙女都没得,你倒是好本事。”
  图恩看着小姑娘眼睛在自己身上巡逻,心里好笑,人长得漂亮,找茬都像傲娇。这么一个五头身、包包头的小姑娘,图恩哪舍得生气,眉眼弯弯道:“今r.ì孝敬大祖父两碟点心,大祖父肯用,我就高兴啦!”
  “哼!马屁j.īng_!”
  图恩不以为意,轻轻点头。是啊,我就是马屁j.īng_,住人家的院子,受人家庇佑,不伺候好衣食父母怎么行?
  看她点头,三姑娘更生气了,“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当真是,当真是……”
  三姑娘憋得脸通红,一时想不到什么词汇。往r.ì与别家小娘子j_iao往,别说这么直拉拉指责,就是一个眼神、一声轻哼,就能羞得她双目通红、两眼含泪,无颜待下去,哪知这是个没脸没皮的。
  图恩又在心里叹息,世家教养出来的小姑娘啊,连骂人都不会。
  “我明r.ì要做新点心,还是过午之后送去大祖父院中。三姐姐若是有空,到时我们一起去啊,我在花园凉亭等你。”
  三姑娘更气了,“我要你施舍,祖父是我郗家祖父,与你何干!不过一个父族不要的无父之人,也敢和我抢祖父!你们母女托庇郗家门下,还不知收敛,当真可恶!”
  图恩沉下脸,冷声道:“三姐姐这话错了,我父母虽离婚,可依旧是我的父母。大祖父也是我的亲人,我怎么孝敬都不会有错!三姐姐说这话,我只当你年幼不懂事,若再有下回,我就要问一问二舅母怎么教女,本是一家骨r_ou_,到你这里却要分个高低贵贱!”
  “你……你还要告状?”三姑娘又惊又气,你一个外姓人,怎么敢去告状。
  “你若想要大祖父看重,拦着我说几句酸话有什么用,每r.ì去大祖父面前侍奉啊。”
  三姑娘被气得直哭,转眼的功夫就被扣上了嫉妒、怨恨的帽子,图恩看她眼泪横流,心想是不是说话太重,吓着人家小姑娘,软了语气道:“知错能改,善莫大焉,你若想亲近大祖父,可以到我院子来,我教你做点心。你若愿意,明r.ì我还在花园口等你,你按时来吧。”
  图恩看她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女婢在一旁急得团团转,狠狠心直接走掉。她在这里非但不能帮忙,反而引小姑娘更伤心呢。
  转过身,图恩脸上的怒容就收了。图恩发觉,自己和大祖父郗愔其实是一样的,生气是佯怒,假笑是需要,郗愔面对自己与自己面对三姑娘都是一个心态,小孩子家家,计较什么。
  等图恩走了,三姑娘身边的女婢才敢出声:“三娘子,快,别哭了,眼睛会肿的。”
  “她怎么敢骂我?她怎么敢骂我?除了阿母,还没人骂过我呢!”三姑娘哭得伤心,女婢却是晓事儿的,分明你三娘子找茬不成反被虐。
  女婢把三姑娘拉到花树后面躲着,担心道:“要是她找家主告状怎么办?”
  “她敢!”三姑娘跺脚,哭得更厉害了:“那怎么办?阿母会不会罚我不吃饭,要是祖父、祖父也怪我,那可怎么办?怎么办?”
  女婢也心慌啊,半响才道:“三娘子,不慌,不慌,她身边没带丫鬟,刚刚也没说要禀告长辈。不如我们先看看,若是,若是明天她等您一起去给家主请安,就是她怕了,她终究是外姓人,怎么敢和您争锋。”
  “对,对,她又不是正经郗家人,不敢和我争的。”三姑娘像是得到什么保证一样,收了眼泪,催促道:“快,快给我收拾收拾,别让阿母看出来。”
  这事儿就是过眼云烟,图恩没在心上耽搁一秒,回去之后忙着整理食谱,她之前的点心方子都是做一次记录一次,这次只是把方子集结起来,她会的点心基本就这些了。其他要等厨娘继续钻研,她已经借点心达到目的,厨娘也学会了她的思路,不需要她亲自Cào刀了。
  图恩用针线把书籍缝在一起,又在面上贴了厚纸书皮,提笔想了半天,还是想不出来该取个什么名字。随园食单?她哪儿有园。嗯,还有什么著名食谱来着,对不起,图恩只知道一个最出名的随园食单,其余大约只有家常菜一百道和教你煲汤之类的了。
  图恩拿了点心方子找到郗道茂,“阿母,在忙吗?”
  郗道茂笑着停下和心腹洪媪的谈话,笑道:“没有,阿恩过来啦,来,坐。”
  图恩愉快走上前,跪坐在郗道茂身边,顺口抱怨:“垫子也太矮了,改r.ì把胡床做出来才行。”
  “你个惫懒丫头,洪媪这么大年纪,也没到用胡床的地步。”郗道茂笑嗔一句,这时候大家都是跪坐在软垫上,年纪大的人才会在后面加一个扶手或靠垫。正式场合都是跪坐端正、脊背挺拔,这是正礼。话虽这样说,郗道茂却轻轻把女儿搂过来,让她靠在自己身上,心中伤感,阿恩这是身体不好,才连跪坐的j.īng_力都没有。
  图恩撇嘴,若不是现在的人不穿内裤怕走光,谁会跪坐啊,小腿不麻,还是膝盖不疼?
  “阿恩有什么事儿?”
  “哦,这个,请阿母帮我想个名字吧。”图恩这才想起来正事,把手中的点心方子递上去。
  “你r.ìr.ì在厨下忙活,总算有了成果……”郗道茂接过来翻了两页,原是随意翻翻,却见这本书装帧与往常书籍不同,使劲儿别开书页,清晰看到是用线装订而成的,轻轻按压封面,还能感觉封皮底下的线条走向。郗道茂也是世家培养的才女,十分敏锐,心头一震,问道:“阿恩,你怎么想到用线装订的?”
  “就,就这么想到的啊。家里没有合适的胶。”图恩以前看书也没留意这些,大多数书都是胶装的,可用的什么胶,她就不知道了。好在很多厚书都是先用线装,再用胶装,翻阅的时候不会因为胶装而书脊断裂。
  看着一脸无辜茫然对女儿,郗道茂再问:“你怎么想到用线,针线逢起来,这,这么好的办法,你怎么想出来的?”郗道茂激动得声音都在发颤。
  这还用想吗?这不是自然而然的吗?天是蓝的,云是白的,自然而然的!
  “还有别的吗?你还想到别的吗?”
  “别的什么?书吗?我就想请阿母帮我想个名字,我真不擅长取名。我心里方子还很多呢,不止点心。等r.ì后还要做其他菜,厨娘阿土还在钻研,到时候集结成其他菜谱,整齐摞砸书架上也好看啊。”图恩指着书脊道,“把名字写在这里,若是哪天不知道吃什么,随手抽出一册书来,随手点一道菜,也很有趣风雅。”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