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书坊-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言情书坊

当前位置: > 古代言情 >

嫁值千金(五)作者:三叹

时间:2018-01-29 14:20标签: 布衣生活 宅斗 种田
第368章 王府 午休时间,阮筠婷和韩初云一同用罢了晚饭,并肩在大殿前的广场上散步,初云,昨日多谢你帮忙。 谢什么。韩初云眨着眼,很义气的拍拍阮筠婷的肩膀:你知道我最看不起那种见利忘义攀附权贵的人,原本做妾也没有多体面。戴明做此选择,是逼咱们休
 
第368章 王府
 
    午休时间,阮筠婷和韩初云一同用罢了晚饭,并肩在大殿前的广场上散步,“初云,昨日多谢你帮忙。”
 
    “谢什么。”韩初云眨着眼,很义气的拍拍阮筠婷的肩膀:“你知道我最看不起那种见利忘义攀附权贵的人,原本做妾也没有多体面。戴明做此选择,是逼咱们休了他,也怨不得别人。”
 
    听韩初云这个“休”字用的如此顺畅,阮筠婷莞尔一笑。
 
    “阮姑娘。”正当两人聊的开怀时,一个身着桃红色书院常服的姑娘笑着走近,行礼道:“见过初云公主,见过阮姑娘。”
 
    阮筠婷回礼道:“姑娘安好。”
 
    “阮姐姐好。”少女笑吟吟道:“才刚我上山来时恰好遇上莫大人身边的常随,他托我给你捎个话,请你下山去一趟。”
 
    “原来如此,多谢你了。”阮筠婷笑着道谢。
 
    看着少女走远,韩初云笑道:“瞧瞧,你现在都成了名人,连新来书院的小姑娘都认得你。”
 
    “你还打趣我?这种名儿我是宁可不要的。”阮筠婷嗔了她一句,道:“我下山去看看。”
 
    “嗯。”
 
    与韩初云道别,阮筠婷快步下了山,果然,莫建弼身边的常随来喜正站在山门前东张西望。见了阮筠婷满脸堆笑的迎上前来:“给阮姑娘请安。”
 
    “来喜。”阮筠婷颔首,笑道:“许久不见,你家大人可好?”
 
    来喜灵活的眼珠子滴溜溜的转,笑嘻嘻道:“我家大人足智多谋,自然是好的,我家大人说好多日子没见您,想请您到府上一叙,吃盏茶的功夫就送您回来。”说着递上了帖子。
 
    阮筠婷接过帖子展开来细细读了一遍,当初伺候莫建弼笔墨也有段时日,他的字迹她识得,私章也是真的。辨别过后,阮筠婷确信无疑,笑着道:“你们大人说没说是什么事?”
 
    “大人的事怎么会与小的说呢。”来喜笑道:“大人说了,待会儿就送您回来。”
 
    莫建弼此人虽然有些滑头,还有些喜欢搞怪,在殿前常常直言不讳,还喜欢拿皇帝开涮,不过此人为官清廉,人也正直,她对他很是钦佩。
 
    “既然如此,那这便走吧。”
 
    阮筠婷跟着来喜上了马车,一路上,阮筠婷只在想这么久不曾到过莫府,府里的陈设还不知变成什么样子。
 
    谁知马车停下来,看到的却是安静的街道和一眼望不到头的宫墙。
 
    这不是审奏院的门前么?这里她真的太熟悉了,那时候她被罚于此,往焚化炉推奏折那种体力活一做就是半年,心里都快有y-in影了。
 
    “你家大人在这里?”
 
    来喜点头:“是,姑娘请跟小的来。”
 
    两人进了审奏院的侧门,穿过一跳巷子,沿着熟悉的道路向前,不多时就看到前方一道建在斜坡上的月亮门。
 
    穿过月亮门,左侧是一跳回廊。莫建弼穿了身灰扑扑的短褐,正盘膝坐在门廊下,对着酒壶吱儿的喝了一口酒,砸砸嘴又啃了一口卤Ji爪。一旁三名小太监,正将挑选过的奏折码放到推车里。
 
    “莫大人,您这是……”
 
    一看到阮筠婷,莫建弼翻了个白眼:“还不是拜你所赐!”
 
    “什么拜我所赐?”阮筠婷无语的眨眼:“大人这么说,小女子不明白。”
 
    “你还说,你那个什么‘互动戏’触了皇上的逆鳞,今儿个散朝之后,他老人家竟然怒气冲冲的问我是不是我帮你想了那个缺德法子,天地良心,我莫建弼已经很久没玩儿过了。可皇上偏不信,说我若没有给你出主意,也一定是同党,又将我罚来推奏折,还要推一个月!”
 
    莫建弼一面说着,一面看啃着卤Ji爪,语音含糊幽怨。阮筠婷本不想笑的,可细想一想当时的场景,还是忍俊不禁,打趣道:“可见大人在皇上的心目中,地位相当的高。”
 
    “你还笑。”莫建弼翻了个白眼假意怨恨,“我受池鱼之殃,你还不来安慰安慰我老人家!”
 
    阮筠婷终于忍不住扑哧儿一声笑了出来,福身行了礼,笑吟吟的道:“莫大人,对不住对不住。可这件事我是真的没想到会带累了你,还累你要推,推一个月的折子……”话没说完,她已经笑的花枝乱颤。
 
    莫建弼想了想,也笑了起来,拍拍身旁的位置道:“咱们许久没见,阮姑娘不介意坐下来跟我聊一会儿吧?”
 
    “当然不会。”阮筠婷在莫建弼身旁坐下,笑道:“今日书院的人还在议论,说我是您的徒弟呢。”
 
    “你看看,就说事出有因!难怪皇上说是我交给你的。也真难为你想得出那么损的办法来。逼得皇上就范。”
 
    阮筠婷汗颜:“我也是兵行险招罢了。”
 
    “其实你何必如此冒险呢。你有没有想过若真的冒犯天颜,遭殃的怕不只你一个人,还要连累整个徐家。”
 
    阮筠婷闻言沉默,道:“我想过。可我也没有别的法子。之浅若不放开我,也没法迎娶琼华公主。”
 
    “这么说你是为了他着想了?”莫建弼挑眉,“现在外头都在传言,说你深明大义,宁可牺牲自己也要保全戴之浅的前程。我却不这么认为。”
 
    阮筠婷知道莫建弼与戴明是忘年交,他怕是要贬损她的,“莫大人是明白人,名人跟前不说暗话,此次退亲,对之浅和我都有好处,之浅能够如意,我也不必背着被抛弃的坏名声度日,何乐而不为?”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