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书坊-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言情书坊

当前位置: > 古代言情 >

花将军的女伶(四大将军系列之四) 作者:苏打

时间:2018-02-04 14:52标签: 古代言情
苏打《花将军的女伶》 这个可恶的小胡子! 她来到东关的第一天,就被他当成小麻烦奚落! 嗟!她可是来跳舞给花将军看的 他这个无名小卒有什么资格对她挑三捡四? 但是为什么她一直得不到花将军的召见? 难道真是因为她少了女伶们所说的「女人味」? 据说只有
 
苏打《花将军的女伶》
 
    这个可恶的小胡子!
  她来到东关的第一天,就被他当成小麻烦奚落!
  嗟!她可是来跳舞给花将军看的
  他这个无名小卒有什么资格对她挑三捡四?
  但是……为什么她一直得不到花将军的召见?
  难道真是因为她少了女伶们所说的「女人味」?
  据说只有被男人「疼」过的女人才会有女人味
  眼看身边没什么适合人选,她决定找小胡子来疼自己……
  哎,原来被男人「疼」的滋味是这么羞人又美好呀!
  这下她不但有了女人味,更有了心系的男人 
  可怜她才初初懂了情滋味
  就被排挤她的女伶算计,双眼就此再也看不见
  而一直不肯召见她的花将军,竟然在这时候摸上了她的床…
 
楔 子
 
  「海青国」位於中洲之中,地大物博、物产丰饶,自古即是邻国的垂涎之地。
 
  明知疆土四面受敌,但海青国的百姓依然日日笙歌、欢声笑语,因为他们知道只要有「冷、鲁、花、飞」四大将军镇守边关,海青国绝对安全无虞。
 
  南关有飞将军--飞豫天,温文尔雅、沉稳俊逸,擅长运筹帏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
 
  东关有花将军--花令,英姿焕发、俊美风流,擅长谈笑间用兵,任强虏灰飞烟灭。
 
  西关有鲁将军--鲁易,高大威猛、率Xi-ng憨直,战必亲征,战无不胜、攻无不克。
 
  北关有冷将军--冷诉,静肃果敢、卓尔不群,功盖寰区,「战神」之名威震天下。
 
  这四大将军虽然个Xi-ng各异,却是挚交好友,如何让四大将军不起异心、齐心为国,海青国的皇太后著实没有少伤过脑筋,因为他们除了战无不克、所向披靡之外,还有一个更要命的共同点--坚决履行「将在外,君令有所不受」的古训……
 
  要让这四大将军服服帖帖,除了使用「以柔克刚」之法,皇太后实在想不出更好的法子了,所以只好忍痛将自己最宠爱的四位贴身女侍--医侍「青岚」、剑侍「紫烟」、书侍「白华」、舞侍「红霓」割爱,让她们悄悄前去各个阵营,将这四大将军一举成擒!
 
  第一章
 
  初春 东城驿站
 
  熙来攘往的驿站中,有人抱头痛哭,有人欢喜相迎,仿佛世间悲欢离合的小小缩影。
 
  在这群人潮之中,有个人一直儍儍地站在驿站的一角,大眼睛眨啊眨的,好奇地望著这所有的一切。
 
  她,正是中洲府派至东关的名伶--红霓。 
 
  此刻的红霓身著一袭普通男袍,头戴一顶小棉帽,将她柔美的身段及那头无人能及的乌黑秀发全包裹在其中。
 
  之所以会做这样的装扮,全是因为出中洲府前,人们都说东关龙蛇杂处,为了不引起歹人的侧目,因此她一路乔装打扮,带著一颗忐忑不安的心来到了东关。
 
  手中紧紧抱著自己的贴身小包袱,红霓顶著那张异常清秀的脸庞,睁著大大的眼睛望著所有进到驿站的人,原本期待的心早已随著时间化为乌有。
 
  「怎么还没来……」过了许久,红霓再也忍不住地喃喃自语。
 
  怎么还没有人来接她?早说好是今天抵达,东关也说会派人来接她,可她由晌午等到黄昏,又由黄昏等到夜幕降临,等得腿都酸了,但接她的人却连影子也不见!
 
  若再没有人来,难不成她今晚就得在驿站打地铺了不成?
 
  环顾著四周,红霓望著人潮依然络绎不绝、却没人朝她望上一眼的驿站,紧咬著下唇,低下头暗自懊恼著。
 
  可其实她错了,在她自以为没有人瞧上她一眼的这个驿站,早在她到来时就闹得不可开交了!
 
  因为虽然是一身男装,但红霓那绝美的脸蛋早引起大部分人的注意,毕竟像她这样超凡脱俗的容颜,就算是在向来以「美女之乡」著称的东关,依然是少见的。
 
  巴掌大的小脸、晶亮的双眸、长长的睫毛、红润的樱唇、小小的白金耳錣,更别提那夹杂著天真、典雅、高贵的超凡脱俗气质……
 
  「走吧!」
 
  不知又等了多久,突然一个懒洋洋的磁Xi-ng嗓声蓦地响起。
 
  一听到这个声音,红霓先是愣了愣,然後低著眼,儍儍地望著眼前那双长腿。
 
  「等儍了?还是本来就是个儍子?」声音再度在红霓身前响起,只是这回,语气中除了懒散,还多带了点促狭。
 
  红霓抬起头定定地望著身前的男人,这才发现她竟然要仰起头才看得清他的脸,因为这双长腿的主人居然高了她将近一个半的头!
 
  这个看起来约莫二十七、八岁的男人,虽然穿著一身军袍,但袍上却布满一层尘土,额前的头发乱乱地遮住半张脸,眼旁有著一个伤疤,嘴上则有一撮怪怪的小胡子,让人根本看不清他的本来面目。
 
  唯一让人看得清的眼眸,却懒散得跟个流浪汉似的!
 
  「你是谁?我为什么要跟你走?」望著身前邋遢的小胡子男人,红霓警戒地问。
 
  不能怪她如此,因为人们都说东关骗子很多,况且,这个小胡子看起来亦正亦邪的,怎么也不像是个训练有素的军士。
 
  「你不是中洲府来的舞伶吗?」小胡子瞟了红霓一眼,「是的话就别再废话了,我还得赶回东关营吃晚饭。」
 
  「你有证明你身分的腰牌吗?」虽然来人一语就道破自己的身分,但红霓还是有些不放心地问。
 
  「腰牌?」听到红霓的话,小胡子眯起眼,突然懒洋洋地朝四周喊了一声,「喂!哥几个,我是不是东关营裏的人啊?」
 
  就见四周的人听到这声问话後,纷纷笑了起来。
 
  「你不是,谁是啊?」
 
  「在我们这裏,认识你那撇小胡子的人,比认识花将军的多得多了……」
 
  「还跟我要腰牌吗?」在笑闹声中,小胡子凉凉地望了红霓一眼,眼光一扫,看著她手中的小包袱。「你的东西就这么多?」
 
  「不……」红霓脸颊有些微红地挪了挪身子,指著身後几个大箱子,「还有这些……」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