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书坊-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言情书坊

当前位置: > 古代言情 >

替身皇妃/替身妾奴(上)作者:慕容湮儿

时间:2018-02-04 15:22标签: 宫廷侯爵 古代言情 宠爱
宫廷卷被贬为奴的日子 第一章:悲剧的开始 天荀贞承元年,景帝崩,独留一纸诏书,受命六王:陵王独孤羿,安王端木矍,华王凤侍钦,禹王独孤荀,裕王独孤攸,宣王宫蔚风辅政。年十七的嫡子独孤珏承继大统,登九五之尊。 六王辅政之景一出,皇权皆被六王分刮,
 
 
  宫廷卷·被贬为奴的日子
 
  第一章:悲剧的开始
 
  天荀贞承元年,景帝崩,独留一纸诏书,受命六王:陵王独孤羿,安王端木矍,华王凤侍钦,禹王独孤荀,裕王独孤攸,宣王宫蔚风辅政。年十七的嫡子独孤珏承继大统,登九五之尊。
  六王辅政之景一出,皇权皆被六王分刮,朝野党羽四起,各立门阀。
  ◇◆◇ ◇◆◇ ◇◆◇
  瑟金天,肃寒色。秋风萧瑟,雁声啼嘶。
  晨曦第一道曙光破天笼罩在金碧辉煌的宫殿,璀璨的光晖赤若流霞。
  凤台高楼之上,一名身着素衣的女子迎风而立,大风将她的衣袂卷起,乌黑如瀑的发丝倾斜在腰间随风飘零。
  远观其淡雅高贵,其神若何。近观其冰清玉骨,质美如兰。
  她目光呆滞,遥遥凝望远处那闪闪耀眼的金阙,只要出了金阙,她便自由了,自由了……
  脑海中黯然闪现出断断续续的画面,心仿佛被人掏空,痛到连喊痛的力气都没有。
  她一直在等,等待那个承诺带她离开金阙远离宫闱的人,可是,那个人为何迟迟没有出现?
  既然那个人始终无法将她带离金阙,那便让她自己救赎自己吧。
  恍惚间,一道素雅的身影由凤台之上笔直坠落,在澄明的空中划出完美的弧度。
  一声闷响,如此平常,却又让人心惊,温暖的空气一点一滴被冰凉所侵蚀。
  鲜血在冰冷的地面上弥漫扩散着,最后绽放出一朵硕大的玫瑰。
  娇艳如火,妩媚多姿。
  一声清脆刺耳地尖叫声,划破冷寂凄凉的皇宫。
  紧接着六王之乱掀起了空前动荡,故事《替身妾奴》便从这里开始……
  -----------------《暴君独宠:替身妾奴》作者:慕容湮儿------------------
  天荀贞承六年(六年后)
  睡梦中一切的记忆突如其来的汹涌却又瞬间消逝无踪,紊乱的记忆交错重叠。想挣扎着挽留住一些东西,却眼看着它从自己指尖溜走,心中有不甘,有伤痛,有愤恨,还有绝望……
  耳边似乎有人不停在呼唤着,她很想睁开眼睛,可是不论她怎么用力都无法睁开。
  片刻,一声惨绝人寰的尖叫回荡在耳边,一双炯炯的眸子倏然睁开,首先映入眼帘的是澄泥金砖地面,视线一转,九条金龙雕刻在大殿顶上,微弱的灯火映照在她白皙的脸上显得红润异常。
  脑袋的思绪还没来得及转回便听到一声:“来人,给朕拖出去……”不耐烦中夹杂着暴怒的声音来回充斥在大殿。不一会儿两名身着锦衣盔甲的侍卫匆匆跑了进来,将一个早已经昏死在幔帐低回的龙床上的女子扛了出去。
  她瞪大了眼睛望着那名浑身*裸的女子就这样在自己面前被扛了出去,她的脸上早已无了血色,手腕与裸脚之上明显有勒过的痕迹。而自己身边还有几个貌美的女子哭的泪眼婆娑,蜷缩在一团,瑟瑟发抖。
  “发生什么事了?”她扯了扯离自己最近的那个女孩问道。
  “訾汐……你,你,你醒了啊……”那个女孩看着晕倒前和现在的凤訾汐简直有着天壤之别,方才喊的最大声的就是她了,甚至还吓的晕了过去,怎么这会却露出这样迷茫的目光。
  “下一个。”床榻之上又传来慵懒的声音:“凤訾汐。”
  声音方罢,身旁好几个女孩重重的松了口气,仿佛得到解脱一般,随后以怜悯的目光看着那个即将面临苦难的——凤訾汐!
  看着她们一个个用同情的目光看着自己,心里有些莫名,想询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龙床之上的男人满是不耐的大喊:“凤訾汐,轮到你了。”
  不知是谁猛推了她一把,她踉跄地扑了出去,这才意识到那个男人喊的‘凤訾汐’正是自己。
  独孤珏看着眼前这个女孩,肌白如雪,鼻腻鹅脂,纤腰楚楚,倒是一副美人胚子的模样。更让他感兴趣的是,她虽然满面惊慌却没有恐惧,眉宇间似乎透着迷惘。
  “傻站着做什么,脱了!”
  凤訾汐冷抽一口气,看他嘴角弧度渐起,然他的眼底却殊无笑意。她后退几步,戒备的望着他:“脱,脱什么?”
  独孤珏仿佛听到一个天大的笑话,嘲讽道:“凤家女子都这样爱装傻?”他扬手一扯,凤訾汐披在肩上的衣裳便随之扯落,香肩顿露,雪白的肌肤立刻呈现在他面前。目光微闪出一抹欲望,手一挥,将一直欲后退的凤訾汐揽过重重摔在床榻之上。
  凤訾汐闷哼一声,被摔的七荤八素的她挣扎着爬了起来,却发现他由床头取过一条又长又粗的麻绳,绳上似乎还沾着刺目的血迹。这个……这个男人想要对她做什么!
  “乖乖给朕躺好。”他的语气似将她当自己的孩子般哄着。
  “我不要。”她仓惶的朝床里边移动着,独孤珏却是一步步的逼近着,眼底有浓烈的邪冷之意,仿佛想要一口将她吞进肚子里。她不禁暗想这男人虽然生得一副冠玉之容,眼神中却有一种让人窒息的残暴之气,实在让人不寒而栗。
  在他的步步逼近,她终于忍不住惊恐的大叫一声,一脚就踹向他的胸膛,无奈裸脚却被他握在手心,脸上突闪一抹嗜血的残暴。
  她吓坏了,用力踢着拽着裸脚的那只手大喊着:“放开,放开我!你这个魔鬼,混蛋,变态……”殿内的女孩望着这一幕皆捂起唇瞪大眼,不敢相信自己所听见的叫骂声,心底也在猜想着皇上会如何折磨这个胆敢辱骂天子的凤訾汐。
  “朕从来不知道华王的二千金竟是如此泼辣有趣。”独孤珏不怒反笑,单手勾起她的下颔细细的对其打量了个遍,对她的兴趣又增添了几分。
 
  第二章:奇怪的男人
 
  此时殿外的李公公脊背上渗着冷汗,一想到要打扰皇上的好事,不禁心底有些发寒。但是此刻的事已经不容他‘不敢打扰’,于是便放着胆子冲里边道:“皇上,太后病危。”
  独孤珏的吻落在她冰凉的耳垂之上,动作突然停了下来,未做犹豫,翻身下床。旁若无人的披起龙袍便丢下满殿的女子信步离去。
  在殿内另外五名女子一见皇上走了,皆仓惶的逃出了大殿,独独留下依旧傻傻坐着的凤訾汐。仿佛被雷劈了一般,僵坐在龙榻之上,呆呆的凝视着他毫无留恋而远去的背影。内心竟涌入一股熟悉的感觉,以及淡淡的怅惘。
  隔着殿内拂动的鹅黄轻纱望着朱红的大门敞开,夏日凉风吹打在脸颊,天外星钻闪耀,仿佛将她带入了另一个世界。她想寻找一个出口,却怎么也寻找不到,孤孤单单的站在烟雾飘渺荒寂无人的地方,那是内心最大的恐惧——孤独。
  一只手重重的拍了一下她的右肩,她恍然惊醒,由龙床上弹坐而起。本以为是那个可怕的男人又回来了,待看清眼前的来人之后她才松了口气。
  “凤訾汐,陛下可宠幸了你?”声音低沉,丝毫没有起伏。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