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言情网-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言情书坊

当前位置: > 现代言情 >

长剩将军+番外 作者:随侯珠

时间:2018-01-29 20:21标签: 都市情缘 天之骄子 天作之和
备注: 有一天程甸甸想跟亲爱的韩首长撒撒娇,抱着他的胳膊说:你怎么那么晚才找到我啊,是不是迷路了? 韩首长默默放下手中的军事杂志,叹了口气:躲了你那么久,结果还是被你找到了。 一个是即将成为剩女的女人,一个是高质量的极品剩男,如果现在谈爱情,
 
 
备注:
     有一天程甸甸想跟亲爱的韩首长撒撒娇,抱着他的胳膊说:“你怎么那么晚才找到我啊,是不是迷路了?”
 
韩首长默默放下手中的军事杂志,叹了口气:“躲了你那么久,结果还是被你找到了。”
 
一个是即将成为剩女的女人,一个是高质量的极品剩男,如果现在谈爱情,是不是太晚点?
 
什么是爱情?
 
爱情就是一对男女基于一定的社会基础和共同的生活理想,在各自内心形成的相互倾慕,并渴望对方成为自己终生伴侣的一种强烈、纯真、专一的感情。
 
你信?
 
我信。
 
我的专栏,文荒可以进去瞧瞧,欢迎收藏我
==================
 
☆、第一章
 
  韩益阳早已经成为叔叔伯伯级别的男人,家里三只小崽子一口一个大伯叫得他像是一个上了年纪的老男人,上了年纪不假,但事实是他至今未婚。
  
  大龄和未婚,其实本来也没有挂钩的地方,谁说男人年龄大了一定要结婚,但是用社会学家的话来说,大龄光棍日益提高的增长率是影响社会稳定的重要因素。
  
  所以,年龄大了不结婚这件事,它有罪。
  
  而且还不止,因为在韩父韩母的眼里,他不仅有罪,还不孝。
  
  韩益阳从一个父母最优秀得意的儿子变成了头疼的对象,这事虽然不尽如意,每每韩益阳被韩太太语重心长教育的时候,心里多少也觉得自己是有点不孝。
  
  如今韩太太是越来越潮流了,口头偶尔还会冒出一两个网络用语,会用“剩男”来形容他,还给他取了一个外号——“长剩将军”。
  
  少将头衔,还有一年半就要跨入四十大军,不是长剩是什么?
  
  如果以前韩太太还会给自己的大儿子留个情面,现在完全怎么戳心怎么说他。
  
  “老大啊,你到底什么时候解决下个人问题啊,男人超过三十岁就是剩男了啊,你这个岁数,是剩男中的剩男,对外我可以告诉别人你是没遇上想要结婚的对象,对内我必须认真严肃地告诉你,你就是一个剩男,你再不抓紧点,你是想造孽还是造孽呢?”
  
  你看,不结婚的男人,不仅有罪不孝,还造孽。
  
  现如今剩男很多,其中“歪瓜裂枣”居多,还有一部分是或多或少都存在不大不小的问题,不管是生理上还是心理上。
  
  至于像韩益阳这类等级成为剩男,没有原因是不可能的,要么眼高于顶看不上女人,要么Xi-ng取向出了问题,如果小言情点,这个男人可能曾经沧海难为水。
  
  但是如果有人问题韩益阳为什么不结婚,这是一个秘密,同时这个秘密被议论多了,很有可能成为一个八卦。
  
  对韩益阳来说,八卦从来都是别人的事,至于他自己,对这个问题向来不予回应,这有什么好说的,他不结婚这事,难道还需要向社会交代?
  
  韩家有两子,小儿子韩峥早结了婚,妻子周商商生了三胞胎,一女二男,三个娃娃虎头虎脑分外可爱,每次韩益阳从部队回来,两个膝盖立马坐了俩,还有一只蹬着小小腿儿试图爬上他的后背,一边爬一边说:“大伯伯,皮皮要骑大马,骑大马……”
  
  很多时候,韩益阳很感谢“牛皮糖”的出世,因为他们,韩老太太稍微收敛了对他的念叨,对他的结婚大事也没有逼得跟以前那么紧了,不过身边是不是已经有孙儿孙女绕膝取乐了,大儿子的婚事依旧是韩家两老留在头等大事,生怕等不到大儿子铁树开花的日子。
  
  这天韩益阳从军区回来,一家人其乐融融吃了晚饭后,韩老太太递了一张照片给韩益阳:“你看看,这姑娘多漂亮。”
  
  韩益阳对照片熟视无睹,侧头叫了一句:“妈。”
  
  “叫妈也没有用,今年你必须把个人问题给解决了。”韩老太太下指令了。
  
  “什么是个人问题啊?”小侄女糖糖发问。
  
  “就是你伯伯要早点找个伯母给你。”韩老太太慈祥回答道。
  
  “糖糖不要伯母,伯母好老的。”在糖糖的眼里,伯母都是上了年纪的。
  
  “皮皮也不要。”皮皮抓着小糕点往嘴巴边塞边说。
  
  三胞胎很多时候都作为一个整体存在,所以糖糖和皮皮发表意见后立马看向老大牛牛,但是牛牛一向是一个有自己想法的小孩,他放下小汤勺:“伯伯的确要找一个伯母了,有伯母才有小宝宝。”
  
  韩益阳默默地将手放在牛牛的脑袋上,韩父放下报纸,Cha话说:“牛牛都比你懂事。”
  
  韩益阳望向韩父韩母:“爸,妈,我自己的事情我能自己处理,结婚这事我不急,你们不用替我瞎C—ao心。”
  
  哪有父母不急儿女的大事,韩父的火气立马上来了,由于现在是一家人吃早饭的时间,他不能乱发脾气吓坏他的牛皮糖,但是不说他几句实在难消心头之火。
  
  “对,是我和你妈瞎C—ao心,你还年轻不急,你还年轻……年轻……”韩父最后“年轻”两个字是从牙齿缝里挤出来的,导致神经脆弱的糖糖有点吓住了,连忙开口:“爷爷不要骂伯伯了,大不了糖糖长大以后嫁给伯伯就是了。”
  
  韩峥和妻子周商商对视了一眼,开口:“糖糖不能嫁给伯伯……”
  
  糖糖抱歉地看向韩益阳:“大伯,那我也帮不了你了。”
  
  韩益阳扯出一个笑,俊朗的一张脸柔和了不少:“没关系。”
  
  结婚生子,繁衍子嗣,匪兮今夕,恒古如此,如果逃离了自然规律,这事叫不正常。
  
  饭后韩老太太上楼敲了大儿子的房间,韩益阳正在换衣服,褪去一身军装,简单的男士衬衫和长裤衬得身形如同白杨树般英挺。
  
  韩老太太看韩益阳目光充满了惋惜和不解。
  
  “妈,你怎么进来也不说声。”韩益阳微整了下领子,开口,“我晚上不回来吃了,有朋友结婚,我要出一趟。”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