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言情网-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言情书坊

当前位置: > 现代言情 >

小房东(下部) 作者:香朵儿(上)

时间:2018-05-25 14:49标签: 都市情缘 天之骄子 平步青云
富大绝对不是个懂得浪漫的人,他生日那天,乔小麦心血来潮,想亲自动手给他做一顿丰盛的爱心大餐。 两人一起去菜市场买菜,在菜市场门口看到有人卖兔子,乔小麦就想买只养养,兔子不比猫狗,不叫不闹,吃的也方便,几根青菜叶搭点兔食就齐活了,宠物兔自然是
    富大绝对不是个懂得浪漫的人,他生日那天,乔小麦心血来潮,想亲自动手给他做一顿丰盛的爱心大餐。
  两人一起去菜市场买菜,在菜市场门口看到有人卖兔子,乔小麦就想买只养养,兔子不比猫狗,不叫不闹,吃的也方便,几根青菜叶搭点兔食就齐活了,宠物兔自然是越小越好,于是便挑了个小的,付钱时,富大说,买大的,买大的!
  大的是兔哥哥,乔小麦以为富大是怕一只小兔儿太孤单,买两只好作伴,心想老大还挺细心的。
  结果,富大说:一个不够吃。
  乔小麦:&……%#@*
  然后说:我买兔子不是吃的,是当宠物养着玩的。
  富大说:我知道,不过,你确定你能养活它?
  乔小麦知道富大的意思,他是说,等把兔子养死后,正好可以拿来吃,一只不够,两只正好!
  还有,她不是给他买了件呢子大衣吗?也在当天送给了他,还特意把标着2888的牌子给他看,说这件衣服是自己掏钱买的,用的是她平时攒下的私房钱和国庆节这几天的工资,还说,她长这么大都没给自己买过一件衣服没给父母亲人买过一件衣服。
  这要是会来事的男人,这个时候就会把她抱在怀里,亲个遍,然后将自己的钱包掏出来,说:宝贝,我的就是你的,这个拿去,想买什么买什么?
  或者干脆把财政大权交出来,可富大,把该享受的权利都享受了个遍,比如接受礼物、享用大餐、亲吻美人,还差点差枪走火,却绝口不提义务的事,别说交出大权,连钱包都没舍得拿出来。
  所以,圣诞节前夕,莫美人问乔小麦打算和富大怎么过他们确定关系后的第一个圣诞节时,乔小麦在被窝里装蚕蛹,懒懒地蠕动了两下没啥兴致地说:没什么打算。
  彼时,学校里掀起一股手织毛衣的风潮,连莫美人都加入了手编一族,圣诞节礼物是一双手套,新年礼物是一条围巾、手上织的毛衣是情人节礼物。
  明年的情人节刚好是大年二十九,她跟家里说好了,今年去美国的姑姑家过节,正好可以去陪不能回国过年的乔栋。
  真的很浪漫也很浪费啊!
  莫美人理了下手中的毛衣前襟,问:那礼物呢?你打算送他什么礼物?又期待他送你什么礼物?没想到送他一件温暖牌的毛衣or围巾or袜子or内裤?
  乔小麦愣,她是典型的冬天怕冷、夏天怕热、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的娇娇女,一到冬天,恨不能长在床上,手编毛衣,别说她不会,就是会,这大冷的天儿,她也不想把她柔嫩、白皙的小手手暴露在寒风刺骨的冷空气下。
  就算她为了爱情可以排除一切艰苦战胜一切苦难,现在加班加点,从十二小时睡眠缩减到十小时睡眠也不一定能将毛衣织出来,可圣诞节,不准备礼物,又不像那么回事,想想,决定去当代溜一圈。
  这两天温度陡然下降,好多同学都病了,她干脆滥竽充数,到校医务室里开了一些感冒药,骗了张重感冒需要休息两天的病假证明。
  大学里,翘课、逃课,找人代点到的多着呢?大多都能蒙混过关,只是她、莫妮卡、贾凡凡三人太扎眼了,为了混在一起,连课都选的一样,一个不去,三个都不去,久而久之,就被导师们记住了,每课必点,每提必问,以至于三人都不好意思公然翘课,这不是尊敬师长,主要不敢拿自己的学分冒险。
  索x_ing她知道自己的习x_ing,所以选课时,避开了早上的一二节课,好让自己能睡个懒觉,不然,非呕死不可!
  莫美人有后台,为了织她的温暖牌毛衣、围巾和手套,找她的不知哪个八竿子打不着的远房亲戚搞了张慢x_ing阑尾炎需要静养半个月的病假条,她的阑尾早在开学前就割了,天知道那段肠子现在在哪个化粪池或者田间小道滋养禾苗或者猫狗肚子里生寄生虫呢?
  而她当真在宿舍的床上躺了半个月,除了吃喝拉撒睡,针和线就没离过手。
  冷维静和费一笑自国庆之后就开始翘课,进入冬天后,就开始偶尔不翘课,日子过得那叫一个随心所欲,这么看来,只有她命苦喽,好不容易找个借口休息两天,还有花半天时间去买礼物,她真的很舍不得她的热被窝。
  探出头来,问从外面回来的费一笑,今天温度多少,有没有零下,有没有刮风,刮的什么风。
  得知温度在零上,太阳很好,无风,这才伸手在羽绒被上的棉花被下的夹层中摸衣服,摸到一件,在被窝里穿上,暖一会,再摸一件,穿上,再暖一会,再摸、再穿。
  宿舍电话响,冷维静去接,莫美人坐在对床的被窝里打毛衣,见她这样,笑道:“乔小麦,你干嘛呢?十八摸啊,”
  乔小麦正缩在被窝里穿袜子,听了这话,顺口说道,“自己摸自己多没劲,要摸就让……”说到这打住,再说下去,就黄了。
  莫美人不依不饶道,“让谁摸?”
  费一笑也追问,“是啊,让谁摸?”
  火锅店后,富大又专门请了乔小麦宿舍的姐妹吃了饭,两人从地下情正式转为地上情,不过,只有相熟的朋友才知道。
  姐妹们都是有男朋友的,熟了之后,私下里说话也都百无禁忌,乔小麦看着不怀好意的两人,大大方方地说,“谁摸,当然是我男人喽?”
  莫美人笑道,“乔小麦,小没羞,成年么,就想男人了,”
  乔小麦嘴上不吃亏,“空谷幽兰赛龙女的美人,你不想,你不想你这毛衣打给谁的,”
  冷维静喊她接电话,乔小麦裹着羽绒服,跳下床,接过电话问冷维静是谁,怎么这半天才叫她接。
  冷维静维持千年冰霜不化的冷脸,说:“是谁?接了不就知道!”
  乔小麦将电话放在耳边,喂了一声,就听电话那头说,“我在楼下,你下来!”
  老大?乔小麦又惊又喜,惊的是,临近年关,公司很忙,他已经有一个星期没来学校了,中间有让杜藤送过吃的来,杜藤说,忙时,老大连公寓都没回,就在公司休息室里躺一会,而她也有五天没见到他了,不见时,也不觉得多想,这一听他在楼下,连血液都澎湃了,挂了电话,就要朝楼下冲。
  被冷维静喊住:鞋!
  再看自己还穿着脱鞋呢?换了靴子,又想起自己还没梳洗,然后打水刷牙、洗脸、擦香香,头发披着,直达腰际,因为羽绒服是白色的,所以她选了个红色的绒线帽,营造出一种雪中一点红的景象,对着莫美人特意买的全身镜,前后左右地照了照,不错,人美,怎么打扮都漂亮。
  然后歘起自己的手提包,乐颠颠地下楼去了。
  楼下,富大站在女生宿舍门口不知是槐树、杨树、柏树但绝对不是柳树的大树下,一手c-h-a兜,一手拿着手机低着头接电话,乔小麦连蹦带跳地向他跑去时,他像是有感应般,转过脸来,清晨的光照在他英气十足的脸庞,穿着她买的羊毛风衣下配一黑色休闲裤,俊逸明朗,帅的一塌糊涂。
  “你怎么来了?”乔小麦的声音有些微颤,此刻心情有些复杂,明明很熟悉的人,可就是感觉有些微微的心慌,说不出来的感觉,很奇怪,想靠近又想逃离,手脚都不知朝哪放,这大约是蜜恋时期女孩的通病吧,俗称矫情。
  富大看她不自觉地用左手轻扣右手的手心,又用右手轻扣左手的手心,这是她紧张的表现,又见她躲闪的眼眸和微微泛红的双颊,突然笑了,将手机放到口袋里,大手抓过她的小手,看了下,都扣红了,有点心疼,在手心里轻轻揉捏,不答反问道,“你病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